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3.31 18:58

【時代人物】強人謝幕 郝柏村

文|陳虹瑾    攝影|攝影組
2015年,郝柏村在台北誠品信義店出席《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新書發表會。(中央社)
2015年,郝柏村在台北誠品信義店出席《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新書發表會。(中央社)

3月30日,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因中風引發器官衰竭逝世,享嵩壽102歲。

他和中國國民黨同年出生,都是1919年;一生打過抗日、打過823,堅守中華民國,相信大陸若能終結槍桿子政權,兩岸和平統一就會水到渠成。和亡國感搏鬥一生的軍事強人,臨了了,效忠的黨卻快被滅了,其子郝龍斌競選黨主席失利,未能中興國民黨;退將們紛紛赴陸,他所念茲在茲的「中華民國」不再是人人謹守的底線;平輩、晚輩們和中共眉來眼去,再也不是新聞了。

2018年,郝柏村出席「抗戰歷史真相-民族正氣永垂丹青 盧溝橋抗戰油畫展」剪綵,仔細欣賞展出畫作。(中央社)
2018年,郝柏村出席「抗戰歷史真相-民族正氣永垂丹青 盧溝橋抗戰油畫展」剪綵,仔細欣賞展出畫作。(中央社)

2014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後77年,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在77事變紀念日重回盧溝橋。他接受央視專訪,提到抗戰時的流行歌〈義勇軍進行曲〉,央視記者追問:「您還會唱嗎?」他中氣十足地唱了起來:「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這一唱,成了中共現成的宣傳材料: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長登陸,還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中華民族大團結,兩岸果然一家親。

 

軍歌迴盪 人生主題曲

消息傳回台灣,黨內外聞言譁然,他則再度解釋這不過是抗戰名曲;事實上,〈義勇軍進行曲〉原是抗日名曲,曾被抗日名將、國民革命軍第5軍第200師師長戴安瀾訂為該師軍歌。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該曲才逐漸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1959年7月14日,時任參謀總長彭孟緝代表總統以陸軍第一號榮譽旗頒發給戍守金門的4172部隊,圖為當時的4172部隊長郝柏村少將。(中央社)
1959年7月14日,時任參謀總長彭孟緝代表總統以陸軍第一號榮譽旗頒發給戍守金門的4172部隊,圖為當時的4172部隊長郝柏村少將。(中央社)

其實不唱也罷,一首名曲各自表述,兩岸分裂分治以來,各種一廂情願和文字遊戲,早成了雙邊互動的默契,且數十年不變。

軍歌是他生命的主旋律。如果知道國民黨有今天,郝柏村應會在數十年前特別預告,「為中華民國不惜粉身碎骨」絕對不是掛在嘴上的廉價口號。他年少從軍,參與抗日、經歷國共內戰、隨國民黨政府戰敗後節節撤退至台灣,駐守過金門烈嶼、打過823,腦部還卡著砲彈碎片。

1991年9月24日,立法院開議期間,時任行政院長郝柏村(箭頭處)不畏民進黨立院黨團立委的激烈抗爭,在警衛保護下,完成施政報告。(中央社)
1991年9月24日,立法院開議期間,時任行政院長郝柏村(箭頭處)不畏民進黨立院黨團立委的激烈抗爭,在警衛保護下,完成施政報告。(中央社)

1988年蔣經國過世,郝柏村自參謀總長升任國防部長,李登輝繼位後,郝柏村、李煥等人為要角的「非主流派」在2月政爭敗下陣來。李登輝主政時期,邀他擔任行政院長,彼時台灣正由威權走向民主,軍人出任閣揆,引發在野強烈不滿,《首都早報》在頭版以「幹!反對軍人組閣」大肆抨擊,《自立晚報》在社論中貼出斗大的「無言」二字,民進黨也發起反對軍人干政大遊行。1990年6月,他仍在國民黨立法院多數同意下就任閣揆。

 

二老相爭 李郝殊死鬥

從李登輝史觀觀之,郝柏村等人當時屢屢僭越;「李郝體制」鬥而不破的同時,台灣民主化正如嬰兒學爬,顫顫巍巍卻勢不可擋。這些都被近日上映的政治劇《國際橋牌社》重新演繹,劇中「楚長青」即以郝柏村為原型,隔了30年,李郝殊死鬥還是被搬上螢幕。2020年3月30日,郝柏村死訊傳來,哀悼與批判在網路各執一詞,像二個同時存在的平行世界。截稿前夕,李登輝數度傳來病危;二老也許沒想過,爭了半輩子,就連最後一口氣也要被輿論拿來一較長短,頗有當年老蔣與老毛先後離世前,雙雙垂暮之感。

1993年2月26日,時任總統李登輝(左)頒勳章給當時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郝柏村(中)。
1993年2月26日,時任總統李登輝(左)頒勳章給當時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郝柏村(中)。

2013年,他曾受邀到台灣大學,以「民主的守護者」為題發表演講,台下十名大學生嗆聲,舉著海報罵他「郝不羞恥、威權作風、鎮壓有餘、民主無功」,演講中斷,他卻說:「說別人鎮壓,他們(學生)也不該鎮壓別人發表意見的自由。」他還稱,台灣原是中華民國發展民主的基地,卻因國家認同造成民主倒退,認為大陸若能終結槍桿子政權,兩岸和平統一就會水到渠成。

