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多次撫摸女高職生大腿 狼師陪面試車上伸魔爪

文|孫曜樟    攝影|陳毅偉    繪圖|楊博全、林媛婷
某高職建教組長利用陪同學生面試的機會,在車上撫摸女學生大腿。(示意圖)

新北市一所高職,驚爆建教組長性騷擾餐飲科女學生的醜聞。去年底,這名組長帶女學生到建教合作的飯店面試,卻在車上伸出狼爪,多次撫摸女學生腹部及大腿內側,隔天還傳訊約女學生出遊。女學生向導師反映,導師竟勸她不要揭發,因組長持續騷擾,在女學生及家長堅持下,導師才通報校方,卻遲遲沒有下文。今年1月,女學生在社工陪同下報案,校方才在2月將該名組長記2大過解雇。

目前就讀新北市某高職餐飲科二年級的心慈(化名),母親曾是家暴受害人,離婚後獨力撫養心慈及另1名女兒,心慈為了分擔母親的經濟壓力,決定就讀建教合作班,希望半工半讀並習得一技之長,不料,卻遭狼師連續性騷。

 

組長相陪 開車同行

心慈的母親哽咽地告訴本刊,去年10月,乖巧的女兒被狼師性騷擾,至今回想此事,女兒還會暗自流淚,但因怕媽媽擔心,心慈很「ㄍㄧㄥ」,讓她十分心疼。

雖然有母親的陪伴,但提到這段揮之不去的陰影,心慈仍不自覺地摳著自己的手指,稚嫩的臉龐透露出不安和害怕,經母親不斷安撫,她才向本刊說出自己遭建教組長性騷擾的經過。

受害女學生(左)在母親(右)陪伴下,控訴建教組長的性騷惡行。(當事人已變裝處理)

心慈表示,學校建教班有A、B二班,每學期有3個月在校上課,另外3個月則是到飯店實習,實習期間可領到基本工資,但要獲得實習機會,必須通過飯店人事部門主管的面試,每次出去面試的人數並不固定,有時是幾個同學,有時是單獨一人,但多半會由學校的建教組長帶領前往。

去年10月某天,心慈接獲通知,要去台北市某家知名飯店面試,因為那次只有她一個人,組長說要開車前往,為了避免跟建教組長獨處會尷尬,加上之前組長帶其他同學面試都搭捷運,因此她便向組長要求:「我們可不可以坐捷運去?」不料,組長卻不高興地回答說:「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堅持要開車過去。

 

捏臉摸腿 無視抵抗

組長都這麼說了,心慈自然無法拒絕,於是乖乖跟著組長上車,沒想到車子開出學校後,心慈卻經歷了此生難以抹滅的遭遇。

她告訴本刊,組長要她坐在副駕駛座,車子駛離學校一段路程後,組長就開始伸手捏她的臉頰,當時她心裡很不舒服,但只能笑笑應付,不料,組長竟得寸進尺,接著摸她的腹部,讓她感到十分厭惡,要求組長停手,但組長卻完全不理會她的制止,甚至越來越過分,伸手摸她的大腿內側。

傳出建教組長性騷醜聞的高職,位於新北市。(圖非事發學校及當事人)

更誇張的是,每停一次紅燈,組長就會伸手摸她的腹部及大腿一次,她因害怕不斷將身體往車門縮,組長竟伸手把她拉回座位,還不斷重覆說:「妳好像變胖了喔!」整個車程超過30分鐘,可憐的心慈就在抵抗和恐懼中度過。

好不容易到了面試的飯店,心慈急急忙忙衝下車,當時她不知道該向誰反映這件事,只好放在心裡。

 

告知導師 遭勸隱忍

面試結束後,她用通訊軟體向媽媽報備,告訴媽媽等一下就會回家,不料,建教組長卻用邪惡的語氣說:「妳是在和男朋友連絡齁!」心慈告訴組長:「我是在和媽媽講電話、傳訊息。」組長卻說不相信,還伸手要搶她的手機查看,但遭心慈斷然拒絕,並且將手機關機,組長才悻悻然作罷。

隨後,組長又說要送她回家。心慈告訴本刊:「我當時心裡就在想,他不是說沒有時間嗎?怎麼現在又堅持要送我回家!」不過,因為不知道如何拒絕,心慈只好謊稱與朋友有約,請組長送她到捷運站就好,回程途中,組長又對她做出同樣的騷擾行為。

心慈透露,性騷擾隔天,組長還私下傳訊約她到竹圍漁港玩,且要求她不能告訴媽媽。她則回說:「請組長不要再做這種會讓人誤會的事。」由於心裡很害怕,所以她後來就將訊息刪除,並且將組長封鎖。

建教組長若在校內遇到心慈,也會對她捏臉騷擾。(示意圖)

為了避免其他同學受害,也為了自己的安全,心慈把建教組長性騷擾的經過告訴導師,不料,導師第一時間只問她要不要告訴實習主任?並且提醒她少跟組長來往就好。另外,導師也在不經意間透露,這名組長之前就有過類似的行為。

接下來1個月,導師卻是一再拖延,還多次希望心慈不要揭發此事。不過,這名組長在學校仍持續騷擾心慈,只要遇到她,就會伸手捏她的臉頰,為了避免尷尬,心慈若在學校遇到他,便把眼神移開,並與對方保持距離。

被害女學生前往台北市某飯店面試的途中,遭建教組長性騷。

最後,心慈在極度恐懼下,向導師堅持要揭發此事,導師才帶她向實習主任回報,主任則依規定通報學校性平會。

心慈的母親回憶,事發當天,女兒回家先告訴她:「妳不要生氣喔!」之後心慈才紅著眼眶,把遭到組長性騷擾的經過講給她聽。心慈的母親氣憤地告訴本刊,聽完女兒的訴說,當下就想衝到學校找那名惡劣的組長,並且質問他:「如果是你的女兒被性騷擾,你作何感想?」

 

校方消極 母親提告

心慈的母親表示,後來因為女兒說有向導師報告此事,她才打消到學校質問的念頭,想說先交由學校處理。不料,事情發生了1個月,卻遲遲不見校方有後續的處置動作,之後學校雖有召開性平會,也只找她談過一次,就再也沒有下文。

心慈(圖)遭建教組長性騷擾後,心中陰影始終揮之不去。

心慈的母親說,因為校方的處理態度讓她無法接受,今年1月她決定向社工求助,並由社工陪同她及女兒一起向警方報案。目前為止,檢察官已經開過一次偵查庭,案件持續偵辦中。

學校得知心慈母女提告,這才積極起來,性平會調查認定建教組長確有性騷擾行為,依性平會結論,在2月初召開「職員成績考核委員會」,將組長記2大過,並將其解雇。

家長及受害女學生不滿學校拖延,今年1月轉向警局報案。

心慈的母親難過地表示,女兒因為實習的關係,經常深夜才回家,加上被性騷擾之後,心裡有陰影,擔心遭人跟蹤,為了平復女兒的心情,她們決定先搬家,也特別在女兒的手機裡做了設定,以便遇到狀況,能第一時間傳訊給母親,母女倆也在考慮,是否讓女兒休學或轉學,好讓她盡快走出陰霾。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新時間|2020.03.23 06:1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