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20.03.15 06:58

【專訪全文】剖析全球疫情失控關鍵 陳建仁痛陳WHO漠視台灣通報

文|黃驛淵 劉榮    攝影|周永受 王漢順
副總統陳建仁接受本刊專訪,直指WHO這次全球防疫失控關鍵在於未洞燭機先。
副總統陳建仁接受本刊專訪,直指WHO這次全球防疫失控關鍵在於未洞燭機先。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疫情擴大,至今已超過100個國家/地區、逾11萬人感染。身為公衛專家的副總統陳建仁5日接受本刊專訪,痛陳肩負疫情防治重任的世界衛生組織(WHO)錯失防疫先機,難辭其咎;他表示,台灣早在去年12月31日即超前部署,更同步向WHO下設的國際衛生條例(IHR)窗口通報,指疫情「有可能會人傳人」,WHO卻一直漠視、忽略台灣的專業意見,寧願附和中國的判斷。

對於WHO後續對疫情的判讀,陳建仁更罕見地數度說重話,指WHO祕書長譚德塞對死亡率數據的解讀根本不專業,是「外行人講話」「只看到冰山一角」。他疾呼,WHO應立即讓台灣成為會員,除了不讓台成為防疫唯一的孤兒,也能輸出超前部署的經驗供各國參考,以助全球抗疫。

陳建仁小檔案
  • 年齡:68歲
  • 學歷: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博士
  • 經歷:台大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所長、中央研究院院士、行政院國科會主委、行政院衛生署署長
  • 家庭:妻子羅鳳蘋,育有2女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但國際間最大的公共衛生組織WHO(世界衛生組織),自1月底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至今仍拒絕宣布疫情已進入「大流行」;相較之下,包括日、韓、法等多個國家的媒體與官員分析疫情時,紛紛稱讚台灣的抗疫經驗可供借鏡。

公衛背景出身、扮演此次台灣抗疫重要角色的副總統陳建仁,5日接受本刊專訪,直指全球疫情失控的關鍵,在於WHO錯估形勢。

陳建仁點名WHO祕書長譚德塞(左)對武漢肺炎全球死亡率的解讀是「外行人講話」。圖為譚1月底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達志影像)
陳建仁點名WHO祕書長譚德塞(左)對武漢肺炎全球死亡率的解讀是「外行人講話」。圖為譚1月底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達志影像)

跨部會合作 提早因應

陳建仁表示,台灣至今能將疫情控制在有限度傳染內,是因去年底就已跨部會合作超前部署,但我方多次向WHO下設的國際衛生條例(IHR)窗口通報疫情,甚至主動示警有「人傳人可能」,卻一路遭WHO漠視,台灣前階段明快採取的防疫措施,WHO也未在第一時間對各國公開,導致其他疫區無法參考台灣經驗、提早因應。

台灣早在去年12月31日就宣布登機檢疫,當時即已認定可能人傳人。(疾管署提供)
台灣早在去年12月31日就宣布登機檢疫,當時即已認定可能人傳人。(疾管署提供)

時間回到去年12月31日跨年當天,中國正式通報武漢出現27起原因不明的肺炎病例,我國行政院當天即首度召開院級第一次專案小組會議,在判斷病毒可能會有人傳人風險後,旋即宣布中國武漢直航入境的班機都須登機檢疫。接著,疾管署今年1月2日召開衛生福利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議,建議醫療院所注意並通報從武漢來台的嚴重肺炎病人,並提醒做好防護措施,等於預先替作為防疫最後一道防線的醫院把關。

 

示警遭漠視 延誤先機

「WHO這次很難迴避(責任),一開始不能洞燭機先、也沒能超前部署!」陳建仁解釋,與SARS相比,這次最大的挑戰是,當忽略人對人傳染的可能性時,病例就會一夕大量爆發;早在去年12月31日,我方即已向IHR窗口了解疫情狀況,同時主動示警恐有「人傳人的可能」,並即刻宣布對武漢直航班機登機檢疫,但WHO卻漠視台灣通報,錯失全球防疫先機。「WHO的IHR窗口收到中國疫情報告的第一時間就應派人協助、遏止,可是沒有啊!(WHO)到1月底、2月初才緊張起來!」陳建仁說。

