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古錐伯結隊 閃「玻」光 台明將董事長林肇睢

文|呂明潔    攝影|楊弘熙    影音|何懿原
林肇睢促進台灣玻璃業團結聯盟,一起接國際大單,是台灣最大的玻璃加工廠。

台灣產業歷經西進、南向,近來吹起鮭魚返鄉潮,而台灣最大玻璃加工廠台明將則一直堅持根留台灣。董事長林肇睢當過廟公、義消,熱血愛台灣的他,結盟玻璃業留在台灣,全盛時接下IKEA高達新台幣16億元的訂單,與協力廠共享利益,也分攤風險。

後來IKEA訂單外移大陸,林肇睢不灰心,不僅積極參展接單,還蓋玻璃館、玻璃廟推廣玻璃文化,連日本小樽市長都特地前來參訪。去年IKEA重新回台下單,不論單量多寡都能彈性調配,這全要歸功於林肇睢打造的團結力量。

電子鞭炮聲響起,台明將董事長林肇睢化身導遊,迎接來參訪彰化玻璃媽祖廟的花蓮瑞穗青蓮寺信徒,「整間都是玻璃,神明也是,鮮花和金紙也是玻璃做的,很環保。」緊鄰的玻璃館2樓,還有700坪的玻璃產品展示空間,林肇睢指著他的Q版公仔分身「古錐伯」開玩笑說:「很多客人來找不到我,我說我在啊,不管天氣好壞『他』都在。」

63歲的林肇睢身型圓滾滾,40歲就滿頭白髮,他自嘲:「年輕時就有人叫我阿伯,加上名字有睢(讀音同錐),從小被叫『古錐』。」在玻璃堆中長大的古錐伯,銀絲鏡框下總彎著瞇瞇笑眼,38年前接手奶奶創立的台明將,如今已是全台最大的玻璃加工廠,主力生產櫥櫃等家具玻璃,也是台灣最大玻璃生產廠商「台玻」最主要的平板玻璃經銷商,販售量占全台1/4,去年營收11.6億元。

 

守寡祖母 撿碎片創業

受疫情影響,台明將旗下的玻璃館與玻璃廟人潮銳減,林肇睢趁機安排同仁接受教育訓練與考試,只賞不罰。對有些企業放無薪假或裁員,林肇睢霸氣說:「生意不好,資遣員工,老闆應該檢討,我從不減薪裁員。沒有不可用的員工,只有不會用人的老闆。」也因此,台明將員工資歷動輒15年以上。

側訪時,大家異口同聲說:「老闆是敦厚無私的好人。」例如遇員工手頭困難,公司會以急難救助金無息借與。用餐時,林肇睢一定先挾菜給同仁,員工飽到大喊:「跟董事長工作沒有壓力,跟他吃飯才有壓力。」語畢碗裡又多了隻雞腿,林肇睢邊挾邊說:「怎麼這樣就飽,養你們很沒成就感。」

台明將以櫥櫃為主力產品,因櫥櫃的玻璃用料最多,對於經銷原料的台明將而言,具生產優勢。

「自己吃飽前,先餵飽員工。」是第一代頭家嬤林施(馬妥)治的叮嚀。資深員工透露,早期規模不大時,常見頭家嬤在廚房煮員工餐。31歲就守寡的她,為養活4個孩子,跟著親戚學習製鏡技術,1943年在鹿港成立「信利行」(台明將前身),「當時玻璃片要從日本進口,她買不起,就去撿戰亂被炸壞的建築玻璃碎片,加工製成皮包用鏡。」

創辦人林施(馬妥)治為養活4個孩子,製鏡起家,晚年還親自煮員工餐。(林肇睢提供)

 

先斬後奏 促父機械化

林肇睢父親林將泉接手後,已能從省營企業「新竹玻璃」取得原料,產品延伸到桌面玻璃、門窗玻璃、化妝鏡與穿衣鏡等,1968年起經銷台玻玻璃原片原料。林肇睢兒時,一個月見到父親的時間不超過6天,「他常坐火車轉公車,到客人那再借摩托車跑業務,接單回來,家人送貨。」林肇睢年少放假時,總跟著開貨車的姊夫幫忙送貨。