 

堅守統一 終生反台獨

他從不掩飾對台獨的憎惡。侯孝賢取材自228事件的電影《悲情城市》1989年上映,郝柏村曾在《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寫道:「顯然,《悲情城市》意圖醜化黨和當局,煽動本省人和大陸人之間的憤怒。即使有些人聲稱它的意思是隱晦的,但是它的目的最清楚不過。士兵逮捕共產黨的場景,一味展現令士兵蒙羞的暴力,而沒有解釋他們不得不做這些事的原因。儘管這部電影在威尼斯獲獎,它卻是沉悶和乏味的,很可能票房失利。我唯一能夠真正斷言的是,反對派顯然早有計畫,這就是為什麼在年底選舉前上映這樣一部電影的原因,因為有助於台獨。」其子郝龍斌亦曾提及,郝柏村大病一場醒來後,眼神炯炯對兒子說:「這輩子有三件事我要一直做下去,就是守護中華民國,發揚黃埔精神,反對台獨!」

國民黨主席補選投票前,候選人、前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右)曾在臉書發文,強打父親、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左)牌,大力催票。圖為郝柏村與郝龍斌。
國民黨主席補選投票前,候選人、前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右)曾在臉書發文,強打父親、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左)牌,大力催票。圖為郝柏村與郝龍斌。

李郝出身不同,前者逐漸發展成台獨教父,後者一生堅守「中華民國統一路線」。李登輝對中華民國的認同感不若郝柏村強烈;郝柏村退而不休,對日本、對中共、對台獨,皆深深厭惡,在三民主義課程已經被廢十多年後,直至九旬高齡還倡議看來不合時宜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陰陽兩隔的二個老人,加起來一共活了200年,當今執政者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未來究竟會走上哪一條路,仍未有定論。

1982年3月29日,聯勤總司令蔣緯國(右)向參謀總長郝柏村(中)說明國軍公墓規劃情形。(中央社)
1982年3月29日,聯勤總司令蔣緯國(右)向參謀總長郝柏村(中)說明國軍公墓規劃情形。(中央社)

台大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回憶,聽過幾場郝柏村擔任講者的研討會,「中共要篡改歷史,他總是大義凜然地反駁,數度提及『抗戰是中華民國國軍打的』,他要捍衛中華民國。」「他推動軍中改革方案,跟李總統之間有摩擦,但至少認真做事情。退下來之後,一直堅守中華民國,其實,很多退將在(大陸)現場,都有說『中華民國』、據理力爭…」

 

夙願未了 黨已非舊昔

2013年,高齡95歲的郝柏村出席他所撰寫的《郝柏村解讀蔣公八年抗戰日記》新書發表會,提及書中60萬字是他歷時2年,每日千字才完成。他並提及,自己曾受邀參觀上海「松滬戰役紀念館」,表示該紀念館對抗戰的紀錄「99%都是假的」。郝柏村公然駁斥陸方宣傳戰裡常見的「抗戰是由毛澤東領導」的官方說法,多次強調「8年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的,沒有第2個人。」

2018年2月27日,反軍人年改團體衝撞立法院,郝柏村到場向民眾喊話,表示八百壯士不是為了個人退休金抗爭,而是為了捍衛中華民國。(中央社)
2018年2月27日,反軍人年改團體衝撞立法院,郝柏村到場向民眾喊話,表示八百壯士不是為了個人退休金抗爭,而是為了捍衛中華民國。(中央社)

2015年,郝柏村接受BBC訪問時說:「無論是國民黨還是中華民國憲法,我們還是堅持要統一的。統一也不是大陸吃掉台灣,我們要強調的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很難得的…」彼時郝柏村大概沒有想到,僅僅五年後,與他同年誕生的中國國民黨正在討論九二共識是否淡化或修正。

一輩子和亡國感奮鬥的軍事強人,臨了了,國民黨卻快被滅了,其子郝龍斌競選黨主席失利,未能中興國民黨;退將們紛紛赴陸,他所念茲在茲的「中華民國」不再是人人謹守的底線;平輩、晚輩們和中共眉來眼去,也不是新聞了。

郝柏村(左3)邀當年的行政院記者出席100歲生日宴。
郝柏村(左3)邀當年的行政院記者出席100歲生日宴。

大限將至之際,若他也回顧了自己的人生跑馬燈,會出現哪幾場戰役?投胎若能選,下一次,他寧願生在哪一個中國?他也許會答,戰士無法選擇戰場;但願,天堂裡不必打仗。

郝柏村小檔案
  • 出生:1919年8月8日,江蘇省鹽城縣人。 
  • 學歷:陸軍官校12期炮兵科畢業、陸軍大學結業、美國陸軍指參學院進修。
  • 經歷:參加過對日八年抗戰、823炮戰,曾獲頒卿雲勳章、青天白日勳章、雲麾勳章與虎字旗等榮譽,歷任參謀總長、國防部長與行政院長等重要公職。

更新時間|2020.04.01 10: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