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2.20 06:19

【美大動作防疫(下)】專家:冠狀病毒致死率高 激烈防疫措施難免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專家指出,冠狀病毒死亡率高,病毒又難以預測,各界反應才會如此激烈。圖為湖北一檢驗病毒實驗室。(翻攝微博)
專家指出,冠狀病毒死亡率高,病毒又難以預測,各界反應才會如此激烈。圖為湖北一檢驗病毒實驗室。(翻攝微博)

專家指出,冠狀病毒死亡率高,病毒又難以預測,各界反應才會如此激烈。

哈佛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碩士研究生賽格(Kate Zaiger)表示,「冠狀病毒很難預測,我們不確定它會死亡,還是會再度變異;第二次變異後,會不會又產生第三次變異?第三次變異後是否就會變得完全無法解決?」

賽格指出,武漢肺炎病毒最早在華南海鮮市場爆發後,有可能已經過變種,變成飛沫微粒化,也就是說,病毒可以在空氣中存活,並透過通風系統傳染。

她說在日本橫濱港碼頭外隔離的鑽石公主號感染人數不斷上升,可能就是因為有症狀的患者咳嗽時噴出的飛沫,透過空氣流入其他乘客的船艙。賽格正在申請一項專利權,她希望日後能運用在新型冠狀病毒疫苗之中。

專家表示,就算由動物傳染給人的病毒在人類社會消失了,還是會繼續在動物宿主身上演化。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流行病學專家兼中國政策專家布依(Jennifer Bouey)說,新型冠狀病毒和2003的SARS病毒有79%的相似度,和中國科學家幾年前在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也有89%的雷同性,「顯然大自然中的病毒『工廠』從未終止運作,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恰巧跳至人類身上,並引發嚴重肺炎。」

除此之外,人類對新型冠狀病毒所知有限,它可能比SARS更廣為擴散,且比2009的H1N1大流行更致命 ,而何況,醫學界對冠狀病毒拿不出太明確的對策。康乃爾大學病毒學教授威泰克(Gary Whittaker)表示,冠狀病毒死亡率高,病毒又難以預測,各界反應才會如此激烈。

然而,儘管多數專家呼籲採取緊急應對措施,卻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單憑旅遊禁令和禁止入境就能遏止病毒擴散。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系急救醫學系助理教授索爾(Lauren Sauer)指出,「緊急反應有其必要,但我們沒有證據支持這些激烈、大幅度的旅遊禁令和警戒。我們只是沿用以往疫情爆發的經驗,來面對這個新威脅。」

同時,缺乏科學佐證的陰謀論和其他顧慮,恐怕也讓排外心理在各國的回應中軋了一角。

「惡劣的中國」

威爾森中心的季辛吉中美關係研究所所長戴博(Robert Daly)認為,外界對於中國崛起為經濟強國,以及言論自由等議題,也影響了國際間對疫情的反應,論及冠狀病毒時,「關於中國很惡劣的論述往往掩蓋了人類同情心的論述。」

武漢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確實過世了,紀錄武漢封城現況的公民記者陳秋實也失蹤了,都讓情況更惡化。

戴博說,「由於對中國地緣政治上的顧慮,我認為我們太快便擁抱惡劣中國的論述,因為這可以達到政治目的,也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但如此一來卻會誤導我們的分析。」

近來作出「惡劣的中國」評論最高層級人員之一,應該就是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卡頓(Tom Cotton)了,他暗示新型冠狀病毒的擴散可能是中國生化武器計畫無意間造成的後果。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稱此揣測「太過危險」,然而卡頓不但不願收回評論,反而點出武漢郊區有一間病毒實驗室,還說應該由中國政府自己說分明。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國唯一的第四級(層級最高)生化研究所,距離疫情爆發的震央超過30公里。然而,這項在網路上已有如野火燎原的陰謀論,美國研究冠狀病毒的權威科學家貝佛德(Trevor Bedford)已加以推翻。

簡言之,近年來美中關係在許多面向上都積累了太多尖銳對立,對於這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概少有人相信雙方能夠憑藉客觀而可驗證的資訊,平心靜氣地做出回應。

參考來源:南華早報、CNN

更新時間|2020.02.19 14: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