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20.03.01 15:03

【全文】喜歡鋼彈沒有錯 桃園勇者的玩具收藏之路

文|周文凱    攝影|林煒凱    影音|林德熙 
立委鄭運鵬的國會辦公室內放了許多玩具收藏,其中以鋼彈為大宗。
立委鄭運鵬的國會辦公室內放了許多玩具收藏,其中以鋼彈為大宗。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熱愛ACG文化,在台灣政壇是出了名的。做為政治人物,他平日給人嚴謹、沉穩的印象;但私底下可說宅味十足,愛畫漫畫,國會辦公室滿滿的都是玩具收藏。

現在,他的宅更加廣為人知了。

2019年最後一天,鄭運鵬在臉書上傳了雙手環抱紙箱的照片,玩具迷隨即暴動;只因那是一箱最新推出、在預購階段就已經大缺貨,定價10萬2300日圓(約新台幣2萬7900元)的最高等級鋼彈合金模型「解體匠機」。照片一出就獲得破萬按讚數,網友也紛紛留言希望他能開箱,讓大家一窺這台宛如藝術精品的超合金玩具。

隨後,在立委投票日前夕,他又穿著日劇《勇者義彥》的勇者裝、手持鋼彈玩具收藏,拍了一支宣導投票的搞笑影片;他大喊「男子漢喜歡鋼彈錯了嗎?」更讓大家見識到他的恥力無限。

就在立委選舉過後,順利連任的他還真的又穿上了勇者裝,拍了開箱影片來「網路謝票」。片中搞笑畫面被網友做成哏圖,金句「你有看過勇者戴手套(開箱)的嗎?」「我以為我頸動脈剝離了」都變成了流行語;影片在臉書突破了60萬次觀看,連電視台政論節目都來邀約,請他帶著「解體匠機」到現場分享。

鄭運鵬抱著尚未開箱的解體匠機,照片在FB就吸引了破萬按讚。(翻攝自鄭運鵬臉書)
鄭運鵬抱著尚未開箱的解體匠機,照片在FB就吸引了破萬按讚。(翻攝自鄭運鵬臉書)

談起照片、影片,鄭運鵬笑說當初抱著箱子拍照,只是等了很久的貨終於到了,覺得開心而已,沒想到這麼受到網友歡迎,「我自己都覺得很意外。」四年前選上桃園立委,他就拿了一些家中玩具收藏在辦公室陳列;以往媒體也曾報導,但迴響都沒有這次開箱如此熱烈。

就如同他在接受完採訪當晚在臉書所寫下的—「十年寒窗無人問,解體匠機天下知!」

最貴鋼彈 「因為是牛鋼才買」

農曆年後開工第一天,採訪團隊前往立法院研究大樓拜訪鄭運鵬。從6樓步出電梯,本想說還要找一下辦公室位置;沒想到轉頭一瞥,初代鋼彈(RX-78系列)、夏亞與座機「紅色彗星」,以及經典的綠薩克,就在門口櫥櫃上一字排開,彷彿告訴拜訪者:「就是這裡了。」

走進辦公室,窗戶旁的小沙發堆了七、八個紙箱子,都是鄭運鵬從家裡搬來的玩具收藏;當時立法院第10屆新會期尚未開議,他想趁著開議前空檔,將辦公室玩具進行「換展」。

還沒走進鄭運鵬辦公室,就可以看到一排鋼彈模型在門口迎賓。
還沒走進鄭運鵬辦公室,就可以看到一排鋼彈模型在門口迎賓。
初代鋼彈(RX-78系列)、夏亞與座機「紅色彗星」,以及經典的綠薩克在門口一字排開。
初代鋼彈(RX-78系列)、夏亞與座機「紅色彗星」,以及經典的綠薩克在門口一字排開。

