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20.03.22 06:58

【全文】疫苗加快研發 專訪詹啟賢:台灣不致於大流行

文|陳仲興    攝影|楊弘熙 林育緯
詹啟賢認為中國疫情3月底有望落底,台灣也會緩和下來,但歐美等國才要開始。
詹啟賢認為中國疫情3月底有望落底,台灣也會緩和下來,但歐美等國才要開始。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前衛生署長、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接受本刊專訪,他樂觀看台灣疫情:「中國新增感染人數有向下的趨勢,3月底疫情有望落底,台灣也會緩和下來,不至於發生大流行,但歐美等國才要開始。」

詹啟賢當初接手瀕臨破產局面的國光生技,就是懷著「台灣要有自己疫苗廠」的使命感,對外界關心的新冠肺炎疫苗進度,他表示:「團隊正在加快研發中,要做到3期(臨床試驗)安全有效,估計要1年到1年半的時間。」

3月4日,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在敦化南路的辦公室受訪,一看到採訪團隊就熱情伸手要握手,我們尷尬地笑說:「防新冠肺炎,拱手不握手。」他哈哈大笑說:「不用過度恐慌,最重要還是洗手,因為很多是接觸傳染,接觸最多的就是手,所以要常洗手。」

台灣流感施打率接近3成,其中6成公費流感疫苗由國光生技供應。
台灣流感施打率接近3成,其中6成公費流感疫苗由國光生技供應。

 

預測台疫情 3月底降溫

今年73歲的詹啟賢,曾在美國擔任心臟外科權威醫生,後來受許文龍的託付,回台整頓虧損連連的逢甲醫院(奇美醫院前身),1997年入閣接掌衛生署長,具備醫學、管理和公衛的經驗,現為疫苗大廠國光生技的董事長,對疫情有精闢的見解。

詹啟賢語重心長地說:「新冠肺炎目前沒有特效藥,唯一能做的就是隔離。」他提出對全球疫情發展趨勢的看法,「中國封城強制隔離見效,確診人數下降,3月底疫情有望落底,台灣的疫情和中國連動,也會跟著降溫,不至於發生大流行。但歐美國家疫情才要開始,尤其歐洲十幾個國家在一塊大陸上,疫情會很嚴重,因為他們車開了就過邊境到另個國家,歐盟很難統一立法強制。」

在他受訪當天,歐洲疫情最嚴重的義大利有2502人確診,79人死亡,截至3月16日,不到2週時間,義大利確診逾2.4萬人、死亡人數超過1800人,歐洲其他國家也相繼淪陷,除了義大利,西班牙也宣布封城管制,逾十個歐洲國家關閉邊境。

義大利是中國以外,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地方,確診與死亡人數爆增。(東方IC)
義大利是中國以外,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地方,確診與死亡人數爆增。(東方IC)

3月15日,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全球超過15萬人確診患有新冠肺炎,死亡總人數逾5千人,世衛祕書長譚德塞稱這一數字是「悲劇性的里程碑」,他說:「歐洲現在已經成為病毒大流行的中心,報告的病例和死亡人數,超過了除中國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

記者提出義大利等國近期感染率明顯增加,死亡率也有比較高的現象,詹啟賢解釋:「分母如果太小,死亡率就只能做參考,不同的國家,醫療水準不同,死亡率也會不一樣,若要看死亡率,應該用全球的數字來看,目前看起來,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不像SARS那麼高,但會比流感嚴重一些。」

2週前,詹啟賢受訪就提出警告,「台灣對入境人員檢疫不能再只針對中港澳,其他各國來的也要用同樣的標準比照辦理,才會讓人比較安心一點。」詹啟賢說:「全世界都有(病毒)已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將來會從哪裡來根本不知道,會不會成為一個常態性的傳染病,這是我們需要去注意的。」

面對全球疫情惡化,詹啟賢警告台灣不能再只針對中港澳入境檢疫,而是各國來台者都要同標準比照。
面對全球疫情惡化,詹啟賢警告台灣不能再只針對中港澳入境檢疫,而是各國來台者都要同標準比照。

 

