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20.02.17 09:00

【鄭運鵬的玩具收藏 番外篇1】台漫復興有三條件 過度依賴政府只會惡性循環

文|周文凱    攝影|林煒凱    影音|林德熙 
喜歡畫畫、也愛看漫畫的鄭運鵬,辦公室一隅也擺放了台灣已故漫畫大師鄭問的畫作。
喜歡畫畫、也愛看漫畫的鄭運鵬,辦公室一隅也擺放了台灣已故漫畫大師鄭問的畫作。

除了收藏玩具,立委鄭運鵬愛畫漫畫、也愛看動漫。受訪時他坦承日漫看的多、台漫看的少;但做為關心長期ACG文化的政治人物,他對台灣漫畫產業有一些觀察。雖然台漫一直以來面對外來競爭,都處於弱勢,不過轉機已經慢慢浮現。

至於政府在推動漫畫產業上能做些什麼?他直言靠政府反而是危險的,「不能什麼事情都要求政府做,尤其是創作這一塊。」

新的漫畫作品,鄭運鵬最近看得不多。「因為年紀到了,所以我很多都是先看動畫、再看漫畫。」最近他在追的作品,是熱門的《鬼滅之刃》,「每次運動看一集剛好,所以我是先看完卡通,覺得不錯,再去買漫畫的。」

還在看的老作品,「已經看了20年,畫不完的;什麼《烙印勇士》啊,還有什麼《強殖裝甲》啊,這個我還在收。」

「還有《刃牙》,」鄭運鵬跟我們分享,15年前第一次參與立委選舉,開票日那天,很多人都問他開票時在做什麼?會不會緊張?「我那時後就在看《刃牙》,在看漫畫;我開票那一天就把《刃牙》看完了。」「到現在它還在出續集,甚至Netflix還有出卡通,我都把他看完了。」

以上他談到的這些作品,都是日本動漫。美漫他覺得看起來吃力,「美國漫畫在台灣沒翻譯,而且文字算多,劇情又複雜,什麼平行宇宙啊,然後角色很多。」台漫呢?「《龍少年》、《寶島少年》那個時代。」他表示在念高中、大學時,出版社會推一些台灣漫畫家的作品,他都會看。「那個時代有很多(台漫)都很有特色,鄭問、麥人杰都是翹楚。」

鄭運鵬也看過一些美漫,他覺得故事較複雜;辦公室內有許多美漫電影的玩具收藏。
鄭運鵬也看過一些美漫,他覺得故事較複雜;辦公室內有許多美漫電影的玩具收藏。

「但是後來隨著產業改變,再加上日本的正版越來越多,當然日本比較豐富嘛。」鄭運鵬認為自己跟大部分讀者一樣,是以娛樂導向為主;當台漫量少、日漫量多,他們關注的焦點就自然放在日漫上。「所以台灣的漫畫在這種環境之下,就算出版社願意投資,也是那種很奇葩型的才有辦法生存下來。」

人才、資本、數位化 為台漫帶來轉機

不過話鋒一轉,鄭運鵬認為台漫復興的機會,已經慢慢浮現。

「我對於台灣的這些以創意為主的產業,一直都很有信心。」他將台漫的轉機歸納為三個條件,首先是靈活的多元人才,他覺得這也是台灣不虞匱乏的。「台灣算是全世界很少見,不反美、不反日、不反韓、不反中,不反歐洲;什麼都玩,什麼都看。」雖然這樣的特色,造成電影、戲劇、漫畫等以創作為主的產業有外來競爭壓力;但長期多元融合下來,不管是創作者的靈活度、還是閱聽大眾對各種題材的接受度都非常高。

鄭運鵬的隨手創作,畫中主角是行政院長蘇貞昌。
鄭運鵬的隨手創作,畫中主角是行政院長蘇貞昌。

其次,有了創作者,有沒有資本的投入也是關鍵。支持台灣漫畫創作者的主力還是出版社,但因為內需市場不大,很難吸引到其他產業的資金投入。但鄭運鵬認為隨著社會變遷,這部分應該會逐漸產生質變,「因為我這個年紀的人,小時候看漫畫、看卡通的,甚至買不起玩具的,現在變成消費主力。」「大家對於這些娛樂生活的消費其實認知不同了,就是現在大家可以接受這是個產業了。」

