鏡大咖
2020.02.20 16:58

【鏡大咖】是時候,把弟弟送走 小A辣

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影音|陳廷豐
2年前小A辣還說我們 把她拍成文青, 現在的她可是辣度破表, 更勝妖姬。
2年前小A辣還說我們 把她拍成文青, 現在的她可是辣度破表, 更勝妖姬。

2年前的小A辣,才在訪問裡頭承認還是一個雌雄莫辨的「偽娘」,但現在她決定要跨過那條界線了。原本走搞笑風格的YouTube頻道已經越來越少更新,上一次發表新片是去年12月上旬。這一切都說明了,跨出這一步,意味著人生要翻篇了。

原本小A辣的最大特色,就是雌雄同體所帶來的各種顛覆與趣味,所以2年前她還無法下定決心,要當一個百分百的女孩。那時她也覺得,「可以擁有女生的外表,但沒有女生的煩惱」似乎挺棒的,為什麼決定今年要動手術了呢?

因為小A辣經常放送她的性感火辣, 難得在鏡頭前略帶朦朧的美感, 反而讓人驚喜又陌生。
因為小A辣經常放送她的性感火辣, 難得在鏡頭前略帶朦朧的美感, 反而讓人驚喜又陌生。
掰了偽娘 小A辣

1989年7月5日生,以火辣外型的「偽娘」裝扮、營造雌雄同體的荒謬趣味在網路走紅,成為新一代跨性別網路領袖。

兩年前,媽媽死活不准許變性

「這個想法其實在3年前就有了。只是當時家人比較不支持,因為他們覺得會傷害到自己的身體、壽命會變短之類的。2年前爸爸過世,當下我也不敢跟媽說,怕她承受不了這個打擊,也怕她會想不開之類的。」由於媽媽強烈反對,小A辣選擇壓抑這個念頭,過了2年後再提,反對的聲音漸漸消失了。

「後來媽媽就想通了。她覺得說,再怎麼陪我也只能陪幾年。她說,因為往後我就要對自己行為負責。最後是答應了。」當然這中間的過程並不是一開始就很順利,媽媽也曾經要小A辣答應她,不要去變性,並且拿這個承諾要小A辣遵守,才會把這念頭壓下來。「因為每次做整形手術,都沒有跟母親報告,怕她擔心。我都是先斬後奏,做完之後,她看到新聞、看到FB,才知道我有做過什麼削骨啊、隆鼻、隆胸什麼之類的。」

因為這樣,讓當年的親子溝通變成嚴重對立,甚至到了毫無溝通的餘地。然而唯有當得到家人的支持後,小A辣才深深覺得比較有動力去做變性手術。而媽媽從投下反對票,最後反而投下贊成票,甚至對她說出驚人之語:「外觀已經整形整得那麼像女生,怎麼可能最後這一步不去做。」也很好奇,她是怎麼說服母親的呢?「我就是一直跟家人講,因為這是我的人生,往後就還是要自己過。」

2年前小A辣的人生,還覺得光是靠變裝,在網路上扮演一個「偽娘」取悅大家,就很滿足了。但2年過去了,她也動了很多整形手術,讓自己外觀更有女人味,又是為了什麼?「因為當時都會覺得說,『自己怎麼這麼漂亮』之類的,結果後來發現並不是,因為我覺得以前太有自信了。」

小A辣心裡 一直住著一個辣妹, 現在, 她要把這位辣妹請出來。
小A辣心裡 一直住著一個辣妹, 現在, 她要把這位辣妹請出來。

當然最大的動機,是來自於「被比下去」,對於愛美的她,當然不想落人後,「因為我住台北東區,東區的女生整張臉全部都用得很誇張!後來,我才會去動削骨手術、隆鼻、雙眼皮啊,然後髮際線往上拉!以前只是算微整形而已。」

胸部做很大,下面一包卡卡的

不過以往她的特色,就是遊走在性別模糊的界線上,爆發出許多笑點,帶給她名氣。如果真的經歷變性手術,這個特色也就會跟著消失了,難道不擔心嗎?