防疫有法源 歸功腸病毒

對歐美疫情憂心,詹啟賢倒是對台灣防疫伸出大拇指比讚,高度肯定政府和防疫官員的警覺性高、反應快;國人有衛生觀念和配合政策,「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台灣有防疫的體制,早在1999年,台灣就成立疾病管制局,並且修訂了嚴謹的《傳染病防治法》,當時台灣是亞洲第一個立法的國家,而且到今天為止,日本還沒有。」

詹啟賢肯定政府和防疫官員的表現,圖右2為中央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詹啟賢肯定政府和防疫官員的表現,圖右2為中央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1998年,詹啟賢在衛生署長任內規劃通過該架構,《傳染病防治法》可以要求強制隔離,民眾若不從,可以罰款、拘提,而且警察機關也會配合;此外,《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必要時可徵調民間的醫療資源,包括醫院的病床、醫護人員等,所以口罩不是業者想賣誰就賣給誰,價格政府可以掌控,不會飛漲;如果媒體發布不實消息,也要裁罰。

「其他國家做不好,是因為他們沒有這個法。」詹啟賢語重心長地說,他講這段過去,主要用意在提醒現在及未來的領導人,都應該重視並尊重這套專業的防疫體制。記者好奇問當初為什麼台灣有這個先進的做法,詹啟賢露出神祕的微笑解答:「和腸病毒有關。」

原來1997到1998年間,台灣爆發了新興傳染病—腸病毒,詹啟賢回憶:「當時的困難就是沒辦法動員,中央和地方的權力分散,防疫體系非常脆弱,所以我們就把原有的單位撤銷成立新單位,賦予法律執行,做起來就有效率,後來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H5N1(禽流感病毒)、H7N9(禽流感病毒)和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台灣就在這個基礎下防疫,現在新冠肺炎做起來也見效,所以日本也說要學,廣東人大也要立法徵調口罩。」

政府依《傳染病防治法》管制口罩,還動員工具機業者組國家隊,避免了一場口罩之亂。(圖片來源:總統府 Flickr)
政府依《傳染病防治法》管制口罩,還動員工具機業者組國家隊,避免了一場口罩之亂。(圖片來源:總統府 Flickr)

 

研新冠疫苗 至少需一年

面對全球的疫情惡化失控,外界關注疫苗的開發進度,執國內產業牛耳的國光生技責無旁貸,不僅去年底就成立專案小組研發,還與國衛院簽約合作,詹啟賢說:「疫苗首先要安全,接著還要確認有效,做完3期(臨床試驗)最快也要1年到1年半。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召開防疫小組會議時,詢問負責藥物的主管Fauci博士需要多長的時間,對方的回答也是最快1年到1年半,因為安全和有效一定要做到。」

美國近期感染率明顯增加,美國總統川普上週五(13日)也宣布全美進入緊急狀態。(圖片來源:White House Flickr)
美國近期感染率明顯增加,美國總統川普上週五(13日)也宣布全美進入緊急狀態。(圖片來源:White House Flickr)

國光生技取得蛋白基因序列,透過重組蛋白的DNA排列與病毒進行合成,至於很多人擔心的病毒變異問題,詹啟賢表示:「病毒經常會有變異,流感也是一樣,所以每年都要施打流感疫苗,因為病毒株不一樣,假如只是某種程度的改變,應該不用太擔心。」怕專業的說明太艱澀,他簡單地舉例說明:「就像同父母生的小孩,老大、老二和老三,差不了太多。」

國光生技成立於1965年,是台灣第一家人用疫苗公司,也是亞洲唯一獲得歐洲GMP認證的流感疫苗製造商,曾經生產破傷風、日本腦炎以及新型流感(H1N1)等疫苗,其中,H1N1在2009年大流行時,國光生技在半年內開發出疫苗並供應,目前該公司的主要產品為流感疫苗,今年腸病毒疫苗可拿到藥證。

 

