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真獨留單人舞】曾跳入辛龍懷裡的國標女王 鬆手了徒留單人舞

文|娛樂組
劉真在懷女兒時曾與辛龍拍下美美的孕肚照,幸福洋溢在他們臉上。(雙向提供)

與死神拔河多日,劉真最後還是走了。但劉真希望被記住的,應該會是她美麗而完美的模樣。回到大學時期,劉真在讀政治大學俄文系時,就是政大校花,她常以長髮披肩,蕾絲上衣、千層篷篷裙、配上馬靴的全身白色特異裝扮,出現在校園裡,她承認自己就是要走瓊瑤女主角風,強調連傘都要配蕾絲的。

這樣的劉真追求者眾,有台大農經系的追求者在她生日時,甚至大手筆租了熱氣球,從3樓垂掛下來的布條,正面寫「劉真HAPPY BIRTHDAY」,另一面是「Let's fall in love」,這成了政大的校園傳奇之一,而這位追求者也成了劉真的男友。

從在師大附中起,清麗又嗲聲嗲氣的劉真從來都不缺男生追,但她卻覺得帥哥大多很花又言語無味,只顧著自己帥不帥,她曾說過,帥哥跟她講話,手就過來,原來只是想要幫她撥頭髮。但這種覺得自己很帥的淺薄言行都被劉真給看穿。

不只對挑伴條件緊,她對自己也逼得很緊。劉真小時候學過很久的芭蕾,大學接觸國標舞後鍾情於此。當時她求師台灣頂尖舞蹈教師周志坤,周志坤回憶,他刻意磨她,常讓她等很久才上到課,可是劉真沒放棄,還常常練舞練到半夜,讓老師都印象深刻。

接觸國標舞之後,讓劉真覺得自己變強悍了。她跳舞時,看她盯著鏡子裡的自己,就算聲音還是輕聲輕氣,但那眼神那姿態,頓時就像正待攫獵獵物的肉食動物。與死神奮鬥多時的劉真,她還是拿出這樣的強度。

劉真跳舞時的眼神,有打定主意要攻城略地的堅定。(翻攝自劉真臉書)

政大畢業後,劉真到美國銀行當業務員2年,想辭掉專心投入教舞,家中一開始反對,有次她生病堅持去練舞,媽媽哭著求她別去,劉真也哭,但最後還是出門。當然她也真的辭掉了銀行工作,開始教舞。

她與辛龍交往期間,她曾演出舞台劇《台灣舞孃》,由於很多是鋼管動作,她的臂力弱,必須用盡力氣不讓自己掉下來,當中甚至傷到筋骨,身上出現非常多的傷,當時辛龍鼓勵她也心疼她,跟她說「寶貝你一定要這麼累嗎」,種種陪伴,她才決定巡演完要嫁給辛龍。

劉真跟辛龍結婚時,大概因為辛龍並非富貴多金有幾個億之輩,外界頗意外,還稱是美女與野獸的組合。但劉真是快40歲時才結婚,已非天真少女,從跳國標舞,她早體悟了擇偶之道。她說,感情跟跳舞一樣,你跟這個舞伴跳舞是什麼感覺,他有沒有讓你在他懷裡有安全感,這些,只有跳舞置身其中的人才知道⋯

劉真與辛龍的組合,一開始讓外界嚇到,不過她認為辛龍是她人生路上最合適的舞伴。(本刊攝影組)

而劉真說的,正是伴侶相處最需要的那一塊。這個她擇來的人生舞伴,在這些時日裡,一直焦急而沉重地陪伴在她身邊。然而,最令人遺憾的是,一路努力求生的劉真最後還是鬆手了,徒留下叫愛人心傷的單人舞。

更新時間|2020.03.23 03:1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