可惜的是,最昂貴的「展品」解體匠機已不在辦公室,未能親眼得見。「解體匠機現在擺在我家玄關,先當作新年的擺設。」回憶入手過程,鄭運鵬笑說去年6月當日本萬代公布定價、發售時間後,就有一堆朋友透過臉書、LINE,傳了各種相關資訊給他;甚至連哥哥、網路名人難攻大士(鄭運鴻)也來推坑,「我想說,這10萬塊日幣的傳給我幹嘛?」

「但是因為有兩個因素我買了,」嘴上說太貴,但桃園勇者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由於解體匠機是日本萬代的最新產品,他先是花時間研究了相關資訊;1/60比例、全高370mm,合金材質加上近2000個精密零件構成,讓機體關節擁有高度可動性,「像這些Metal build、金屬骨架的,以前沒有出過那麼高等級的。」

此外,解體匠機首發機型是被暱稱為「Nu鋼」「牛鋼」的RX-93 ν鋼彈。「我喜歡這隻,」滿滿的愛讓他難以抗拒,「如果是別隻出這個價位的,我不會去買。」

目前解體匠機放在鄭運鵬家中玄關做為擺飾。(鄭運鵬提供)
目前解體匠機放在鄭運鵬家中玄關做為擺飾。(鄭運鵬提供)
目前解體匠機放在鄭運鵬家中玄關做為擺飾。(鄭運鵬提供)
目前解體匠機放在鄭運鵬家中玄關做為擺飾。(鄭運鵬提供)

解體匠機在去年12月上市,雖然不便宜,仍吸引鋼彈迷搶購,早在正式發售前就已經大缺貨,市面上的價格也被炒高,目前拍賣網站上的價格已飆漲至5到6萬台幣不等。鄭運鵬在開箱影片中特別強調他是原價購買,鄉民也都好奇他到底是怎麼買到的?「其實一開始我也有請朋友從日本訂,但是日本訂不到,全世界缺貨。」不過鋼彈狂粉自會找到出路,他再透過一位玩具收藏家友人幫忙,還真的訂到了一台。

「後來我跟我太太說:『欸,這個漲價了,買到賺到。』她說:『我幫你賣了。』我說怎麼可能(賣)!」講著講著,鄭運鵬腦袋中的畫面,好像真的不聽使喚的複雜了起來,忍不住又再讚嘆起解體匠機:「擺起來真的漂亮!牛鋼真漂亮!」 

這台解體匠機除了目前的RX-93 ν鋼彈本體,接下來在今年6月還會推出專用的浮游砲擴展包。「浮游砲我那個朋友也跟我說他有訂到,」鄭運鵬已經計畫好,「浮游砲來的時候我就拿來立法院,再擺飾出來。」

解體匠機搭配浮游砲擴展包。浮游砲預計今年6月發售,鄭運鵬已經預定。(翻攝自魂ウェブ)
解體匠機搭配浮游砲擴展包。浮游砲預計今年6月發售,鄭運鵬已經預定。(翻攝自魂ウェブ)

「手指會動就受不了」 鋼彈單價越買越高

鄭運鵬回憶鋼彈狂粉人生的起點,「鋼彈現在40週年了嘛,大概國小、國中就看過了啦!」只是那時資訊並不發達,所以他主要是透過錄影帶、斷斷續續的欣賞動畫。

老家在台北西門町附近的他,也會從當時流行文化指標「萬年大樓」,接觸到不少鋼彈資訊。「男生一定都會買那個......叫《New Type》的(日本雜誌),上面大部分都鋼彈啊。」

直到千禧年之後,網路越來越發達,鄭運鵬才陸陸續續上網看完了多部鋼彈動畫作品。但他也坦承,「我覺得他吸引我的是機器人,倒不是故事;有時候鋼彈的故事我講真的,你看不太懂。」

