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3.09 06:13

【伊朗疫情(下)】疫情發布先要看選舉 防疫成了意識形態掛帥的政治秀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伊朗德黑蘭市區的古老巴扎(市集)。(東方IC)
伊朗德黑蘭市區的古老巴扎(市集)。(東方IC)

武漢肺炎的疫情,在威權國家更易受政治因素的牽動。

在伊朗,對外因美伊關係緊張升高而飽受禁運封鎖之苦。在國內去年底才經歷過大規模的抗爭行動,並引發官方的血腥鎮壓。這些因素讓防疫成了意識形態掛帥的政治秀。

伊朗官方首次提到疫情,是在2月19日宣布庫姆出現兩起死亡案例。第一名死者是曾經去過武漢的伊朗商人,第二名死者則是一位醫師。在他們過世之前,很可能已經把病毒傳播給他們的親人、朋友和同事。

隨後疫情迅速擴散,遍及伊朗31個省份。到庫姆朝聖的外國遊客也出現感染病例。在2月24日,伊朗衛生部官員宣佈全國出現64例,包括12人死亡。一名來自庫姆的國會議員法拉哈尼駁斥政府的說法,他向媒體透露,庫姆的死亡人數已經達50人。

不過,這位議員的說法卻招來官方憤怒的駁斥。伊朗衛生副部長哈里奇放話說,如果死亡人數有法拉哈尼說的四分之一,他就辭職下台。

一天之後,哈里奇自己也被檢測出冠狀病毒陽性反應,目前正接受隔離。

官員染病毒為何特別多

到了二月最後一個星期,有超乎尋常比例的伊朗國會議員和政府官員感染了武漢肺炎。由於伊朗新國會的議期剛剛開始,許多伊朗的政治人物經常往返於庫姆和德黑蘭,很可能是其中有人在庫姆感染病毒之後,又傳給了其他的同僚。

伊朗人習慣上以吻頰作為打招呼的方式,政治人物更是刻意藉由吻頰禮,來展示他們當權者之間的親密程度。這自然也增加了病毒傳染的機會。

另一方面,政治人物感染病毒的消息往往最早被外界知道,這也因為伊朗對於菁英階級的特殊待遇,也讓他們得以成為第一批優先接受篩檢的對象。

相對之下,在疫情人數快速累積之前,許多地方甚至連醫療人員也未被告知這個傳染病的危險。例如在吉蘭省的一名護士,在死亡一個星期之後,才被通知測出了病毒陽性反應。

疫情發布要看選舉

伊朗官方宣佈庫姆的第一個死亡案例,是國會選舉的前兩天。在經歷去年11月全國大規模抗爭,以及軍方隱匿意外擊落烏克蘭客機的事件後,政府公信力蕩然無存。伊朗當局有意藉選舉的高投票率,來強化執政的正當性。這不免讓人懷疑,當局有意隱匿和淡化疫情的消息,以免選舉的活動受到影響。

不過儘管強硬派一如預期贏得大選,伊朗國會投票率創下了自1979年革命以來的最低紀錄。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指控「國家的敵人」在選舉之前「誇大冠狀病毒的威脅」打消了選民投票的意願。

庫姆是群聚而高度感染的地區,伊朗政府可以採取封鎖政策把疫情的危害降到最低。但是伊朗當局做法卻是姍姍來遲。如今,德黑蘭的地鐵車廂已經進行消毒,全國各地學校關閉到四月初,大部分地區的星期五清真寺禮拜也已經取消。但是伊朗的疫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武漢肺炎危機給伊朗帶來最重要的教訓或許是:公衛政策不該被政治化,尤其是在需要做緊急醫療回應的時刻。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更新時間|2020.03.08 22: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