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3.19 17:00

【鏡大咖】不讓任何一顆心落下 天心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讓人哭或讓人笑都不容易, 但天心更想讓別人笑, 也希望可以多試喜劇的劇本。
讓人哭或讓人笑都不容易, 但天心更想讓別人笑, 也希望可以多試喜劇的劇本。

天心3度演出舞台劇《步步驚笑》,台上,她一次扮3個角色。這麼多的轉換,天心不但不覺得忙亂,反而還放話,該劇的劇中演員都沒有要讓觀眾休息的意思,「希望你逼著那一口氣,度過2個半小時。」

其實這也像她,她不是一個會讓場面冷下來的人。性子是康樂股長的熱性,感覺拍照訪問期間,她明亮的、起伏下沉都很有情緒的嗓音,一直都在空間裡盪著。她說自己不是怕冷場,是喜歡熱場。希望對每個人都周到,天心就是不讓現場的任何一顆心落下。

本應是一個三角動線,訪問時,攝影機自然是對著天心的,通常受訪者的視線是與攝影機旁的訪問者互動。但天心沒被這隱形的框架給限制,她的視線挪移輕巧靈活,彈躍在我及攝影機之間,甚至有時是往更遠處的經紀人發球。我看著天心視線如同乒乓球那般快速掠過的殘影,偶爾會懷疑「欸,她現在是在跟我說話嗎?」我這才發覺,原來天心是處處球局。

天心喜歡觀察身邊的人,這些觀察,都成為她的情資,在相似角色裡,活出不同的味道來。
天心喜歡觀察身邊的人,這些觀察,都成為她的情資,在相似角色裡,活出不同的味道來。

一人飾三角 自己多添這味那味

退役的桌球選手福原愛曾提過,從4歲起每天都要進行1,000次來回的擊球訓練,9年後,桌球就像烙印在她手上。而關於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隱形球局,其實也等同是烙印在天心身上了。談話之際,她不會讓任何一顆球落下。像即使你的鞋子不必繫鞋帶,但無意間聽到有人說「鞋帶掉了」,你還是會不由自主看向腳邊,是那種自然到不行的本能。

都很緊湊。而且天心是一種娛樂受訪人物的良好示範,你可以感覺到,當你做出一個球時,她會回擊出一個更甜的球。

天心(右二)在《步步驚笑》一人分飾3角,從特務演到農婦,角色落差很大。左起屈中恆、竇智孔,右為郭子乾。
天心(右二)在《步步驚笑》一人分飾3角,從特務演到農婦,角色落差很大。左起屈中恆、竇智孔,右為郭子乾。

她說演《步步驚笑》算是體力活,也鼓勵身邊的電視劇或電影演員一定要經過舞台劇的磨練,「我每次都跟他們講,你要這樣想耶,人家是付錢還幫你訓練。」天心形容,演電視劇或電影時,受限於鏡頭,身體是關上的,但演舞台劇,必須靠身體說話。一個放、一個收,身體多了彈性。

亂世之中,更要懂得保持笑容,或許可以是混沌裡的清明。天心笑聲不斷,她在舞台劇分別飾演特務、富家千金、農婦,雖然是第3次演了,但隨著人生歷練,她對角色的理解也剝出不同層次,自己添了這味那味。「比如非常可愛的農婦,跟她先生的互動,我會想加入多一點,『我為什麼會怕先生?』我自己就會想說,(瞇眼)這女生應該有經歷過家暴,這都有幫助我。」

天心承認自己現在更爽朗, 改變來自感情, 「因為碰到一個對的人啦, 會比較知道自己要什麼。」
天心承認自己現在更爽朗, 改變來自感情, 「因為碰到一個對的人啦, 會比較知道自己要什麼。」

她再說,「包括特務,為什麼我們一想到特務就很沉穩、菸嗓⋯一定有受過折磨、嚴刑拷打,特務嘛!可能被虐待過,聲音就變得很低沉,低沉是因為受傷的聲音,我一直想說可以怎麼玩,愈來愈有意思。」像是把自己心緒裡的纖維都調過音色了,在內心才能越貼近人物設定。

而原來天心平常就是一個蒐集情報的人。比如在演《極道千金》經紀人角色時,她放入自己對身邊金牌經紀人的貼身觀察。「我很喜歡看人,尤其去一間餐廳或是咖啡廳,我最喜歡坐在邊邊的位子觀察,其實根本就聽不到聲音,『你看看這一對正在吵架』『你看他在變臉』,我都在幻想,此時此刻他們有什麼樣的故事。」

結婚後變了 廚房不再只擺貓砂

天心說自己愛觀察人,因為每一個她所演出的角色亦是眾生。「不管是演律師,演醫生也好,你就是演個人嘛,每一個人只要吸引到我了,我就會想看他,或猜他其實是做什麼的。同樣都是穿著西裝,他是一個什麼樣的西裝人,我會想,他可能很少穿西裝,因為他穿起來走起路來卡卡的,可能今天有很重要的會議或面試才穿⋯」

那她怎麼看自己的韓國老公金英敏呢?「他就是一個很害羞很內斂,很怕生,大家以為他是個好好先生,但他的行動力是快的,他不是那種慢郎中,他雖然安安靜靜,但執行力又很快。」

