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4.01 05:58

【N號房未曝光內幕4】「色情影片誰都在看」 韓法院輕判養出惡魔

攝影|楊虔豪    特約撰稿人|楊虔豪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協助受害人打官司的朴藝安律師(左)及曹寅浩律師(右)。她們手持標語,訴求「好好處罰26萬名性剝削共犯」與「Telegram性剝削從根本解決」。
協助受害人打官司的朴藝安律師(左)及曹寅浩律師(右)。她們手持標語,訴求「好好處罰26萬名性剝削共犯」與「Telegram性剝削從根本解決」。

為杜絕N號房事件重演,檢警的搜查、法規上的定義及給予相應處罰,就顯得重要。但過往類似事件,大多輕輕放過,導致性騷擾、性侵事件無法抑止,如今更助長為集體性剝削之現象。

法院輕判養出惡魔

面對《鏡傳媒》詢問,採訪N號房事件過程中,感受到是警方辦案不力,還是因搜查不易而窒礙難行,金浣回應:「警方太消極了。最初他們說因為伺服器在國外,業者不予協助,要緝拿犯人很困難。但現在已有超過100人落網,(可見得)只要搜查機關有意志,這些都能辦,只是過往沒高強度對這種案子展開搜查。」

另外,若搜索南韓去年整年,與兒童及青少年淫亂內容相關的判例,102件公開判決中,共有106人遭起訴宣判,但最終入獄服刑者,只有35人,僅占整體比例3成,絕大多數都因「初犯」而被判緩刑或罰金。

協助N號房事件受害者訴訟的律師們評價,加入性剝削群組的觀客,都在知情下,以錢財支援趙周彬等經營者,已可認定為消費者,他們對欲觀看之內容提出要求,讓經營者對被害女性施以威脅強迫拍片,經營者與觀客雙方,都涉及共同犯罪、教唆、從犯等罪嫌。

「儘管有法令規定,但現有的數位性犯罪處罰並沒有落實,因為搜查機關、法院及辯護等人對性犯罪的認知敏感度太過低落。」Telegram性剝削被害者辯護人團律師曹寅浩評價道。

她接著表示:「面對社會蔓延著『色情影片,誰都在看』的認知,搜查機關也以無法與犯罪嚴重性相符的法律來套用量刑,法院則宣判不符數位犯罪嚴重性比例原則的刑期,被告辯護人反向攻擊被害人,並以『量刑不當』持續上訴。」

同樣加入辯護人團行業的美國執業律師朴藝安則舉例,在美國,製作兒童與青少年相關的性剝削內容,就算初犯,刑量也在15至30年,累犯刑期則介於25至50年;傳送與散佈相關內容者,也會被判處5到20年不等的刑期,就連單純持有或觀賞,最多都可能面臨10年的牢獄,韓國處罰則過輕。

「美國有26州和華盛頓特區的法律,都將網路性剝削列為重罪嚴懲…加州更成立專門應對網路性剝削的技術產業示範準則,執法機關並成立提供應對訓練及防治教育的工作小組,並對推進與獎勵網路性剝削、並將要求刪除相關影像內容得付費之網站(經營者)以脅迫與勒索罪論處。」朴藝安說道。

「為民主社會之律師聯會」女性人權委員長元玫京律師挺身向政府抗議。
「為民主社會之律師聯會」女性人權委員長元玫京律師挺身向政府抗議。

南韓多個公民團體與律師已共組對策委員會與律師團,協助N號房的受害女性,他們要求國會盡速為此制訂特別條例,強化對群組經營者與觀客的處罰力道,但因距離國會選舉只剩不到兩週,各黨忙於決定區域與不分區候選人名單,「舊國會」能否緊急開議,迅速回應民意要求,目前看來,難度仍高。

金浣認為,南韓從#MeToo開始的潮流,除媒體報導發揮功效外,女性自身的角色,也更為積極。他評價道:「從#MeToo運動開始的潮流,在目前面對包括新冠病毒與國會選舉等多種議題的當下,南韓許多年輕女性認為,要親自出面,把社會與文化上重視性平等議題的氣氛,給牽引出來。」

而面對民意聲浪,文在寅總統也向公開指出,有必要將26萬性剝削群組觀覽者,予以全數調查。但實際上,現行法規制度與體系能否配合,包括搜查人力是否真能負荷如此巨大規模,仍有疑問。

「我認為如何調查、公開與處罰這些人,會是往後頗具爭議的問題,說要公開這26萬人,雖只是目標,其實已包含『這件事要以不同規範應對』的意味,而不是只抓到經營人就結束…我認為,就算不是所有人都受罰,也該接受調查,讓他們有這樣的感知經驗,才能防止同樣問題重演。」金浣說道。

更新時間|2020.03.31 15: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