嘆接國光後 傻人有傻福

2008年,詹啟賢到國光生技擔任董事長,當時公司已經瀕臨倒閉邊緣,他說自己接手國光生技「完全是因為使命」,因為詹啟賢認為台灣一定要有自己的疫苗廠,「這是有意義的事。」隨後H1N1新型流感疫情爆發,他要求國光生技快馬加鞭把疫苗做出來,讓國光生技翻身。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傻人有傻福。」詹啟賢笑著說:「當時是因為李明亮(前國光生技董事長)請我幫忙接這個職務,所以我出面增資,把負債還掉、工廠蓋好開始生產,那一年H1N1爆發,誰知道會這樣?」

詹啟賢打開平板秀出一個圖表,是「2009H1N1大流行停課情形」曲線圖,可以看出當年學童施打疫苗後,有效地控制住疫情。
詹啟賢打開平板秀出一個圖表,是「2009H1N1大流行停課情形」曲線圖,可以看出當年學童施打疫苗後,有效地控制住疫情。

講到這段過往,詹啟賢打開平板秀出一個圖表,是「2009H1N1大流行停課情形」曲線圖,從2009年11月27日最高峰的1925個班級停課,2週內下降到397個,「當年學童施打疫苗後,有效地控制住疫情。」詹啟賢說。

2009年台灣爆發H1N1新型流感,詹啟賢帶領國光生技打了一場勝仗,目前台灣公費流感疫苗逾半數出自國光生技,「台灣過去4個多月,流感死亡人數超過110個人,這些人都沒有打疫苗;美國流感死亡人數高達1萬6千多人,關鍵也是因為很多人沒有施打流感疫苗。」

詹啟賢苦口婆心地勸導施打流感疫苗的重要,他說台灣的施打率已經接近3成,但中國流感疫苗的施打率低於5%。

詹啟賢去年為國光生技增資又遇上疫情,笑說自己傻人有傻福。
詹啟賢去年為國光生技增資又遇上疫情,笑說自己傻人有傻福。

但即使有流感疫苗支撐,國光生技依然虧損,因為有的疫情往往在疫苗上市前就結束,「我們的H5N1第一期臨床試驗都做完了,H7N9的疫苗也做到第二期,但之後未再出現疫情,砸很多錢就這樣沒有(業績),我們也不能因為這樣就不做,所以這個行業風險很大。」

 

募資遭質疑 盼今年賺錢

詹啟賢說,做這一行要有決心,國光長期處於虧損窘境,對外募資時,詹啟賢更面臨外界的質疑、嘲諷和嘲笑,「十年寒窗無人知,我常常後悔人生何必這麼辛苦,後來想想自己是做有意義的事,做我們自己該做的事,想到這裡也就釋懷了。」詹啟賢說。

國光生技的疫苗來自雞蛋,因為受精雞蛋是疫苗最好的天然宿主。(中央社)
國光生技的疫苗來自雞蛋,因為受精雞蛋是疫苗最好的天然宿主。(中央社)

國光生技肩負台灣自產疫苗的使命,但國內市場規模太小,因此詹啟賢設定「立足台灣、放眼國際」目標,布局海外市場。2012年,詹啟賢看到美國重組蛋白的技術,主動赴美洽談合作,國光生技以此技術生產流感疫苗,經過多年努力,國光生技成為亞洲唯一獲得歐盟GMP和美國FDA認證的流感疫苗製造商。

國光生技的四價流感疫苗,在歐洲市場,臨床三期已結案,目前奧地利、芬蘭、瑞典、丹麥申請藥證;大陸市場已進入三期臨床試驗;泰國三價流感則在去年9月獲證,未來國光生技的通路觸角,將拓展至東南亞地區。同時,國光生技也切入歐美高端市場,獲得賽諾菲(Sanofi)訂單,在產能已經滿載的情形下,去年辦理現金增資擴增產能,增資完成後,賽諾菲與國光生技簽訂7年的合約,讓接下來的訂單無虞。

國光生技的四價流感疫苗除了供給台灣市場,也在奧地利、 芬蘭、瑞典與丹麥申請藥證。
國光生技的四價流感疫苗除了供給台灣市場,也在奧地利、 芬蘭、瑞典與丹麥申請藥證。