陳建仁透露,我方多次向WHO的IHR窗口主動示警疫情有人傳人可能,卻一路遭WHO漠視。
陳建仁透露,我方多次向WHO的IHR窗口主動示警疫情有人傳人可能,卻一路遭WHO漠視。

IHR是WHO成員國共同簽署的協議,並由各國指定國家對口單位(National Focal Point, NFP),作為重大疫情通報窗口。儘管台灣非WHO成員,但2007年起也建置IHR窗口,並在2009年由我國疾管署與WHO總部互設IHR窗口(Point of Contact)通報疫情。

台灣至今不是WHO成員,不但讓台灣成為防疫孤兒,也不利於全球防疫工作。(達志影像)
台灣至今不是WHO成員,不但讓台灣成為防疫孤兒,也不利於全球防疫工作。(達志影像)

本刊調查,因我國非正式會員,我方IHR窗口聯絡資訊也未公布在IHR官網,導致歷年疫情通報延誤事件頻傳。2017年10月,有國家只將「我國籍旅客為結核病患同班機接觸者」的資訊,通報給中國IHR對口,我國疾管署事隔5個月後才獲通知;這次武漢肺炎,WHO不但錯將台灣確診病例列在「Taipei, China」,2月初也錯把我國當時僅10件的病例數統計成13件,經我方抗議才更正。

疫情推估關鍵時間軸
疫情推估關鍵時間軸

 

點名祕書長 判讀失準

陳建仁表示,很多亞洲的嚴重疫區國家都在抱怨,為何拿不到台灣防疫的第一手資料?但從跨年夜到後續出現首例確診案例,台灣不但都有向IHR平台通報,同時還報告了我方的防疫工作,「IHR卻只宣布經過中國認定的病例數,台灣的努力統統都沒顯示出來,怎麼跟別人分享?」若台灣是WHO成員,就可大大方方協助他國抗疫。

韓國確診案例暴增,9日起也推出口罩實名制,街上民眾都戴起口罩防疫。(達志影像)
韓國確診案例暴增,9日起也推出口罩實名制,街上民眾都戴起口罩防疫。(達志影像)

不只漠視我國通報,陳建仁也直指WHO對疫情重要資訊的判讀失準。他罕見地數度點名WHO祕書長譚德塞,嚴詞批評他對死亡率的解讀不專業。譚德塞3日以全球死亡率約3.4%認定武漢肺炎的嚴重性高於流感,對此,陳建仁不客氣地說:「那個叫作外行人講話。」「這叫作見樹不見林!」因所有國家第一時間收到的病例多半是重症,除非把重症者的接觸者抓出來、做社區性的全面篩檢,否則絕對找不到感染者,譚德塞卻只看到冰山上面的一角。

伊朗疫情近日失控,死亡率比日、韓都高,陳建仁判斷可能是因為只追蹤重症者的緣故。(達志影像)
伊朗疫情近日失控,死亡率比日、韓都高,陳建仁判斷可能是因為只追蹤重症者的緣故。(達志影像)

陳建仁說,任何有一點基本傳染病知識的人都知道,各國狀況不同,若只篩檢重症者,死亡率數字自然很高;武漢早期的報告便高達15%,韓國(專訪當天)則約0.6%,因每天採檢量高達1萬人,篩檢了很多無症狀、輕症的患者,所以分母很大,伊朗死亡率較高即因只追蹤重症者;台灣目前死亡僅1例,這一例則是透過「回溯性採檢」,我國從過往重病住院、且符合肺炎非流感者進行回溯性擴大採檢,才抓出來的。

WHO至今拒絕宣布疫情已進入大流行階段,譚德塞(圖)多次發言也被認為過度親中。(達志影像)
WHO至今拒絕宣布疫情已進入大流行階段,譚德塞(圖)多次發言也被認為過度親中。(達志影像)

 

對策慢半拍 疫情蔓延

陳建仁認為,數據解讀分析需要全球學術界一起合作,台灣能提供很好的經驗,原因在於我國對關鍵確診案例如鑽石公主號乘客,都須「三採陰」(採檢三次陰性)才解除隔離,會比「一陰就放人」的國家可信度高。

