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3.17 05:58

【假日裡的國王4】療癒思鄉的辦法 Mark

攝影|林煒凱    特約記者|簡永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Mark在比賽中獲得第3名,他說參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的孩子。
Mark在比賽中獲得第3名,他說參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的孩子。

「我參加選美是為了交到更多朋友。」另一名參與Mario選美比賽的模特兒Mark說。工廠裡的人脈效用不大,除了調換班表外,參加選美對拓展交際圈是件好事。他才28歲,有2個兒子,分別是7歲和1歲,他來台灣還不到2年,經常想家,「我第一次來台灣,什麼都不懂,所以我需要朋友。」他說:「他們在台灣有很多經驗,可以教你怎麼在這裡生存(survive)。」

兒患血癌 募款抗病

Mark需要朋友,來協助他適應新環境以及面對兒子的疾病。2018年,Mark來台灣剛滿一年,他打電話回家,得知大兒子確診白血病,他的世界瞬間塌了,不停禱告:「上帝啊,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付這筆醫藥費?」

身邊沒有朋友可以傾訴,Mark決定把故事寫下來,發布在菲律賓移工在台灣的臉書社團。菲律賓的同鄉會為他發起募款,也有移工願意週末當志工,和他站在街頭募款。為了讓更多人認識他,進而瞭解兒子抗病的故事,他的朋友鼓勵他參加選美。這個決定對Mark來說,不難理解。他的身材高挑,閃亮的黑眼珠藏在瀏海後面,從高中到大學,他多次代表學校和村子參與選美,拿過不少冠軍。

畫面切回去年那場耶誕節前的選美,活動在頒獎時達到高潮,台下觀眾的尖叫聲震耳欲聾,尤以Mark的粉絲們最為熱烈。長達9個小時的比賽後,Mark只獲得第三名,這項結果不被粉絲們接受,抗議評論湧入主辦者Mario的臉書頁面。

台下觀眾的尖叫聲震耳欲聾,尤以Mark的粉絲最為熱烈,為他製作了海報加油打氣。
台下觀眾的尖叫聲震耳欲聾,尤以Mark的粉絲最為熱烈,為他製作了海報加油打氣。

Mark更喜歡稱他的粉絲為「家人」,因為那種為了照顧家人,而不得不遠離家人的微妙心情,「他們能夠理解。」Mark說。他和後援會會長Jackie結為好友,她來台灣已經9年,當初為了給女兒更好的生活而出國工作,現在卻和女兒沒有話說,「我常看到她和女兒講完電話後,偷偷擦眼淚。」Mark轉述:「她已經不知道14歲的女兒喜歡什麼了。」

 

親隔兩地 世代循環

「菲律賓人都是好演員。」Mark要假裝自己對新生活很滿意,尤其在耶誕節時,一個屬於家人團聚的節日。「他們在吃飯,看起來很開心,我也很開心。」Mark透過手機螢幕看見久違的家人,「但他們不曉得,掛上電話後,我一直哭,我的心碎成一塊一塊的了。」

Mark的孩子確診白血病,他將兒子的名字Clyner刺在肩上,提醒自己得擔起責任。
Mark的孩子確診白血病,他將兒子的名字Clyner刺在肩上,提醒自己得擔起責任。

Mark曾暗許當一個負責任的父親,不再讓孩子成長於缺少父親的關愛,因為他是這樣一路長大的。小學四年級,他的父親先到台灣工作,之後又到沙烏地阿拉伯,一直到他上大學才回家,「所有重要的日子他都不在。」他無奈父親缺席,「你不能責怪他,因為你必須理解,他也是為了我們。」

但自己不也踏上父親的後塵嗎?「現在有智慧型手機啊,我可以經常跟兒子視訊。」Mark笑著說。就像許多菲律賓人一樣,出國工作讓婚姻名存實亡,Mark在去年成為單親爸爸,左右肩膀刺上 Clyner 和 Mavie,他2個兒子的名字,「他們現在是我最大的責任。」

不希望自己是缺席的父親,Mark在休息時間經常透過手機和兒子視訊。
不希望自己是缺席的父親,Mark在休息時間經常透過手機和兒子視訊。

雖然Mark思念孩子,但他盡量避免在電話中談論回家的話題。剛來台灣時,他一直確信,自己完成第一期3年合約後就會回國,因此,當他的男孩們問:「爸爸,你哪時候回家?」他樂於描繪再次團聚時的情景,「當我回家時,我們可以去打籃球、可以去Jollibie(菲律賓的連鎖速食店)吃飯,可以像你小時候那樣,坐在我的大腿上握著方向盤開車。」

如今,他可能想要斬斷家族裡出國工作的輪迴,「我不知道還會在台灣待幾年,我必須籌足他們將來念大學的花費。」

更新時間|2020.03.16 19: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