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日內瓦印記的攻略!LV的製錶之路是如何養成的?

文|王偲宸 Amanda Wang

三年前訪問LV錶廠La Fabrique du Temps創辦人兼製錶師Michel Navas的時候,他曾帥氣的說過一句:「設廠在日內瓦,我們就是為了日內瓦印記啊!」至今都還能想起被他的直率驚訝到的瞬間。LV的時尚形象太鮮明,提到他們一定會想到行李箱、包包,但很少人會第一時間將LV和手錶做出連結。事實上LV從2002年推出第一個手錶系列Tambour到現在,也已經快20年了,即便LV手錶不算產品主力,不過他們也因此可以有更多彈性,研發的時間可以慢慢來。畢竟擁有La Fabrique du Temps這個製錶夢工廠之後,在手錶這一塊LV就已經沒有能不能做的問題,而只有想不想做的動機了。

時尚本業聯名不斷!品牌聲勢持續看漲

LV在2017年和SUPREME的聯名轟動時尚界和潮流界,還沒正式開賣價錢就已經被炒翻,一件難求的空前盛況讓話題度直接破表。

這幾年LOUIS VUITTON(以下簡稱LV)的時尚聲量居高不下,前任男裝創意總監Kim Jones就曾和潮流聯名天王藤原浩合作,重磅式跨界聯名搶佔當時各大媒體版面。而2017年找來SUPREME更讓討論熱度直接破表,還沒上市排隊人龍就擠爆專賣店門口。後來Virgil Abloh接下LV的男裝設計,身為OFF-WHITE創辦人的他,將街頭潮流元素帶進LV就更理所當然了。

Virgil Abloh去年12月在他個人的Instagram就放了他和Nigo合照的貼文,現在看起來算是宣告2020雙方合作LV²系列的預告。

去年12月Virgil Abloh在他個人的Instagram放了和潮牌HUMAN MADE創辦人Nigo的合照,當時就依稀可以感覺到雙方可能合作的端倪。果然在不久前LV正式宣佈兩個品牌將聯名2020年早秋的LV²系列,還沒正式販售話題度就已經炒翻天。在時尚領域LV的確是做得風生水起,相較之下手錶這一塊在這兩年似乎好像沉寂許多,不張揚到幾乎快讓人忘了他們還有La Fabrique du Temps這個製錶夢工廠。今年LV終於又推出重量級新作,搭載日內瓦印記認證的機芯、加上創新複合材質CarboStratum®,再度以飛行陀飛輪為主軸推出新品Tambour Curve Flying Tourbillon。

La Fabrique du Temps助陣!製錶方向的逐步確立

以立體方塊創意顯時的Spin Time,是LV和La Fabrique du Temps首次合作的結晶,為LV的手錶創造出一個非常具有辨識度的代表作。

Tambour是LV在2002年跨到製錶領域的時候,正式推出的第一個系列,身為時尚龍頭的LV,跨到製錶業的時候,難免會背負一些質疑聲浪,到底只是花拳繡腿單純想拓展產品線的市場策略,還是拳拳到肉來真的?其實過去LV就曾和同集團的DIOR,在瑞士La Chaux-de-Fonds共同擁有一間製錶工坊,地點就在同門的TAG HEUER泰格豪雅隔壁,但那時的LV對於製錶的方向其實還沒有那麼明確,直到2009年和La Fabrique du Temps機芯工坊合作,才成為LV確定製錶方向的關鍵。

Michel Navas曾於FRANCK MULLER負責機芯研發,並在百達翡麗、GÉRALD GENTA負責過高複雜功能的製錶職務,後來創立複雜機芯工坊BNB Concept SA.,2007年才成立了La Fabrique du Temps。

大有來頭的La Fabrique du Temps,由Michel Navas(以下簡稱Navas)和Enrico Barbasini在2007年創立,這兩位志同道合的夥伴,之前曾在GÉRALD GENTA共事過,後來還一起成立了名聞遐邇的複雜機芯工坊BNB Concept。LV和La Fabrique du Temps從機芯研發的委任關係開始,雙方合作的第一個系列就是以方塊呈現特殊顯時的Spin Time。隨著兩方的合作越來越有默契,又都將日內瓦印記(Poinçon de Genève)設為LV日後高階錶款的目標規格,加上Navas不斷強調的,LV非常尊重他們,給了很大的發揮空間,於是促成了La Fabrique du Temps在2012年併入LV旗下的契機,2014年正式在日內瓦成立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錶廠,加上LV在2012年收購的面盤廠Leman Cadrans,垂直整合的模式開始有點樣子了。

不偏離「旅行」概念的製錶哲學

在2012年正式併入LV旗下的La Fabrique du Temps,是個規模不大的小型製錶工坊,大約有十幾位製錶師,組裝一枚陀飛輪或三問機芯就需要兩個月,因此產量也無法大量生產,手錶貴精不貴多。