因應疫情,中國臨時建了14間方艙醫院(圖)收治輕症患者,隨患者陸續痊癒,至今已有11間休艙。(翻攝微博)
因應疫情,中國臨時建了14間方艙醫院(圖)收治輕症患者,隨患者陸續痊癒,至今已有11間休艙。(翻攝微博)

他接著說,中國在疫情爆發前期一直認定是由野生動物傳給人,並一再否認有人對人的傳染,導致未追蹤病例的密切接觸者,疫情才會蔓延得非常快、來不及遏阻,到1月時,整個武漢輕症或無症狀的帶原者估已好幾千人,社區感染應該相當多,直到1月中以後才承認有限度人傳人,「WHO也是跟在後面說。」但那時已來不及了。

野味一直被中國認為是武漢肺炎可能的感染源頭,中國直到1月下旬才承認有人傳人現象。(翻攝網路)
野味一直被中國認為是武漢肺炎可能的感染源頭,中國直到1月下旬才承認有人傳人現象。(翻攝網路)

「它(WHO)一直撐欸!撐到後來才說是有限性的人傳人。」陳建仁說,茲卡病毒在南美洲爆發時,WHO動作很快,馬上派人調查、分離出病毒,伊波拉病毒當年也在1個月內採取很多防疫行動;反觀這次中國早該在12月就向WHO報告,WHO收到通報後,也應立即延攬各國有經驗的人員進駐,若去年12月能做到這件事,才算盡責盡職,「而不是等到現在才在那邊說,喔,來不及了,可能會大流行。」「因為你已經讓它爆了嘛!引信還在傳的時候,就給它踩掉就好了,但你沒有嘛!」

習近平(左)帶頭示範量「手腕溫」而非「額溫」的照片被瘋傳,網友猜測可能是忌諱「槍對腦門」的動作。(翻攝新華網)
習近平(左)帶頭示範量「手腕溫」而非「額溫」的照片被瘋傳,網友猜測可能是忌諱「槍對腦門」的動作。(翻攝新華網)

 

淪防疫孤兒 會議缺席

陳建仁表示,病例的接觸者一定要做好居家檢疫跟隔離,武漢就是沒做好、讓接觸者趴趴走才導致疫情失控。相較於中國及WHO慢半拍,台灣去年12月底就已認定有人傳人可能,這多虧SARS及H1N1的經驗;SARS不發燒就不會傳染,當年除醫護人員,被感染者很少,因此台灣這次對接觸者的追蹤就很嚴格,一旦知道可能人傳人,第一個會問的就是病例家屬有沒有追蹤?一檢查出來確診,就馬上要求隔離。

陳建仁指出,中國疫情爆發前期一再否認有人傳人的可能,是導致疫情蔓延的關鍵。
陳建仁指出,中國疫情爆發前期一再否認有人傳人的可能,是導致疫情蔓延的關鍵。

「若台灣是(世衛)成員,就可能發現(傳染途徑)不只是野生動物!」陳建仁說,防疫無國界,WHO不該讓全球防疫網有任何破洞,這次台灣防疫做得很不錯,但WHO緊急專家會議,有病例的國家都受邀就是沒有台灣,之後視訊會議才勉強邀請我國,「防疫唯一的孤兒就是台灣,而2,300萬人民就是最大受害者!」他建議,IHR不該只報告病例,應包括各國如何採取防疫措施,才能供他國參考;WHO這次缺乏有SARS經驗的國家協助,台灣無法參加WHO是台灣的損失,「但全世界也少了協助全球防疫工作的專家人才。」

台灣疫情仍控制在有限度傳染,但為防堵大規模社區感染,指揮中心呼籲民眾應避免出入大型集會或活動。
台灣疫情仍控制在有限度傳染,但為防堵大規模社區感染,指揮中心呼籲民眾應避免出入大型集會或活動。

對於這次抗疫,陳建仁表示,1月打完總統大選、完成競選總部主委的任務後,原已準備「打包回府」,未料爆發武漢肺炎,出身公衛專業的他,自然責無旁貸協助防疫,從總統蔡英文第一時間召集國安會開始,到行政院長蘇貞昌、副院長陳其邁、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乃至疾管署等都跨部會提早因應,才能守住第一波疫情不致擴大。

 