出席胸罩品牌上市活動的小A辣(左),上圍尺寸一點也不輸給藝人Una(右)。
出席胸罩品牌上市活動的小A辣(左),上圍尺寸一點也不輸給藝人Una(右)。

「我是有想過,但我覺得是…」小A辣講話一直都是滔滔不絕的,只有這個問題讓她停頓了一下,「這樣就會被定義說,『妳就是一個不男不女的人』,然後很多廠商就不會找我,因為他們不知道該把我定義成男生、還是女生?把我當成一個鬧劇,就是這樣出來亂之類的。我還是希望大家把我當成女生看待,畢竟我從小就是比較喜歡當女生了。」

另外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就是變裝時,會感覺「卡卡的」。「因為我每次要穿那些緊身的衣服,然後就會擔心下面會有一包在那裡,就一直努力去把它藏起來,覺得很麻煩。再來就是有很多女生的衣服,我都不能穿,像是連身、泳裝,因為你穿了,雖然上面胸部做很大,但是下面就是有一包,就是男性特徵太明顯。」惱人的事情讓她一口氣說完,還真的頗有道理。

人生的新章節還沒正式開始,小A辣已經把原有的章節先劃下句點,親手結束了自己投資的滷味店。她也很清楚,這間店一開始是靠自己的知名度吸引大家,「開店的話,就是常常會有人說『嘗鮮,去吃看看』,吃一吃就是『難吃!』之後就不會再來了。」

小A辣投資開滷味店,升格為老闆娘,因為員工問題經營吃力,只好認賠關店。
小A辣投資開滷味店,升格為老闆娘,因為員工問題經營吃力,只好認賠關店。

一開始被客人罵「超級難吃」「沒有味道」,她很快就立刻改進,「只是要親力親為、自己去做。但你請到的員工如果不幫你這樣做的話,客人還是會流失。」當過老闆之後,她發現跟以前只是打工的最大不同,就是心態,「員工的心態,想說反正就隨便做,再怎麼隨便做也是領這個底薪,幹嘛做那麼辛苦之類的,虧錢都是虧老闆。」

因為無法有效改變員工的作為,小A辣當時跟合夥人討論後,想開除對方,「對方當下就同時洗腦另外2個工讀生美眉一起走,變成頓時8月份我人生掉入低潮,自己要去顧店、要去上通告,又要接一些廣告之類的,就是變成說,很累!」所以經歷這一遭之後,她的最大疑惑是,「每個月店租、員工的薪水,付得心不甘情不願,就是明明可以賺錢的東西,東西又不難吃,為什麼員工要這樣亂搞?!」

珍惜這幾個月站著尿尿的感覺

展望未來,當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後,小A辣有沒有想過,往後10年的自己會是什麼模樣?她觀察過一些有著類似經歷的前輩,「手術過後,身體比較差,多多保養自己的身體。其實沒有保養好的話,或是過度保養,就會變得很可怕,但我還是會朝向比較自然的方向走。」其實,好像很少人會去幻想跨性別未來的容顏,青春歲月好像就停在那一瞬間,顯然我的問題,似乎在這個族群裡頭根本是沒有存在的必要。

對於變美的種種, 小A辣的心得甚多、知識淵博, 但一直很少人願意把她當一回事, 讓她決心要成為百分百的女人。
對於變美的種種, 小A辣的心得甚多、知識淵博, 但一直很少人願意把她當一回事, 讓她決心要成為百分百的女人。

只是我想太多了,因為小A辣說今年去泰國動手術,「把弟弟送走,把妹妹接出來住。」這樣霹靂無敵的形容,一下子就把我從深思的雲端打回地球,「4月底就要去做了,要好好珍惜這幾個月站著尿尿的感覺。」

對耶,以前我們討論過,小A辣覺得站著上廁所其實很方便,往後都只能坐著上廁所,怎麼辦?「現在有時候在外面工作,想說外面的廁所那麼髒、那麼噁心。我想說,如果以後我做了女生,就得坐著上,大小便都一定要坐著,就沒有辦法像男生小便的時候,站在那邊甩一甩就好了。」

小A辣的肢體語言, 讓人毫無困難的聯想到瑪麗亞凱莉。
小A辣的肢體語言, 讓人毫無困難的聯想到瑪麗亞凱莉。

等一下!講了半天,只因為「以後都要坐著上廁所」,就打算放棄手術的計畫嗎?小A辣說這個時候當然是當男生很方便,但無論如何還是要做回自己,「我媽說我不要後悔就好了,因為她說我做任何事情都會後悔。我這輩子最後悔就是開店,虧了60萬元!」所以結論就是,人真的不要隨便想當老闆!

場邊側記:

小A辣對於「變美」的求知欲,從努力吸收各種美容知識已經進化到各種醫學常識。她現在可以對於變性手術的細節侃侃而談,從功能、細節到如何照顧術後復原,你想知道或者不想知道的枝微末節,她都可以告訴你。

化妝、髮型:林維悌 場地提供:Switch Place

更新時間|2020.02.18 16: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