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20.04.25 05:58

【全文】胃藥當陰道塞劑催產 全台年逾300新生兒恐畸形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婦產科醫師把胃潰瘍藥物當成陰道塞劑,替孕婦催生、引產,隱藏高風險。(Pexels圖庫,攝影師:freestocks.org/翻攝輝瑞大藥廠官網)
婦產科醫師把胃潰瘍藥物當成陰道塞劑,替孕婦催生、引產,隱藏高風險。(Pexels圖庫,攝影師:freestocks.org/翻攝輝瑞大藥廠官網)

治療胃病及十二指腸潰瘍的口服藥「喜克潰錠」(Cytotec),因為有子宮收縮的副作用,廣泛被台灣婦產科醫師當成陰道塞劑、替孕婦催生,但卻也引發多起孕婦子宮破裂、胎兒死亡的案例。

本刊調查,衛福部曾委託學者針對孕婦用藥進行研究,結果發現1,500多名孕婦中,有3人因喜克潰錠的相關成分,產下畸形兒,換算每年有超過300名新生兒有畸形風險。立委質疑,衛福部醫事司未主動公布研究報告,嚴重失職,呼籲盡快訂定規範,保障孕婦及胎兒的安全。

去年9月底,新北市蘆洲某婦產科診所,發生孕婦在分娩過程中子宮破裂、大量出血,嬰兒宣告不治的悲劇。當時黃姓主治醫師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們在孕婦陰道內放入「Cytotec前列腺素陰道塞劑」,讓其子宮頸軟化,沒想到進了產房後,孕的子宮變硬、胎兒狀況不好,最後決定剖腹,但為時已晚。

新北市蘆洲一名醫師,去年使用喜克潰錠替產婦催生,導致嬰兒死亡。(翻攝畫面)
新北市蘆洲一名醫師,去年使用喜克潰錠替產婦催生,導致嬰兒死亡。(翻攝畫面)

 

立委批衛福部 未訂規範

消息曝光後,引起醫界討論,因為黃姓醫師說的Cytotec,其實是用來治療胃病及十二指腸潰瘍的口服藥,中文藥名為「喜克潰錠」,由於該藥的主成分「米索前列醇」(misoprostol)也有造成子宮劇烈收縮的副作用,因此,普遍被台灣婦產科醫師當成陰道塞劑、幫孕婦催生。

令人擔憂的是,喜克潰錠若劑量拿捏不當,可能導致子宮過度收縮、破裂,甚至造成胎兒窘迫、氧氣不足或胎死腹中。法國「國家藥品安全管理局」考量此藥危及產婦和胎兒安全,已於前年3月宣布下架停售。

衛福部委託學者研究發現,1,586名台灣孕婦中,有3人因喜克潰錠的主成分misoprostol產下畸形兒。(翻攝畫面)
衛福部委託學者研究發現,1,586名台灣孕婦中,有3人因喜克潰錠的主成分misoprostol產下畸形兒。(翻攝畫面)
衛福部委託學者研究發現,1,586名台灣孕婦中,有3人因喜克潰錠的主成分misoprostol產下畸形兒。(翻攝畫面)
衛福部委託學者研究發現,1,586名台灣孕婦中,有3人因喜克潰錠的主成分misoprostol產下畸形兒。(翻攝畫面)

不只如此,濫用喜克潰錠還可能造成胎兒畸形。本刊取得衛福部委託多位學者所做的研究報告「台灣懷孕婦女處方用藥分析—全民健保資料庫研究」,從健保資料庫篩選出1,586名孕婦,分析她們的用藥資料,結果發現,孕婦使用的藥物中,有2.3%可能導致胎兒畸形,其中以米索前列醇最多,占了3例。

以台灣目前每年約16萬名新生兒的數字推算,超過300名新生兒因醫師使用含米索前列醇成分的藥物催生,暴露於畸形風險中。不過,衛福部一直沒主動公布相關報告,也沒採取任何因應措施,為此,立委劉建國曾提案凍結主管單位、衛福部醫事司部分預算,要求改善喜克潰錠不當使用的情形,才予以解凍;立委廖國棟也呼籲醫事司盡快訂定相關規範,保障孕婦及胎兒的安全。

立委劉建國因喜克潰錠遭不當使用,提案凍結醫事司部分預算。
立委劉建國因喜克潰錠遭不當使用,提案凍結醫事司部分預算。

 

藥錠分切使用 劑量失準

資深藥商孫先生(化名)指出,喜克潰錠用於催生不是不行,根據國際婦產科聯盟2017年所公布的使用指南,建議每次用量為25微公克,但國內生產的喜克潰錠,劑量卻高達200微公克,是建議量的8倍。

孫先生指出,喜克潰錠是口服錠,當孕婦難產、情況緊急時,在手術房裡,必須把一顆六角形的藥錠切成8等分才能使用,實務上很難精準切割,國內的婦產科醫師經常塞一到二顆喜克潰錠到孕婦陰道,根本是枉顧人命的冒險作法。

腸胃用藥喜克潰錠有造成子宮收縮的副作用,因此常被拿來當作催生藥。(翻攝輝瑞大藥廠官網)
腸胃用藥喜克潰錠有造成子宮收縮的副作用,因此常被拿來當作催生藥。(翻攝輝瑞大藥廠官網)

孫先生進一步解釋,未懷孕婦女的子宮約一個拳頭大,懷孕足月時會膨脹到籃球般大小,如果生產不順,用喜克潰錠當塞劑,讓子宮劇烈收縮,將造成容許值8到16倍的壓力,就像胎兒在子宮裡被摀住嘴巴、鼻子,不小心就會造成「胎兒窘迫」,如果孕婦的子宮有開刀過的舊傷口,壓力容易從傷口宣洩,很容易造成孕婦大出血,甚至子宮破裂。