鄭運鵬從紙箱中隨手拿了數台鋼彈,分別為Z鋼彈、ZZ鋼彈、百式、初代鋼彈、精神感應鋼彈、骨十字X1,擺放在桌上供攝影拍攝。
鄭運鵬從紙箱中隨手拿了數台鋼彈,分別為Z鋼彈、ZZ鋼彈、百式、初代鋼彈、精神感應鋼彈、骨十字X1,擺放在桌上供攝影拍攝。

他形容鋼彈與另一部經典作品《銀河英雄傳說》類似,「他就分好幾個陣營,然後打來打去;你到後來誰是誰都不知道。」況且從政後事務繁忙,鋼彈系列又越來越龐雜,「我們是久久看,不是幾天把它看完,可能隔了很久很久才看下一集,根本忘了前面(故事)是什麼。」

「在我的觀察裡面,就像《假面騎士》《超人力霸王》一樣,(鋼彈)就變成一個產業鏈。」鄭運鵬解釋,在這個以「鋼彈」IP擴張的龐大生產鏈中,又有多條不同產品線;他再以《星際大戰》來比喻,鋼彈同樣也是在主線以外,又有很多外傳、分支,「所以你說他故事是一定有連貫?喜歡聯邦的、喜歡吉翁的,自然都會有一些愛好者;甚至自己去寫同人,去畫,就自己成一個體系了。」

最喜愛的鋼彈機型呢?鄭運鵬說解體匠機的Nu鋼彈排名第二;但令人意外的,第一卻也並非許多資深鋼彈迷會喜歡的初代鋼彈。「我比較喜歡他在Z(鋼彈)裡面的後繼機種,叫Mk-II,RX-178,」他解釋,Mk-II外型上還是有一些初代鋼彈的影子,但卻不像初代鋼彈有一種玩具感,機甲設計更有機器人的感覺。

辦公桌後方櫃子上擺滿鄭運鵬的收藏,除了模型外,也有一些畫冊及簽名。
辦公桌後方櫃子上擺滿鄭運鵬的收藏,除了模型外,也有一些畫冊及簽名。
桌上隨手放的水壺,都跟鋼彈有關;紫色的水壺是福音戰士。
桌上隨手放的水壺,都跟鋼彈有關;紫色的水壺是福音戰士。
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鋼彈抱枕就隨手放在一旁。
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鋼彈抱枕就隨手放在一旁。

原本想買給姪子 意外開啟收藏之路

收藏鋼彈模型,其實也是意外開始。2005年,他擔任第六屆立委期間,買了第一台合金材質、可動性極高的鋼彈ZZ,是為了送給姪子;「本來要買給小孩,後來變我在買。」他歸因於兒時對玩具只能看不能買,長大後有一種憧憬;自己工作了、賺錢了,也結婚了,「也才會有多一些錢去買這些東西。」

只是鄭運鵬這一買,彷彿開關被打開了一樣,他到台北車站後站的玩具街買,上網去標,透過各種管道收玩具。而且因為忙碌,他也很少買一般俗稱「鋼普拉(GUNPLA)」、需要每個零件細細組裝的鋼彈塑膠模型。「你買了之後都會誤會自己會做,其實根本不會做。」他又喜歡關節可動性高的,「手指會動就受不了」,所以現在都收組裝簡單、合金系列的鋼彈較多,「組好的一定貴啊!越買單價越高。」

在購入解體匠機之前,鄭運鵬比較得意的收藏,「就是我講很久、從選前講到現在的『精神感應鋼彈』。」這台合金材質鋼彈最早在發售時,他才剛開始收藏玩具,來不及下訂就已缺貨;後來還出了動畫中香港夜戰型態的會展限定版,但也很快就一掃而空。

精神感應鋼彈是鄭運鵬錯過兩次後、好不容易才入手的珍藏。
精神感應鋼彈是鄭運鵬錯過兩次後、好不容易才入手的珍藏。

「等到大概去年中,看到魂商店開始有要預約的時候,我就請我助理去申請一個帳號,請他準時幫我去搶購;沒想到真的給他訂到了!」錯過兩個版本後終於入手,讓他對這台鋼彈愛不釋手;不過他也坦承,「後來當然,精神感應鋼彈收藏的地位,就被那個Nu鋼彈、解體匠機取代掉了。」