La Fabrique du Temps的靈魂人物Navas,曾在FRANCK MULLER負責機芯研發,也在百達翡麗、GÉRALD GENTA擔任過高複雜功能製錶師,就算不把BNB Concept和La Fabrique du Temps算進來,Navas的資歷也非常豐富。不過相較於他華麗的資歷,他的觀念卻相當務實,有段時間高級製錶品牌不斷強調的自製化,Navas卻持中庸的態度看待。他在訪問中就曾提到,他的人生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在製錶,什麼樣的零件交給哪些工廠生產最合適他非常清楚,沒有必要因為刻意想強調自製,就硬攬下自己不擅長的部分來做,或是砸大錢買下零件廠,這樣的成本負擔太龐大,就像想喝杯牛奶卻養了一頭牛一樣沒必要。畢竟LV的錶廠規模目前不大,產量也還沒無法大量製造,找到合適的廠商做出符合品牌要求的成品,對他而言也是一種專業。

Escale Worldtime三問錶,是世界時區功能的延伸之作,有別於一般三問錶報的是當地時間,這款是報時家鄉時間,像是為了一解旅人的鄉愁,概念有點浪漫。

仔細觀察LV手錶的脈絡,會發現幾乎都離不開和「旅行」相關的範疇,大家都知道LV就是做行李箱起家的,選擇用旅行當做他們製錶的設計理念,是一種還滿浪漫的呼應。例如Escale Worldtime世界時區,後來還加碼推出世界時區的三問版本,GMT兩地時間功能當然也少不了,中心思想產生之後,再逐步深化細節。

日內瓦印記重要嗎?證明製錶實力的攻略

Gravity Tourbillon飛行陀飛輪是LV第一枚搭載日內瓦印記認證機芯的錶款,一鳴驚人宣告技術力的展現。

至於日內瓦印記則是滿饒富興味的目標設定,身為LV他們有必要靠日內瓦印記來證明自己嗎?在設廠的兩年後,LV就以Gravity Tourbillon飛行陀飛輪,拿下第一枚日內瓦印記,2017年的Tambour Moon陀飛輪是第二枚搭了日內瓦印記認證機芯的錶款。就專業製錶品牌動輒百年的歷史來看,LV的製錶年資確實尚淺,日內瓦印記是最快速讓大家認同他們製錶實力的方法,雖然非必要但其實滿需要,像是一個努力練琴的孩子藉著參加國際競賽得名獲得關注那樣,想得獎的心情並不是急功好利,只是想要自己的實力被更多人看見而已。

Tambour Curve Flying Tourbillon|錶徑46mm、鈦金屬和CarboStratum®錶殼、LV108手上鏈機芯、時分指示、飛行陀飛輪裝置、日內瓦印記、防水30米

數年前決定退出BASELWORLD之後的LV,開始以自家發表的形式,區域性曝光他們的新品,這個決策在不少品牌紛紛決定退出大型錶展、自家舉辦發表會的近年趨勢看來,老早就決定退展的LV,走得真的還滿前面的。而或許像前面提到的一樣,因為時尚那一塊的光芒太耀眼,所以這兩年會覺得LV手錶的聲量好像相對比較低。才在想LV這兩年好像沒丟出什麼大作品的時候,他們今年就一連曝光了三款新錶,其中包括再為LV拿下一枚日內瓦印記的Tambour Curve Flying Tourbillon。錶殼外圈這次用上特殊輕量複合材質CarboStratum®,將百餘層碳纖維疊合壓縮,特色是質輕堅硬,另外除了機芯和錶殼材質之外,特殊的錶殼曲線、還有LV Logo字樣的夾板也是亮點。

(左)Escale Spin Time Meteorite|錶徑41mm、鈦金屬錶殼及18K玫瑰金錶圈錶耳、LV 77自動上鏈機芯、分鐘及旋轉方塊小時指示、防水30米。(右)Tambour World Time Runway|錶徑45mm、不鏽鋼錶殼及18K玫瑰金錶圈錶耳、LV 107自動上鏈機芯、時間指示、世界時區功能、防水50米。

今年的其他新作還包括Escale Spin Time Meteorite,LV的招牌立體方塊顯時結合隕石面盤,LV使用了墜落在納米比亞的Gibeon隕石做為材質,需要大約二天的工時才能完成一個面盤,這同時也是LV第一次將隕石材質用在面盤上。至於世界時區今年LV也有新的呈現,推出搭載新機芯的Tambour World Time Runway,中央指針用來指示當地時間,其他的城市對應錶盤上的數字讀時也很方便。比起LV在時尚這一塊總是一出手就丟出震撼彈那樣驚人,相較之下在手錶的部分發展似乎比較保守穩健,研發的速度不求快,新東西也不疾不徐的加進來,速度是慢板,緩緩建立起LV和其他同屬性品牌在製錶方面的區隔。

更新時間|2020.03.12 17:57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