關鍵二病例 最佳顧問

疫情隨個案增加持續延燒,更出現亟需準確判讀與追蹤的關鍵確診病例,陳建仁對流行病學的經驗豐富,因此成為指揮中心的最佳顧問。他透露,尋找義大利確診第14例一家的感染源時,陳時中與他討論很久,當時他建議,須蒐集14例一家出發前10天有無中國旅遊史,並釐清機上有無陸客。之後在判讀第19例中部白牌車司機一案時,從接觸史鎖定一名浙江台商可能是感染源,但採檢時卻發現該台商喉嚨沒有病毒,陳建仁建議指揮中心抽血檢驗抗體,才讓這名感染源得以確認。

這次抗疫陳建仁扮演幕後重要顧問,陳時中(圖)還曾為了遊義大利確診的一家4口請教他的意見。
這次抗疫陳建仁扮演幕後重要顧問,陳時中(圖)還曾為了遊義大利確診的一家4口請教他的意見。

「現在還不是鬆懈的時候!」陳建仁說,他每天去教堂都祈禱,台灣當前的防疫工作可以備而不用,雖不曉得敵人何時要來,堡壘必須先做好,而不是敵人來了才築牆;一旦武漢肺炎流感化,抗疫的二隻腳就是醫療體系與武器,前者指要先準備醫學中心、應變醫院的能量,若病毒大規模傳播,屆時輕症需要隔離,重症再去醫院治療即可。

陳建仁認為防疫的盾牌與劍是快篩工具及抗病毒藥物,國內已有初步成果,但須加速研發腳步。
陳建仁認為防疫的盾牌與劍是快篩工具及抗病毒藥物,國內已有初步成果,但須加速研發腳步。

 

備妥盾與劍 長期抗戰

此外,「武器也要備妥。」陳建仁說,抗疫必須像羅馬武士一樣,要握有「盾牌跟劍」,盾牌是快篩工具,劍則是抗病毒藥物及疫苗,但現在只有「很重的盾牌」(中研院已開發出15分鐘快篩工具,但尚未量產),至於由美國吉立亞藥廠研發的瑞德西韋,除了在中國展開臨床實驗,台灣也將進行臨床實驗,他建議這些藥不能只給病危的人,也要給輕症的患者,因病人在醫院一待可能就是45天,吃藥後或許能縮短至5天就痊癒,兩者相比,防疫及醫護照顧就差了9倍,「重症用藥是救命,輕症用藥則對防疫有幫助。」

台灣已出現數起院內感染個案,陳建仁表示,政府已提前盤點醫療量能,希望可備而不用。
台灣已出現數起院內感染個案,陳建仁表示,政府已提前盤點醫療量能,希望可備而不用。

他並以2009年4月墨西哥發生H1N1流感為例,指當時台灣即因準備好快篩跟藥物,最後死亡率是全世界倒數第3,成績僅次日本跟比利時。台灣現階段在官民合作下已有藥物、疫苗的初步成果,但必須加快腳步研發這些「武器」,才能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全球疫情有擴大趨勢,陳建仁(右)接受本刊專訪時帶頭示範,以拱手方式向記者打招呼,避免握手接觸。
全球疫情有擴大趨勢,陳建仁(右)接受本刊專訪時帶頭示範,以拱手方式向記者打招呼,避免握手接觸。

 

引聖經談任內表現 陳建仁自謙無用的僕人

「我一直覺得上天造了我,讓我有機會為2,300萬人服務,我就是大家的公僕,有些時候,還真不是做得很好,我有些時候也會說,我是一個無用的僕人。」5月即將卸任的陳建仁,堪稱是史上承擔最多任務的副總統,但他卻引用《聖經》,謙稱自己是無用的僕人。

 

出任副總統 天主召叫

去年3月民進黨總統初選,陳建仁發表公開聲明退讓不再連任,希望促成黨內團結,他接受本刊專訪時指出,當時有人勸阻他,該聲明會讓總統蔡英文覺得他要「跳船」,但他直言:「我自己覺得說我時間到了。」衡量整個局勢,這樣最好,他才主動告訴總統,自己不是要跳船,而是階段性任務已結束,「回到學術研究才是我生命的主軸。」