至於國際婦產科聯盟為何會允許25微公克的喜克潰錠用於催生?或配合墮胎使用?孫先生解釋,因為有些第三世界國家醫療水準低落,基層醫療院所連冰箱都沒有,但靜脈注射的催生劑需要冰存,因此這些國家才會特別製造25微公克的喜克潰錠,目的當然不是治療胃病或潰瘍,而是用於催生。

藥商孫先生(化名)說,喜克潰錠遭濫用與藥廠搭配墮胎藥贈送有關。
藥商孫先生(化名)說,喜克潰錠遭濫用與藥廠搭配墮胎藥贈送有關。

本刊調查,台灣因使用喜克潰錠催生而造成的醫療糾紛不少,也有醫院遭判賠的案例。1999年台北市某知名私立醫院就以喜克潰錠為產婦催生,但事前未告知風險,也未全程監控,且因使用劑量不當,造成胎兒出生後發生腦水腫、吸入性肺炎及腦性麻痺等重大傷害,不但一直癱臥在床,還必須打洞、裝胃管灌食維生。家屬提告,全案2007年定讞,該醫院及負責醫師判賠500萬元。

 

不宜足月催產 子宮恐爆

事實上,台灣有合法的催生藥「普洛舒定—益二型陰道錠」,一劑也不過346元,但為何全台灣只有三總禁止喜克潰錠用於催生,多數婦產科醫師卻樂於使用?孫先生說,除了喜克潰錠的藥效比較快之外,另一個原因是,國內販售墮胎藥RU486的藥廠會搭配贈送喜克潰錠給各大醫院婦產科及診所,醫師們「呷好道相報」,才會讓喜克潰錠成為催生藥的主流。

根據2011年衛生署(衛福部前身)公告的《適用症外使用藥物之審議原則》,喜克潰錠理論上不能A藥B用,也就是不得用於催生;但事實上,台灣婦產科醫師卻很愛用。

喜克潰錠並不符合「適應症外使用規範」,理論上不能A藥B用。(翻攝輝瑞大藥廠官網)
喜克潰錠並不符合「適應症外使用規範」,理論上不能A藥B用。(翻攝輝瑞大藥廠官網)

接生超過2,000名新生兒的醫師林燕青說:「喜克潰錠在懷孕前9週,用於人工流產絕對安全,發生意外的機率比中大樂透還低,因為那時候孕婦的子宮只有拳頭大,子宮壁很厚,胚胎才指甲大,子宮再怎麼劇烈收縮也不會爆開;可是足月時用於催產,真的很危險!」

行醫超過30年的林燕青說:「我在當住院醫師的時候,師父(主治醫師)覺得好用,所以幾十年來就這樣教徒弟。如果一個醫師開業後沒再進修,很自然就是使用師父教的招式,但這幾年類似的危險案例一直在婦產科學會被討論,現在越來越多醫師不敢在胎兒足月時使用了。」

不當使用喜克潰錠可能造成胎兒窘迫,讓新生兒出生的過程更加危險。(Pexels圖庫,攝影師:Pixabay)
不當使用喜克潰錠可能造成胎兒窘迫,讓新生兒出生的過程更加危險。(Pexels圖庫,攝影師:Pixabay)

林燕青認為,喜克潰錠雖然危險,但真的好用!她說,靜脈注射的催生藥雖然安全,但效果慢,若孕婦力竭虛脫、胎兒情況危急,塞一顆喜克潰錠,會是許多醫師的選擇。不過,林也強調:「儘管100個人、99個沒事,但只要發生一次意外,很可能就會奪走孕婦及胎兒的生命,也會毀了醫師的職業生涯!」 

小辭典 適應症外使用規範

「適應症外使用」就是取藥物的副作用治療另一種疾病,也就是A藥B用,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威而鋼。2011年,衛生署做出規範,可A藥B用僅限於:10大醫療先進國家已核准、我國尚未核准,列為符合醫學原理之參考文獻;所治療疾病已收載於國內外專科醫學會或政府出版的臨床診治指引;屬傳統療法,已廣為臨床醫學教學書籍收載為「治療可選用藥物」,且符合醫療常規。

 

尚無更好選擇 無所適從

接生超過7,000名新生兒的醫師呂秉正說,合法的點滴催產劑可隨時調整劑量,藥效在2、3分鐘就排出體外;但喜克潰錠半衰期長達4小時,醫師很難知道這4小時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有危險。但合法催產劑有時滴了2、3天,效果也不顯著,因此通常催生第2天,如果研判可以自然產,不是非得剖腹,醫師就會考慮切1/4的喜克潰錠塞入產婦的陰道。

醫師呂秉正表示,喜克潰錠危險但好用,衛生單位應該訂定使用規範。
醫師呂秉正表示,喜克潰錠危險但好用,衛生單位應該訂定使用規範。

呂秉正強調,並不是婦產科醫師愛用喜克潰錠,而是沒有更好的選擇,以前有海草根可軟化子宮頸,也有「PGFⅡα」這種有效的點滴型催生劑可以使用,他認為,政府若禁止使用喜克潰錠,就要講清楚,同時引進好用、安全的催生藥,再不然,乾脆生產25微公克的喜克潰錠,才不會讓醫師們無所適從。

婦產科醫學界呼籲衛福部醫事司正視喜克潰錠的濫用問題。
婦產科醫學界呼籲衛福部醫事司正視喜克潰錠的濫用問題。
回應

針對喜克潰錠的使用問題,本刊詢問主管機關衛福部醫事司,該司人員表示,只有司長可以回答,但司長忙於防疫,無法受訪。本刊退而求其次,希望醫事司以書面答覆,醫事司同意,但至截稿前,本刊均未獲答覆。

更新時間|2020.04.21 18: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