除了在台灣買,有時候他去日本出遊,看到特別的鋼彈產品也會帶回來。「那個很白癡,」他邊說邊指向辦公室一個抽屜櫃上、胸前機甲可以打開的鋼彈胸像;「因為它超大的,也怕摔到,結果我只好手提,經過海關的時候,日本的海關小姐問我說這是什麼,我說:『ガンダム(鋼彈)』,結果她笑笑就放行了。」

「她覺得......怎麼會有一個40多歲的人拿鋼彈......。」講到這裡,曾在影片中大喊喜歡鋼彈的男子漢,也像男孩般靦腆笑了。

從日本帶回來的鋼彈胸像,手提搭機時還被海關特別關注。
從日本帶回來的鋼彈胸像,手提搭機時還被海關特別關注。

臨摹無敵鐵金剛送原作 一面之緣讓兩人變朋友

鄭運鵬的辦公室裡不只有鋼彈,「無敵鐵金剛」「蓋特機器人」也有珍藏;另外像是美漫電影與《魔鬼終結者》的大型人偶,《星艦迷航記》的模型擺設,甚至是超商的HelloKitty玩具,都可以在辦公室的某一角發現。

其中,無敵鐵金剛的相關收藏數量不少,可說僅次於鋼彈;除了兒時回憶,也起於他與作者永井豪的一面之交。

在鄭運鵬的辦公室內,鐵金剛系列收藏數量僅次於鋼彈。
在鄭運鵬的辦公室內,鐵金剛系列收藏數量僅次於鋼彈。
「超合金 Hello Kitty(無敵鐵金剛配色)」「超合金 無敵鐵金剛(Hello Kitty配色)」也是鄭運鵬的珍藏。
「超合金 Hello Kitty(無敵鐵金剛配色)」「超合金 無敵鐵金剛(Hello Kitty配色)」也是鄭運鵬的珍藏。
書櫃上還可以看到蓋特機器人。
書櫃上還可以看到蓋特機器人。
鄭運鵬也收藏了不少美漫超級英雄的模型。
鄭運鵬也收藏了不少美漫超級英雄的模型。
《魔鬼終結者》T-800模型。鄭運鵬認為美系模型價格比日系模型低,不容易壞,精緻度也不差,適合擺起來展示。
《魔鬼終結者》T-800模型。鄭運鵬認為美系模型價格比日系模型低,不容易壞,精緻度也不差,適合擺起來展示。

2009年,當時台北國際書展還包含動漫展區,永井豪應邀來台舉辦粉絲見面會。雖然鄭運鵬當時已卸下了第6屆立委的身份,但主辦單位與他認識,也知道他熱愛ACG文化,所以邀請他擔任貴賓獻花給永井豪。「我就突發奇想,我這個小時候看的無敵鐵金剛大師來了,我就自己用簽名板畫了一個無敵鐵金剛送他,他也送了一個簽名給我。」

「從那個時候我才開始有收集鐵金剛的東西,」他笑說畢竟收下了大師簽名,不收藏一些相關玩具很「歹勢」;因此他又陸陸續續買了許多EX合金系列的無敵鐵金剛及大魔神。「後來我還有永井豪老師家裡面地址,所以每隔幾年我都會送立法院紀念酒,會寄到他家去;他就又寄了一些他的簽名給我,所以越來越多啊。」

2009年永井豪來台時,雙方互贈禮物,開啟了兩人的友誼。(鄭運鵬提供)
2009年永井豪來台時,雙方互贈禮物,開啟了兩人的友誼。(鄭運鵬提供)
鄭運鵬後來開始收藏鐵金剛模型,永井豪也會寄送一些簽名的紀念物品送給他。
鄭運鵬後來開始收藏鐵金剛模型,永井豪也會寄送一些簽名的紀念物品送給他。