他再舉例,郭台銘是做代工製造業起家,但他的兒子郭守正就願意去投資三創,發展創意內容。相較於產值龐大的鴻海集團,「可能大家會覺得三創『是欲創啥(是在做什麼)』?」但這一代的人可能就會意識到創意產業的影響力,不光只是看產值而已。

「所以等到他們這一代有娛樂生活的企業家起來、接班,想要要發展更多元的事業時,說不定就是台灣(漫畫產業)資金來源的一個平台。」但鄭運鵬也強調,像漫畫這樣的創意產業要形成一個大的趨勢、大的潮流,就需要有成功的例子來引領;「創作要不斷的出來,100個其實1、2個就夠了,然後這1、2個再去扶植別的。」他再以近年的國片為例,「就像魏德聖(《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好了啦,像這種人出來之後,才會有一些風潮敢投資。」

最後,數位化讓產業出現變化。「我覺得台灣這個世代是有另外一種走出去的能力。」鄭運鵬解釋,以前台灣中小企業是「提一卡皮箱」、不會講英文也去闖天下;而現在台灣大部分創作者也都是個體戶,「數位的時代、社群的時代、跟手機的時代,說不定是台灣的機會;現在不用提皮箱,你靠網路就出去了。」

鄭運鵬認為隨著社會轉型、民眾對創意產業的接受度變高,台漫會有復興的轉機。
鄭運鵬認為隨著社會轉型、民眾對創意產業的接受度變高,台漫會有復興的轉機。

相較起來,他從一些資料上也看到,龐大、成熟的日本漫畫產業,現在反倒是遇到困境。日本因為大型出版社居多,「產業結構保守,個性也保守。」就以紙本電子化為例,他也聽聞跟日方合作的台灣出版社,每次在洽談日本授權時,「什麼網路版不行(授權)啊,人家盜版都已經盜完了;等到你想要賣授權的時候,你已經沒有價值了。」

「過去成功的體制,可能就變成他們在網路世代的緊箍咒。」鄭運鵬認為日本被他們的產業型態綁住了。「如果我們有幾個暢銷、或天才型的,異軍突起的話,那就是台灣這一代、跟下一代漫畫家的機會。」

政府打造環境 創作還是要回歸市場機制 

除了這三項條件外,鄭運鵬另外也提醒,創作還是要回歸市場需求,政府能做的事有限。由於台灣資本面在漫畫的投入動能不足,有些人會希望政府能投資,或是以輔導金的形式來幫助創作者。但他也分析,「政府絕對做不出商業口味,風險太高。」補助最後一定會以「價值觀正確」的安全題材為主。「冒險性的東西會有風險,可是政府投在有風險的東西,到時候出問題怎麼辦?回過頭來,立法院各議會裡面又再罵你這些圖利啦,然後說你沒眼光。所以他(政府)只好選個安全的題材。」

「以公務員的角度來看,(作品)賣得好也不會有人鼓勵我;可是萬一他賣不好,又被人家罵,何必勒?」鄭運鵬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又會有所謂的「補助作家」出現,光靠拿補助來創作,「那個不是市場作家,不是市場作家又怎麼會有市場投資?」如此一來,只會陷入不斷的惡性循環。

以目前政府的漫畫政策來說,主要還是聚焦在打造一個良好的基礎環境。例如漫畫基地的成立,就是要讓漫畫家有一個展示空間,以及與產業媒合的平台。「對我來說不要什麼事都靠政府;可是民意代表跟輿論,很喜歡什麼事情都要政府做。」鄭運鵬形容,「我們還是威權的腦袋,要做多元的事情,其實這個是矛盾啦!」

「我覺得這是台灣轉型的一部分;如果大家都要靠教育部,都要靠文化部,都要靠政府,靠地方政府,我覺得那不是一條路啦。」

【鄭運鵬的玩具收藏 番外篇2】打電玩長大 主機收藏跟鋼彈有得比

更新時間|2020.02.17 11: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