1982年林肇睢退伍後擔任經理,當時員工僅6人,製作為半人工、半機械,如磨玻璃須加水,須有人穿雨衣抱著玻璃在鐵盤上磨,冬季尤其冰冷刺骨,「父親認為人力可以做的,不須要買設備,我想提升產能、穩定品質,打算購買日本二手的磨邊機、強化爐,他不同意,但我都先斬後奏,等設備到貨,他不能不付錢。」

機械化加速生產,玻璃加工再銷售,利潤也更高,兒子的倔強終於軟化了父親。1984年公司更名為台明將,成為繼台玻後,台灣第二個機械化的玻璃加工廠,奠定日後接下全球最大家具零售業IKEA大單的基礎。

產品出貨前,品檢人員會抽檢組裝產品,確認品質。

 

推聯盟制 分單求共好

因老家旁是鹿港最早的媽祖廟興安宮,林肇睢自小與神明結緣,熱心公益,大學參加義工社團,又先後擔任鹿港天后宮等5大廟主委20多年,還兼義消,員工郭建松說:「早期消防車經過,董事長有空都會跳上車跟去救火。」熱血服務的經歷造就他重義氣、求共好的個性,也萌生與同行結盟的念頭。

林肇睢看不慣父親單打獨鬥的經營方式,「父親什麼都要自己人,公司能做的,不用發包給別人,但這樣能服務的客人和產量都有限,我想聯合作戰,把餅做大,利益共享。」因此訂單增加時,林肇睢不急著增加產線,而是發包給其他小型玻璃加工廠,家人卻不認同,「每次家族會議,所有箭都射向我。」但林肇睢鐵了心要證明自己是對的。

父親林將泉(右1)在世時常出言訓斥,父逝後,林肇睢(左1)才從旁人口中得知,父親是希望他進步。(林肇睢提供)

1994年開始,他親自拜訪玻璃協力廠,解釋聯盟模式,身為母雞的台明將會調控訂單,依照產量、專業能力分配給適合的協力廠,例如研磨、鑽孔交給金潔明、亞進玻璃等,強化交由長隆玻璃等。

林肇睢說:「我們會先把小雞餵飽,餘量才放到母雞這邊,小雞也可以自己接單。」母雞的戰力則放在接單與調兵遣將,不額外抽成,「因為他們原料都跟我買,不須再抽成。如果協力廠缺設備,而我們公司有,可依折舊率讓他們分期付款買去用,或由我們買給協力廠,他們再分期付款。」協力廠產品擺放空間不夠時,台明將還無償提供倉儲。

而為避免協力廠延誤交期,林肇睢也想好備案,「我們會調度給另家協力廠,再不行,我們公司平常的排單量是8成,保留2成彈性空間就是為了因應意外。這樣合作的好處是大單不怕趕、小單不怕煩,利潤共享,風險也分攤。」各廠也無須因訂單量暴增而添購機械與人力。而台明將為了確保追蹤進度,光是調控聯繫協力廠的員工就達70多位,占員工半數,全盛時期協力廠有40多家,成了接單最大優勢,利己也利他。

IKEA轉單 跨足文創業

透過金屬加工客戶,台明將原本間接幫IKEA代工玻璃櫥櫃、茶几與鏡子等家具,一年訂單最多約640萬元,1997年IKEA訂單爆量10倍達6,400萬元,金屬加工客戶無法消化,將擁有強大後盾的台明將介紹給IKEA。林肇睢說:「客戶變成小雞,我們還是一起合作IKEA的單。」2007年全盛時期,台明將接下IKEA 16億元訂單,年收達23.7億元,他感動地回憶:「有年訂單滿檔,我們和所有協力廠只休了除夕晚餐,隔天初一全面上工。」