韓國人現在來台灣得居家隔離,那老公怎麼來看她的戲呢?天心笑出爽朗的弧線答「我本來就沒有叫他來看我的戲,因為演話劇,他又聽不懂。如果他自己提,我當然歡迎,但我絕對不會給他壓力,因為我覺得,如果要我坐在那邊2個小時,看聽不懂的韓文話劇,我想也是一個折磨。」夫妻是雙打,他們必須要面對的,是生活。不勉強自己,更不勉強對方,天心多年練出的彈性,不是只有展現在舞台上的肢體語言。

她在生活裡見到了更多自己的可能性,對別人來說可能很小,卻是天心的一大步。答案是什麼呢?欸,竟然是進廚房。

以前聽到別人評「怎麼演都還是天心啊」,她會沮喪,但如今理解,不必丟掉「天心」,因為那是自己的基礎。
以前聽到別人評「怎麼演都還是天心啊」,她會沮喪,但如今理解,不必丟掉「天心」,因為那是自己的基礎。

4年多前結婚後,天心台北、首爾兩地住,頭2年,逛街、逛博物館的觀光客行程一踩再踩之後,她想「也可以製造我們2個在做些什麼事情,可以再生活一點,看他煮也沒那麼難。」於是打開網路看詹姆士教做義大利麵,結果第一次就上手,不管紅醬、白醬,老公都認輸,因為他做的成品沒她好吃。「或是自己擀麵條,我喜歡吃粗粗厚厚的手擀麵,買不到就乾脆自己做吧。」

結婚真能改變一個人?「是,不可思議,朋友都說我變了。以前我台北的家,最乾淨的地方就是廚房,曾國城問我『那妳家廚房到底在幹嘛啊?』我回他,廚房是擺貓砂的地方⋯」

若無法聚在一起時,夫妻倆就用Facetime視訊,但天心強調,若沒有現在這些科技,絕對不要談遠距離戀愛!

承認曾犯錯 別幻想對方該知道

以前她與李銘順曾演過缺乏溝通、愈走愈遠的夫妻,回想那虐心的戲,天心說「我演完後最大的學習是,要多溝通。千萬不要幻想『你應該知道啊!』他不知道的!就告訴他吧!」她承認曾有這樣的故事,「以前女生會犯一個錯嘛,想說都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還要我講,一講就不美了,但最後就搞成自己的小劇場在難過。」

「所以,」她拍子放慢了一下,因為這真的是很重要的事:「要多溝通。」如比丘傳道,最樸直的話語裡總有最深的意。

天心不為難自己,也不勉強另一半,情商要用在每一刻,千萬別因親近而覺得對方什麼都該知道。
天心不為難自己,也不勉強另一半,情商要用在每一刻,千萬別因親近而覺得對方什麼都該知道。

當你以為天心是一個往外看的人,但她是一直往內看並調整自己的。十來歲就發唱片、演電影,以前她演戲設定得很緊,劇本上甚至會註記「講到這句話時我眼神要看哪裡,咖啡要攪幾圈⋯」結果導演一更動,她僵掉。現在她知道,演員把台詞記熟是基本的,其他的,就交給導演。「我之前演律師要快狠準很犀利,但你知道有多少快狠準的人物特質,都不一樣,也都成立,有一種是都點頭,『聽起來不錯好好好』,其實他都不好;有一種是我現在就給你答案的⋯我都演,都丟給導演,讓他決定。」

根本就是充滿鬥志!只有讓自己腳步更靈更活,再銳利的殺球,她才都能接得到。「所以我在演戲的頭3天,很痛苦,因為導演都說再來一個,想看你還有什麼可能。如果他說『給我一個水晶燈』,我們心裡想的一定不一樣,但它們都是水晶燈,我希望我自己可以演出3款不同的水晶燈,讓導演選他到底要哪一種。」

「戲好不好?我跟你說,戲永遠演不好的啦,因為有太多無限可能了,你只能說盡力了。」原來,她也很懂接住自己落下的心。

天心與韓國老公相戀未久就結婚,一個熱一個靜,她透露老公會偷偷找她的戲來看。(翻攝自天心IG)
天心與韓國老公相戀未久就結婚,一個熱一個靜,她透露老公會偷偷找她的戲來看。(翻攝自天心IG)

場邊側記:

天心與老公是以英文溝通,不過她自己承認,「我老公是一個極度安靜的人,我就是一個很熱的人。」所以2個人相處⋯「就看我表演啊!他都在看我表演,有時候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聒噪、安靜一下好了。但我只要安靜超過半個小時,我先生就會說『妳怎麼了?心情不好嗎?』我回答沒有啊!他說『我看妳都沒講話』⋯」天心這才懂了,挑眉道:「原來,你這麼喜歡我講話啊!」(嗯,總覺得接下來的劇情該是限制級的事了⋯)

人生情報員 天心

11月11日生。2011年以《我的完美男人》中的角色沈若薇,奪得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2016年11月宣布與韓國攝影師金英敏結婚。近期作品有Netflix戲劇《極道千金》及果陀劇場舞台劇《步步驚笑》,自3月19日到9月6日,台北、新竹、台中、台南和高雄全台巡迴演出。

造型:李詩文/服裝提供:石英粉絲質短洋裝(Chloé)、V領針織毛衣及金色皮革長裙(Sandro)/配件提供:金色手環(Chloé)、耳環(Swarovski)/髮型:Janice Chen (hc-hip hair culture)/化妝:Claire (Diva Beauty)/場地提供:Switch Space

更新時間|2020.03.18 14: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