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3.08 13:14

【全文】《罪樂園》影像化暢銷小說 瀨瀨敬久守護原創核心

文|祁玲    攝影|蕭志傑    影音|王威智 洪偉韜 林雅菁
杉咲花飾演的角色小紡在《罪樂園》裡具有替故事穿針引線的作用。(海樂影業提供)
杉咲花飾演的角色小紡在《罪樂園》裡具有替故事穿針引線的作用。(海樂影業提供)

日本人氣作家吉田修一的作品屢搬上大銀幕,繼《惡人》《怒》之後,改編自《犯罪小說集》的電影《罪樂園》也將於近期在台推出。

《罪》片由日本角川集團發行、製作,導演瀨瀨敬久表示,這部片在內容和形式上是藝術電影,但預算卻逼近商業片等級。最主要的原因是作者擁有廣大書迷,改編成影視作品亦頗受歡迎,才會吸引主流商業公司投資拍攝。

「吉田修一的故事常以社會現況和真實事件為背景,並且透過角色的行為,而非文字描述,去鋪陳劇情發展,因此非常適合影像化。」瀨瀨敬久說。

他是吉田的書迷,看完《犯罪小說集》後,主動與握有原著版權的角川出版社洽談改編事宜。瀨瀨說:「我覺得這本書很有趣、很喜歡,便詢問角川電影部門,是否有意願把小說改拍成電影?對方同意後才開始寫劇本,並花一年完成。」

《犯罪小說集》包含五個短篇故事,瀨瀨原本想選其中三個,但原作者吉田有不同想法,經開會討論,最後決定採用《青田Y字路》和《萬屋善次郎》這兩篇,巧妙串連成一部電影。

吉田修一的故事常透過角色的行為去鋪陳劇情發展,非常適合影像化。(翻攝自popdaily.com)
吉田修一的故事常透過角色的行為去鋪陳劇情發展,非常適合影像化。(翻攝自popdaily.com)

瀨瀨表示,兩篇故事都以欺侮與霸凌弱勢族群為主題,同時涉及日本的「格差社會(階級歧視)」特性。《青田Y字路》描寫對外國人的歧視;《萬屋善次郎》則描述群體對個人的排擠,同時帶出高齡社會村落日漸凋零問題。

他坦言:「由於兩者的內容和題材不同,要串成一部劇情片是一大考驗。解決之道是讓原著其中一篇故事的角色小紡,像接著劑般把兩個故事串起、匯整成電影。」

飾演小紡的杉咲花在片中展現豐富的表演層次。瀨瀨表示,他習慣先寫好劇本、再思考人選,鎖定後向對方提出邀約。以小紡為例,片中所有人物經歷一連串事件後,最終希望託付在她身上,因此必須有韌性的演員才能勝任。

瀨瀨與杉咲花有數面之緣,也看過她的作品。他說:「她是心思纖細但有強烈韌性的人,與小紡這個角色很接近,寫完劇本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因此沒有舉辦甄選會,而是直接詢問她的意願。」

電影《罪樂園》是根據吉田修一《犯罪小說集》其中兩個短篇改編而成。(翻攝自pinkupost.com)
電影《罪樂園》是根據吉田修一《犯罪小說集》其中兩個短篇改編而成。(翻攝自pinkupost.com)

《罪樂園》描述日本某偏遠村莊,12年內先後發生兩起少女綁架失蹤案,影響當地居民。主要角色有3個,除了小紡,另外兩個角色由長期與瀨瀨合作的演員綾野剛和佐藤浩市飾演。

 

佐藤浩市為求效果,主動要求吃土,他的父親三國連太郎也以同樣方式演過。

瀨瀨來台時透露,15年前就注意到綾野剛,等於看著他成長。他認為綾野剛身上散發「獨立電影魂」,在大成本和小製作電影都可以發揮,也不計較合作的導演是否有名氣,是目標明確、執行力很強的演員。

 瀨瀨敬久(左)表示,綾野剛(右)散發「獨立電影魂」,是目標明確、執行力很強的演員。(海樂影業提供)
瀨瀨敬久(左)表示,綾野剛(右)散發「獨立電影魂」,是目標明確、執行力很強的演員。(海樂影業提供)
佐藤浩市能貫通電影製作的奧義,也能發揮肢體表演魅力,是瀨瀨敬久長期合作的演員。(海樂影業提供)
佐藤浩市能貫通電影製作的奧義,也能發揮肢體表演魅力,是瀨瀨敬久長期合作的演員。(海樂影業提供)

至於佐藤浩市很有想法,瀨瀨形容他「既像哲學家能貫通電影製作的奧義,又如運動員般能發揮肢體表演魅力」。《罪》片有一場戲,佐藤為求效果,主動要求吃土,他的父親三國連太郎也以同樣方式演過,讓瀨瀨笑言,這或許是血脈相承的才能。

