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3.30 06:20

【義大利封城效應(上)】不再喧鬧樂觀愛玩 病毒讓樂天民族變得肅穆冷靜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疫情急速擴散下,義大利人性格丕變,「彷彿整個國家突然發現了更深沉的另一面,變成一個更嚴肅的地方。」 (東方IC)
疫情急速擴散下,義大利人性格丕變,「彷彿整個國家突然發現了更深沉的另一面,變成一個更嚴肅的地方。」 (東方IC)

義大利目前是武漢肺炎的重災區,死亡人數已超過中國, 疫情急速擴散下,全國進入封城鎖國狀態,對義大利人的心理造成巨大衝擊。

《衛報》一位義大利寫手以自身經驗,第一手觀察全國氣氛丕變,「你通常想到義大利會用上的形容詞──愛社交、容易激動、混亂、不守規矩、好辯、愛玩樂、樂觀,現在完全不是那回事了,感覺正好相反,如今的義大利封閉、冷靜、有秩序、服從、畏懼、陰沉、悲觀,彷彿整個國家突然發現了或許更深沉的另一面,變成一個更嚴肅的地方。」

不難理解為何義大利人扳起臉孔,變得肅穆沉靜。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已奪走超過28000人的性命(截至28日),每天確診和死亡病例持續以20%或30%的幅度激增。

義大利人褪去喧囂、樂觀的面貌,也因為他們無法理解,為何此地的武漢肺炎死亡率竟達7.17%,遠高於瑞典的0.05%,和德國的0.2%。是因為醫院收治能力有限、超級病菌、還是老齡化的人口,加上抽菸人口比例高?

義大利人也不懂,為何疫情如此迅猛:平均每百萬人就有250人確診,遠比世界其他地方更高,例如中國每百萬人56人染疫,伊朗120人。

為了防堵疫情擴散,義大利全國在3月9日宣布全國封城,定居在義大利北部帕瑪市(Parma)的記者瓊斯(Tobias Jones)說,氣氛詭異無比,走在巷弄間,感覺自己彷彿是末日電影主角,一直忍不住自問:「大家都到哪兒去了?」

如果在路上遇見另一個落單的人,大家的反應都是怯生生,甚至驚慌失措,趕緊調整口罩,迅速走開。

義大利人慣性的熱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冷靜沉著,原本喜歡摟摟抱抱、真情流露的民族,如今最在意的,是與人保持距離。

彷彿天天有地震

曾經追求歐洲一體、消弭邊界、境內自由移動的歐盟成了遙遠的記憶,月初進入奧地利的布倫納隘口(Brenner pass)排隊的人龍長達90公里,斯洛維尼亞甚至乾脆封鎖連往義大利的道路;義大利彷彿被歐盟遺忘了,任它自生自滅,至今,中國給予義大利的援助甚至比歐盟或美國更多。

加護病房早就爆滿,病患多到病房也容納不下,走廊、帳篷、停車場、花園甚至倉庫都成為克難病房。

人們甚至聽到類似戰爭的「檢傷分類」說法,在資源有限下,醫護人員和護士被迫決定哪些病人能優先獲得治療;有醫生已經染病身亡,也有醫生比喻每天入院的病人之多,彷彿「天天有大地震」。

瓊斯寫道,感覺很怪異,也因為哪兒都不能去:博物館、健身房、學校、戲院和圖書館全關了,想從宗教得到慰藉也不可得,因為教堂也關閉了;此時人的本能會想和家族親人共度,但卻不停聽到要你遠離老一輩的勸告,因為他們是最容易受感染的一群,瓊斯說,和他家關係很密切的好友喬凡娜也染疫了,但就連她生病的丈夫也不准靠近她。

現在連坐電梯也不敢和別人一起,排隊時絕對和前後的人隔得老遠;去店裡買一條麵包,老闆放在櫃檯上然後閃開,消費者付錢後,拿起麵包,再往後退,老闆放下零錢,又後退,彼此彷彿是吸鐵相斥的兩極。

種種不便已夠讓人心煩意亂,結果一道緊急命令又升高了限制令,除了藥師、販售食物的商店,其餘店家一律停止營業,如果要離家,還得列印出文件,向警察解釋要去哪裡、動機何在,以及何時返家。

義大利彷彿回復到中古時期,安靜極了,「我沒見過在義大利城市裡騎自行車如此安全,彷彿汽車和人一樣,也力圖保持距離。」瓊斯說。

資料來源:衛報、紐約時報

更新時間|2020.03.30 15: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