國光生技新廠明年底將會落成,眼看營運漸入佳境,12年前跳上火線的詹啟賢這才如釋重負,「國光生技今年有機會賺錢,經過這幾年的努力,我們該有的基礎都已經打下來了,而且方向也清楚,所以我們現在可以按部就班往前走,穩定成長。」

2009年,國光生技辦增資恰好遇上H1N1疫情,才有錢投入研發,而去年再增資,又碰到新冠肺炎疫情,「剛好啦!老實說,新冠肺炎疫苗不知道要花多少研發費用,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二次的傻人有傻福。」詹啟賢說。

國光生技也切入歐美高端市場,獲得賽諾菲(Sanofi)訂單,詹啟賢(右)並與對方簽下7年長約。(國光生技提供)
國光生技也切入歐美高端市場,獲得賽諾菲(Sanofi)訂單,詹啟賢(右)並與對方簽下7年長約。(國光生技提供)

 

杏林世家子 橫跨醫政商

詹啟賢出身彰化員林的醫生世家,家族有近20名醫生,外祖父是第一任台中醫院院長,詹父則是台大醫學院(當時為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詹母年少時也曾被送往日本學醫,並在杜聰明博士引薦下與詹父相親,近而成就了一段姻緣。

詹父從台大畢業後,因家產全部由長兄繼承,只能自行創業,因此,詹啟賢小的時候,家裡前半部就是診間,有時詹啟賢也會跟著父親一起坐三輪車到大戶人家看診,他總覺得跟父親出診是一件很有趣的差事。

詹啟賢曾任院長的奇美醫院,目前是雲嘉南地區規模最大的醫學中心。(翻攝自維基百科)
詹啟賢曾任院長的奇美醫院,目前是雲嘉南地區規模最大的醫學中心。(翻攝自維基百科)

就讀醫學院雖是父親幫詹啟賢選填的志願,但是後來到美國學醫則是他自己的選擇。在美國待了16年當上外科主任後,詹啟賢見識到西方的醫學制度、運作方式和中心思想,回到台灣接任瀕臨倒閉的逢甲醫院(奇美醫院前身)院長,不到2年就轉虧為盈。

1997年,時任行政院長蕭萬長邀請詹啟賢擔任衛生署長;2000年,詹啟賢更獲陳水扁邀請,出任總統府國策顧問,後來也擔任總統府資政;2008年,詹啟賢在李明亮請託下,擔任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也因此成為少數橫跨醫界、政界和商界的人士。

1997年,時任行政院長蕭萬長邀請詹啟賢(右)擔任衛生署長。(中央社)
1997年,時任行政院長蕭萬長邀請詹啟賢(右)擔任衛生署長。(中央社)

詹啟賢的女兒詹慧文也獻身醫界,她在波士頓大學拿到醫學博士,目前服務於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醫學院醫學中心,擔任副教授。詹啟賢本不願談她,因為「怕被女兒罵」,但在本刊追問下,他終於透露一段祕辛,原來舊金山第一例社區感染新冠肺炎,是她女兒診斷出來的。

 

父以女為榮 前線齊抗疫

詹啟賢說,女兒教學時,巡視病房,發現一個病人症狀不尋常,雖然別人告訴她是普通肺炎,她卻堅持再診斷,而且自己來,穿防護衣就進去檢查,幾乎認定後,她打電話通報美國聯邦疾病管制局確診,避免可能的院內感染。

詹啟賢的女兒詹慧文(圖)也獻身醫界,舊金山第一例社區感染新冠肺炎,是她女兒診斷出來的。
詹啟賢的女兒詹慧文(圖)也獻身醫界,舊金山第一例社區感染新冠肺炎,是她女兒診斷出來的。

詹啟賢說女兒已是2個孩子的媽,之後也接受檢測,沒問題後才打電話給他報平安,詹啟賢欣慰地說:「其實我覺得她很勇敢。」父女同在抗疫最前線,也是一段佳話。

談到女兒在美國獨當一面,詹啟賢無意間流露出父女情深,因為國光生技營運也漸入佳境,詹啟賢接掌國光生技12年如人飲水,訪談最後,他才鬆口說:「終於可以喘一口氣了。」

更新時間|2020.03.18 07:3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