深受總統蔡英文(左)信任的副總統陳建仁(右)即將卸任,他引《聖經》自謙是無用的僕人,認為自己只是服務大眾的公僕。
深受總統蔡英文(左)信任的副總統陳建仁(右)即將卸任,他引《聖經》自謙是無用的僕人,認為自己只是服務大眾的公僕。

陳建仁是虔誠天主教徒,把出任公職視為「天主召叫」,隨扈還打趣跟他說:「如果做副總統是天主召叫,祂絕對要讓你忙到5月19日。」他很珍惜這4年能為台灣這塊他最愛的土地奉獻,原以為輔選目標達成,沒想到竟然來了武漢肺炎,蔡總統告訴他:「這是你的專長,2003年故事(SARS)重演,你必須扮演一定角色。」他也允諾擔任行政團隊的幕後顧問。

陳建仁表示,沒有一個人是不可取代的,江山代有才人出,民進黨不只年輕人多,也願意讓年輕人出來表現,他以一個非黨員的角度來看,更覺得這個政府團隊很不簡單。

陳建仁上任後,扛下年改會召集人重責,2018年7月1日年改新制正式上路當天,他寫下「從今天開始,讓我們再次並肩攜手向前!」(總統府提供)
陳建仁上任後,扛下年改會召集人重責,2018年7月1日年改新制正式上路當天,他寫下「從今天開始,讓我們再次並肩攜手向前!」(總統府提供)

4年任期將盡,陳建仁也點出對蔡英文的觀察,他指出,總統知道年金改革、婚姻平權這些轉型問題不討好,會面臨社會反彈壓力,但仍勇敢地堅持去做,他私下曾建議,如果為了選舉,為何不到第二任期再做?但蔡總統明確告訴他,沒有把握2020還可以全面執政,「當我們可以往正面的方向前進的時候,就要全力以赴,鍥而不捨。」

他說,結果就是前年底1124沒選好,選後各種批評紛至,政府被說不接地氣、人民不曉得政府做了什麼,更多人批評蔡英文的個人風格,在民進黨經歷最低潮、最陰暗的時候,他坦言當時也看到總統有時情緒不是很好,「但最陰暗的時候,她沒有失去鬥志。」

 

服務全世界 回歸研究

他說,除了自我檢討,蔡英文願意朝正面的方向去改變自己,「做一個總統,她知道,如果要得到全面信賴,必須要給人民福祉。」他說,看到小英2.0版,跟1.0版真的不一樣。「我們應慶幸國家有一個願意改變自己,讓全民支持走向更好改革道路的總統。」

陳建仁曾銜蔡英文之命主持婚姻平權修法的溝通平台,並透露蔡常提醒他,改革要多了解各階層的想法。
陳建仁曾銜蔡英文之命主持婚姻平權修法的溝通平台,並透露蔡常提醒他,改革要多了解各階層的想法。

陳建仁並說,他是學者出身,常被視為不食人間煙火,蔡英文就常提醒他,改革要多了解各階層的想法。「她要我考慮事情要周延,特別要為弱勢著想。」他舉同婚修法為例,「其實同婚的人,他們是彼此相愛、願意始終如一,但卻是無法得到幸福的人。」

訪談過程中他也自嘲自己已進入「數饅頭」(卸任)的階段,但對未來的規劃卻早已成竹在胸,他強調,(研究)工作中斷4年,他要到中研院繼續做研究,包括接續長期對B肝、C肝研究、治療成效評估、女性癌症防治篩檢效果、與美國國衛院合作有關華人鼻咽癌的防治工作,以及中研院的健康雲計畫,透過大數據分析台灣的各種疾病預防跟治療成效,將預防醫學加到健保,避免讓醫療體系做末段疾病重症治療。

陳建仁接受本刊專訪透露,卸任後將回到中研院做研究,繼續當個服務全世界的僕人。
陳建仁接受本刊專訪透露,卸任後將回到中研院做研究,繼續當個服務全世界的僕人。

陳建仁說:「回去做研究,也是僕人的角色,我服務的對象可能就不再是2,300萬人。」而是全世界的B肝、C肝患者,或全球可能罹癌的婦女,他希望回去做個「有用的僕人」。

更新時間|2020.03.10 21: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