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3.09 06:14

【伊朗疫情(上)】明明擁有中東最優公衛體系 伊朗疫情為何嚴重失控?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伊朗德黑蘭一所學校牆上的政治壁畫。(東方IC)
伊朗德黑蘭一所學校牆上的政治壁畫。(東方IC)

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在中國以外地區,伊朗死亡人數全亞洲最高,已達124例。

兩名曾經在伊朗公衛體系任職的醫師投書《紐約時報》,解釋伊朗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失控的原因。當政治凌駕一切,防疫必須為政治效勞。

伊朗號稱擁有中東地區最好的公衛體系,散布在全國的數千個醫療院所共分三級,彼此建立有效的通報系統。

不過,武漢肺炎至今在伊朗已經奪走至少124人的生命,人數在全亞洲僅次於中國。死者當中包括了伊朗最高領袖的資深顧問。目前官方4747個確診病例中,包括了一位副總統、23位國會議員、衛生副部長、前駐敘利亞大使、以及其他多位高層官員。

兩位伊朗公衛專家,卡米爾.阿萊耶(Kamiar Alaei)與阿瑞許.阿萊耶(Arash Alaei)兄弟,在《紐約時報》的投書中認為,疫情傳染規模如此嚴重,原因在於伊朗當局顯然對於防疫缺乏準備,並基於政治考量而選擇了錯誤的政策。

這兩位專家說,他們過去曾經參與伊朗的HIV防治計畫。在2000年代初,伊朗政府對政策採取支持的政策並在防治工作取得重大進展。不過從2005年保守派的艾馬丹加上台,他把愛滋病防治的成功歸因於伊朗「不存在同性戀」,並對與外國機構合作的伊朗人高度疑慮。愛滋防治的工作開始受到諸多限制。

這兩位專家隨後在2008年被伊朗當局逮捕,罪名是「與敵國政府聯繫」。分別被判處3年和6年的徒刑。出獄之後他們移居到了美國。如今在紐約州阿本尼擔任「國際衛生教育研究院」的共同主席。

基於過去的經驗,他們對伊朗目前公衛危機充滿憂心。他們認為伊朗當局一開始對疫情的準備不足,對於病毒傳播的危險性掉以輕心。

自武漢疫情的消息傳出之後,各國開始對進出中國的旅客加強管制,例如伊朗的鄰國土耳其,從一月底就開始取消中國航班。

相對之下,伊朗的防疫則出現嚴重破口。伊朗的聖城庫姆,是全球什葉派最重要的神學研究中心,在這裡吸引大批的朝聖者,還有數百名的中國留學生。而伊朗與中國貿易往來密切,伊朗商人經常往返兩國之間,伊朗境內也有不少中國的工人和工程師。但是伊朗當局顯然不願冒拂逆北京的風險。伊朗往返中國航班持續開放,同時間,伊朗政府捐贈了一百萬個口罩給中國。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更新時間|2020.03.09 18: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