台明將的產品也接受客製化,可應客戶要求印製圖案在紀念盤上。

為何能創造如此團結的合作模式?與台明將合作近30年的玻璃加工廠金潔明業務經理柯旭涓分析,「林董很有肚量,其實他們很多單都能自己做,但他會跟大家共享,培養很多協力廠,也會派人指導提升技術,我們透過他接IKEA訂單,營收成長3成。」

2004年,金潔明有意西進設廠,林肇睢分析利弊,力勸留在台灣,柯旭涓記得,「他說留台灣的好處是技術、訂單會互相支援,到大陸只能單打獨鬥,還要削價競爭。聊不到一小時,我們就決定和他一起在彰濱工業區設廠,因為距離近,他們天天派人來,沒來也會電話聯絡。」而為加速運輸與材料支援速度,在林肇睢建議下,當年共有28家協力廠進駐彰濱工業區。

2008年後,隨著台玻將生產重心放到中國,主攻中國內需市場,IKEA為追求更低成本,訂單也跟著西進,台明將逐年流失IKEA訂單,年營收腰斬。不過,林肇睢不沮喪,也不裁員,調度員工到旗下的玻璃館與玻璃廟支援行銷與販售,「幸好我們將經營面擴散到文創產業。」

所謂文創產業是林肇睢2006年耗資4,000萬元建置的玻璃館,與2012年開幕的玻璃廟,別人蓋觀光工廠是為了賣自家產品,林肇睢的玻璃館卻集結70多家台灣玻璃廠商產品,以及本土玻璃藝術家作品,聯合展覽並販售,還吸引日本玻璃重鎮小樽的市長來訪。其中最熱門的打卡點莫過於以600片玻璃打造、全長96公尺的鏡面「黃金隧道」,古錐伯帶我們參觀時童心大發,踏起正步,「你看,我抬腳就是閱兵典禮,有千千萬萬個我在踢正步。」

玻璃館請來玻璃藝術家進駐,販售作品。

見用餐遊客,他忍不住介紹:「歡迎,羊肉爐吃完,餐具都能帶走;買儲物罐,裡面6顆鹹鴨蛋送你。」用餐送玻璃餐具、喝咖啡送玻璃杯、逛黃金隧道送拖鞋,玻璃館不僅不收門票,贈品還給好給滿,曾與故宮博物院一起被新聞局選為台灣最具商機的博物館。

在玻璃館用餐後,玻璃餐具可免費帶走。(去骨雞腿飯,199元)

此外,台明將也積極參展接觸其他國家客戶,外銷大客戶包括新加坡家具貿易商SOURCEBYNET,透過客戶也賣給美國前十大家具品牌Coaster(客思達)。

採訪休息時,林肇睢喝了口番茄汁,我們才知6年前他曾因攝護腺癌開刀,須補充營養。但古錐伯一如既往的正向,得知罹癌時,他慶幸玻璃廟已蓋好,也處理完父親的後事,「時間環節應該是冥冥中的安排。我從來不絕望,那年開完刀產生很多副作用,醫生叫我再化療,我說不用,我自己療,就住在山上,已經3年多沒回診。」專心養病那5年,公司交由弟弟與兒子暫管。

媽祖神尊以玻璃打造,玻璃廟內盡量不燒香,環保為主。

 

團結守台 盼到訂單歸

去年林肇睢重掌兵符,IKEA訂單也回來了,金額正好和23年前第一筆訂單一樣,他忍不住笑意,「又是6,400萬元。一來是台玻調整策略,因中國內需量減少,為搶外銷市場,台玻將生產重心放回台灣;二來中美貿易戰,影響關稅,最後畢竟一分錢一分貨,IKEA也重新評估採購策略。」

台灣產業歷經西進、南向等潮流,最近則被鼓勵鮭魚返鄉,林肇睢驕傲自己一直都在台灣,且打造的團結力量,溫暖堅定。

林肇睢耗時6年打造全世界第一間玻璃媽祖廟,夜晚燈光照耀下,炫目迷人。

更新時間|2020.04.10 11:5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