改編IP作品,除了原作已提供的訊息,瀨瀨拍戲前還另外做田野調查,補強相關細節。以《罪》片為例,吉田的小說以真實事件為靈感,《青田Y字路》依據的是發生在關東的少女誘拐綁架事件,因此瀨瀨和監製也造訪案發地點,包括發現屍體的地方,並以被害少女為原型,採訪一些當地人的生活。

《萬屋善次郎》則發想自老人居多的山口縣,當地發生過凋零村落的老人殺人事件。「我們讀很多相關報導,也做調查,藉此強化原著小說沒提到的細節,讓故事肌理更豐富。」

入選鹿特丹影展的《東京性愛死》是瀨瀨敬久早期的作品。(翻攝自movieplot.com)
入選鹿特丹影展的《東京性愛死》是瀨瀨敬久早期的作品。(翻攝自movieplot.com)

瀨瀨強調,這麼做很重要,也很辛苦,但目的不是為了如實重現案件,或還原現場,而是在調查過程中把他們的觀察和感受加以擴充、放大。因此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需要花一點功夫。

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多半需要調整情節和角色,《罪》片也不例外。為了讓觀眾更容易理解,瀨瀨把電影結構分成「罪」「罰」和「人」三個片段。他解釋:「把兩個短篇小說集結成一部長片,觀眾可能不是那麼看得懂故事,分成三個章節,他們比較容易接受影片傳達的訊息。」

 

留下來的人該如何生活?這是電影想探討的主題,透過「罪」「罰」和「人」3篇章呈現。

瀨瀨表示,該片雖以犯罪為主題,但不是討論犯罪事件本身,而是探討犯罪發生的原因,對周遭人產生的影響,以及大家對事件的態度。最後事過境遷,留下來的人又該如何生活下去?這是電影想探討的主題,並透過「罪」「罰」和「人」三個篇章呈現。

《罪》片拍攝期為40天,瀨瀨印象中最難拍的,是主角綾野剛身體著火的一場戲。由於從點火到燃燒的安全期限是8秒,超過這時間就有危險。要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拍到想要的畫面,非常困難。這場戲由替身演員擔任,拍了三次才順利完成。

 《友罪》是瀨瀨敬久改編自日本作家藥丸岳暢銷推理小說的作品, 他坦言,改編難免會有書迷不滿意。(天馬行空提供)
《友罪》是瀨瀨敬久改編自日本作家藥丸岳暢銷推理小說的作品, 他坦言,改編難免會有書迷不滿意。(天馬行空提供)

從《友罪》《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到《罪》片,瀨瀨的電影都改編自暢銷小說。他認為,挑選作品改編最重要的是自己喜不喜歡這本小說,「一定要先愛上原著,才會想拍成電影。」例如,瀨瀨從小成長的村落,如今也面臨人口凋零、滅村的問題,因此《萬屋善次郎》描述的世界讓他有共鳴,才想改編。

其次,要認同原作者想要表達的主題和呈現的世界觀,並在改編過程中一路守護、一脈相承,才能與原著有互通之感。

瀨瀨強調:「很多小說、漫畫被改編成影像,難免要調整人物和故事,這些都沒關係,重要的是必須維持作品的核心價值和世界觀。故事可以調整,但精神和核心絕對不能變。」

暢銷小說或作家通常擁有很多粉絲,瀨瀨不諱言,改編原著隨時都有壓力,畢竟書迷可能不喜歡。雖然沒人當面抗議,但總會有人在社群網站發表心得和感想,這種事常發生,只能抱持平常心面對。

 瀨瀨敬久(站立者,中)應邀出席《罪樂園》的映後座談,與影迷分享拍片過程。(金馬執委會提供)
瀨瀨敬久(站立者,中)應邀出席《罪樂園》的映後座談,與影迷分享拍片過程。(金馬執委會提供)
瀨瀨敬久。
瀨瀨敬久。
跨入主流 瀨瀨敬久小檔案

1960年5月24日出生於日本大分縣

京都大學文學院哲學系畢業

執導代表作:

  • 2019年 《罪樂園》入選釜山影展
  • 2018年 《友罪》
  • 2018年 《菊與斷頭台》獲日本「電影旬報」最佳導演、編劇
  • 2016年 《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
  • 2012年 《彼時生命》加拿大蒙特婁影展電影創新奬
  • 2010年 《陌路。天堂》獲第61屆柏林影展費比西影評人獎論壇獎
  • 2002年 《東京性愛死》 入選鹿特丹影展

更新時間|2020.03.06 16: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