他一邊說,一邊從辦公室書架上翻出永井豪送來的禮物,有鐵金剛的機器人,有永井豪紀念館的簽名畫冊,還有Cutie Honey(甜心戰士)的周邊商品。他形容,兩人變成彼此「只見過一次面的朋友」。

「但對我來說,永井豪的簽名,跟他送我的東西,是比解體匠機更有意義的;畢竟解體匠機是買玩具、買收藏,這個是真的他送給我的東西。」

社會氛圍轉變 買玩具成正當嗜好

鄭運鵬觀察,相較於2005年、他剛開始收玩具時,「台灣大概還對這種休閒生活、娛樂性消費,可能都還一點點距離,會覺得玩物喪志。」然而隨著像他一樣的6、7年級生,逐漸成為社會中堅,「現在其實比較能夠接受它(玩具)就是產業的一種,這個也是台灣的改變。」

不過他也發現,他的小孩對鋼彈、鐵金剛這種日本玩具模型反而沒什麼興趣;「他們可能都是電玩,甚至是手遊時代的小孩。」「日本玩具有一點都在賣我們這個年齡的對象,單價也高,就是販賣回憶。」

辦公室紙箱裡都是玩具。從2005年開始收藏玩具,鄭運鵬認為現在社會對於買玩具這件事,觀感上已與10多年前大不相同。
辦公室紙箱裡都是玩具。從2005年開始收藏玩具,鄭運鵬認為現在社會對於買玩具這件事,觀感上已與10多年前大不相同。

「其實我大概兩年前就跟我太太說我不買了,」鄭運鵬看了一眼被堆滿的沙發,「因為太多了,都是箱子。」為何留著箱子?「你都會以為有一天會把它賣掉,高價離手,結果箱子都留著之後......我有賣過幾隻啦!我講真的,但是後來覺得賣了又好麻煩。」

只是就像買下解體匠機一樣,桃園勇者的身體是誠實的,「後來看到這些收藏級的就會忍不住,忍不住要買。」「不敢拿回家的,有些新買的,我就放這邊(辦公室),拿回去被罵。」他每次在臉書發玩具文,就會戲稱「本文封鎖鄭太太」,「她也沒有管過我去買這些玩具啦,她只覺得擺不下,阿雜(煩躁)啦!」

鄭運鵬家中也是滿滿的玩具,他很感謝太太的體諒,但箱子太多也變成收藏的難題。(鄭運鵬提供)
鄭運鵬家中也是滿滿的玩具,他很感謝太太的體諒,但箱子太多也變成收藏的難題。(鄭運鵬提供)
鄭運鵬家中也是滿滿的玩具,他很感謝太太的體諒,但箱子太多也變成收藏的難題。(鄭運鵬提供)
鄭運鵬家中也是滿滿的玩具,他很感謝太太的體諒,但箱子太多也變成收藏的難題。(鄭運鵬提供)
鄭運鵬家中也是滿滿的玩具,他很感謝太太的體諒,但箱子太多也變成收藏的難題。(鄭運鵬提供)
鄭運鵬家中也是滿滿的玩具,他很感謝太太的體諒,但箱子太多也變成收藏的難題。(鄭運鵬提供)

當男子漢的另一半是辛苦的,鄭運鵬很感謝太太的體諒,「平常我也沒什麼特別嗜好,就玩一玩玩具這樣。」「她知道這就算花(錢),也不是賭博,也不是什麼不良嗜好。」

但問題還是要解決。「你看裡面,」他又指了指辦公室旁的小房間,已經變成了儲藏室,「也都是箱子。」辦公室快滿了,家裡也不能一直堆下去,再買的話要放哪裡呢?「應該很多收玩具的人,也會有跟我同樣的心聲吧。」

更新時間|2020.03.01 11: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