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2.18 06:28

【被封住的人4】曾裸體反抗 如今肉體受困疫區發不了聲

文|曾芷筠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3年艾曉明裸身聲援性工作者、維權人士葉海燕,將抗議行動上傳網路,引起震盪。(翻攝艾曉明部落格)
2013年艾曉明裸身聲援性工作者、維權人士葉海燕,將抗議行動上傳網路,引起震盪。(翻攝艾曉明部落格)

2013年,一樁校長帶小學生開房間性侵案件震驚社會,女權主義行動者、維權人士葉海燕在校門口舉牌「開房找我,放過小學生」抗議,卻被不明人士圍攻,住家被闖入,持刀自衛的葉海燕卻迅速被以持刀傷害罪拘留。那時,艾曉明裸露乳房,胸前寫上「開房找我,放過葉海燕」,將照片上傳網路聲援。又過了多年,她還是不時遭到各種騷擾、軟禁、限制出境。

背負無力感 仁勇護人性

問她還想說什麼嗎?她沉默好一會,有股沉重的壓抑籠罩在電腦視訊景框中,隔著幾千公里,完全不同的平行時空。「怎麼說…也有一種無力感,由於各種限制,也沒有辦法直言不諱說出我們的想法。社會介入的途徑也非常有限,所以有種很大的無力感,是這樣啊。」方才洪亮的聲音黯淡了下來。

高科技極權社會實施網格化管理,大數據監控,專人專班管理特定人員。「像李文亮被訓誡,這太普遍了,我也確實被訓誡過,那時沒有什麼訓誡書而已。中國有很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甚至犧牲生命,對我的態度算是很溫和了。」她的溫和指的是,自己並沒有經歷那麼嚴酷的管制,也還能在藝術家的位置上去觀察生活、思考人性。她承認政治法律科學並不是自己的強項,她也沒有能力像法學家那樣從學理上去宣導民主憲政。

但即使這樣一個藝術家,也是沒有充分的創作自由的。問她武漢解封後想做什麼?會拍新的紀錄片嗎?她說:「我如果告訴妳,就等於告訴要找我麻煩的人。現在做事有很多困難,最嚴重是不許你做,所以沒辦法講。」

武漢封城,每戶人家都被限制出入,艾曉明拍下隔離中的人們。(艾曉明提供)
武漢封城,每戶人家都被限制出入,艾曉明拍下隔離中的人們。(艾曉明提供)
武漢某處住家樓下,菜販正用小推車卸下新鮮蔬菜。(艾曉明提供)
武漢某處住家樓下,菜販正用小推車卸下新鮮蔬菜。(艾曉明提供)

武漢封城,肉身被困在疫區,在那之外有更多的桎梏,嘴巴與精神也被困住了。此時殯儀館來了電話,通知她在三月一日後注意殯儀館來電,預約領取骨灰的時間。艾曉明問起如何識別骨灰,對方態度良好:有單爐和合燒,合燒也是有分格的,遺體會區分開來,只是骨灰盒供不應求,要家屬自己準備。對方保證,「喪葬無小事,遺體骨灰不會弄錯!」這通電話讓艾曉明安心許多。

在她的疫城筆記中,艾曉明寫道:「就算我們所居之城已經是一艘泰坦尼克號(台譯《鐵達尼號》),然而在那艘船上,也有樂隊相伴,有互助禮讓,有愛的永別。我想做的,只是在這段乍暖還寒的日子裏,保守住自己的人性。」艾曉明說自己現在沒感染,不保證以後一定不會感染。但她會努力思考,如常生活。

更新時間|2020.02.19 17: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