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3.17 05:58

【假日裡的國王1】星夢復燃的代價 Jake

攝影|林煒凱    特約記者|簡永達 
Jake(中)贏得了國際選美的頭銜後,在台灣移工圈成為小有名氣的模特兒。(受訪者提供)
Jake(中)贏得了國際選美的頭銜後,在台灣移工圈成為小有名氣的模特兒。(受訪者提供)

泰國曼谷的一處大型購物中心前,四周射燈明亮,競逐2019聯合世界先生(Mister United World)的舞台上,只剩4個人了。主持人宣布第4名⋯「得獎的是菲律賓先生。」台下立刻報以掌聲,此時,代表菲律賓參賽的Jake Jacob,用力地抿了抿嘴唇,只能勉強擠出不失禮貌的微笑。「我原本沒預期聽到我的名字。」一個多月後,他在桃園中壢的一家咖啡廳向我解釋:「我以為我會是第一名,或至少是第二名。」

參加比賽 隱藏年齡

舞台上的Jake隨音樂邁開自信步伐,他體格健壯,前臂青筋暴露,因菲律賓與印度混血身分,輪廓深邃,一頭黑髮與鬍子修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在參加這場國際選美前,他隱藏真實年齡,因為菲律賓籍的經紀人說:「要說自己是二十多歲,在舞台上才有競爭力。」他累贅的原名Roger Jacolbe 也改為Jake Jacob。

這位菲律賓先生,另個身分是在台灣工作的移工。今年32歲,來台6年,平日在食品工廠切胡蘿蔔與蔬菜,只有週末,他是菲籍移工選美裡的國王,擁有近萬名粉絲。

台灣有超過70萬名移工,菲籍移工約占15萬名,參與選美者大概5,000餘人,若加上周邊的攝影師、化妝師、服裝設計師,以及買票入場的觀眾,這個移工群體將近2萬人, 足以成立一個自給自足的規模經濟。

參加選美的菲律賓移工,再加上攝影師、化妝師、服裝設計師,以及買票入場的觀眾,足以成立自給自足的規模經濟。
參加選美的菲律賓移工,再加上攝影師、化妝師、服裝設計師,以及買票入場的觀眾,足以成立自給自足的規模經濟。

Jake在菲律賓西內格羅省(Negros Occidental)東北角小漁村長大,家中6個小孩,全由當建築工人的父親擔起家計。4歲那年,母親不得不將他交給祖母扶養,靠政府發的福利金來支應學費與生活開銷。青春期少了手足的陪伴,Jake容易感到孤單。高中時,他有一個「Pure boys」的小圈子,儼然校園的偶像男團,Jake說:「如果學校有個帥哥的排行榜,我想我們應該在前7名。」

 

為扛家計 赴台工作

Jake身高僅1米74,高中時期勤於練習健美,學校裡的女孩們認為他很有吸引力。他曾一天收到5個女孩的禮物和情書,一個女孩連續一個月寫信示愛,但他從不回信。當學校裡舉辦選美比賽,他告訴Pure boys的兄弟們他要參賽。初次登台,他不曉得手往哪裡擺,下舞台也搞錯方向,不過,他很快掌握走伸展台的訣竅,「要用你的眼神、用你的身體去取悅觀眾,讓她們笑、她們尖叫。」他說:「我非常享受那種被注目的感覺。」

大學讀了一年,Jake一心想投入模特兒圈,他搬到馬尼拉尋找機會。菲律賓社會熱衷選美,在一座帥哥美女如雲的城市裡,他們當中大多數人不到3個月就會失望,幻想破滅。Jake抓住了好運,被一家經紀公司相中,他偶爾接到走秀活動與商業拍照,一次酬勞500菲律賓比索(約新台幣300元)。不過,身為家中長子,他必須資助弟妹、祖母,以及女友的生活開銷,他找了餐廳服務生的兼職工作,但日子一久,他也為錢犯愁,不得不到台灣工作。

Jake在上台前,由朋友幫忙化妝。
Jake在上台前,由朋友幫忙化妝。

和多數菲律賓人一樣,Jake對出國工作的認知來自親人。小時候,他最期待國外工作的阿姨回國,「她知道我喜歡球鞋,每次都會買最新款的Nike球鞋跟巧克力給我。」出國工作意味著球鞋與巧克力,Jake說:「我的夢想是長大後要出國工作。」

Jake的阿姨是一名海外菲律賓移工(Overseas Filipino Worker, OFW),負擔整個家族生計。在菲律賓,這個身分是地位的象徵,因為海外匯款是菲律賓主要收入來源,每年匯回300億美元,收到的外匯僅次於印度、中國與墨西哥,菲律賓前總統艾奎諾三世(Aquino III)稱他們是「國家英雄」。

 

苦練奪冠 開銷驚人

直到繳交仲介費,他才發現出國工作不是巧克力與球鞋的幻想。在銀行沒有足夠信用評等,不得不向貸款公司借錢,背負了14萬菲律賓比索(約新台幣8萬3,000元)的債務,在2013年來台灣工作,前3年他必須每週爭取加班還債。2016年,終於還清債務的他,偶然看到一條選美比賽的訊息,壓抑的星夢在台灣死灰復燃。比賽前一個月,他下班後固定上健身房訓練,為了讓肌肉線條更明顯,他控制飲食,大量吃肉與蔬菜,並減少吃飯。

Jake在2019年代表菲律賓參加「聯合世界先生」的國際選美,而他的另個身分是在台灣工作的移工。
Jake在2019年代表菲律賓參加「聯合世界先生」的國際選美,而他的另個身分是在台灣工作的移工。

他拿下冠軍,在其他移工選美比賽中,他連續贏得2次冠軍、1次亞軍,以及「迷人微笑先生」、「最上鏡先生」等頭銜,在僅僅3年時間內。驚人的成就需要付出代價:Jake每月花費至少5,000元,買健身保健食品和治裝;若參加比賽,他還要付給主辦者5,000元以上的報名費,雖然可藉由出售門票回收付出的錢,但他坦言:「通常我必須先付,之後再慢慢找人贊助。」多數時候並不能完全回收。

在台灣,這些菲籍移工選美活動,通常由經營商店的菲律賓外配舉辦,少數由移工個人名義舉辦。活動需要租借場地、器材,在比賽前,每名參賽者還會由專業攝影師拍攝宣傳照。舉辦選美得有獎金、獎杯等,花費的金額不是小數目,能互利共生的贊助商得以加入這場盛會。

更新時間|2020.03.20 18: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