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疫情(上)】受害者卻被指為元兇 新加坡移工遭歧視「司空見慣」

文|謝樹寬
新加坡對貨車載運外籍移工未符合社交距離規定祭出罰款。(網路截圖:facebook/Singapore ministry of manpower)

四月中旬起,新加坡的武漢肺炎病毒病例激增,每天增加超過300個案例,累積病例在本週突破一萬人,令人擔憂的疫情高峰期就在眼前。

原本被譽為全球防疫的模範生,如今當局疲於奔命。增加的病例多數集中在外來移工的群聚感染,他們是過去向來被政府和大眾所忽略的族群。

在前一波「抗疫成功」之後,新加坡從4月8日起,又開始被迫實施軟性的「封城」,商店關閉、在家上班、學校改採遠距教學。大部分民眾配合政策,保持社交距離避免出門,但是數十萬移工卻只能繼續在宿舍擁擠的環境裡生活,自然成了病毒防治的死角。

以4月20日為例,確診人數達1426人,創下了自疫情爆發以來單日最高的紀錄,其中,1369人是居住在宿舍的外國移工。

來自印度、緬甸、孟加拉等南亞國家的移工,多數是以短期契約在建築和航運等勞力密集的產業工作。其中許多人住在工人宿舍,甚至有些是二十人合住一間的大通鋪,成了病毒易於傳播的環境。

這群人明明是疫情中最大的受害者。不過,從社會氛圍來看,他們卻彷彿是最大的威脅,是導致疫情擴散的元兇。

例如新加坡當地華文的《聯合早報》就有民眾投書提到:

「客工(外國移工)宿舍病例大增,難道客工本身沒有責任嗎?喜歡聚集和不注重個人衛生不也是原因嗎?」

這篇投書引發新加坡官員的關注。新加坡內政部長尚穆根(K. Shanmugam)就批評這封投書缺乏同理心、仇外,不代表大部分新加坡人的想法。

不過,印度裔的新加坡小說家芭麗.考爾.賈斯瓦(Balli Kaur Jaswal)在《南華早報》的投書則認為,新加坡人對移工的歧視態度,在社群媒體裡早已司空見慣。

她引用某個在WhatsApp上的留言:「2萬外國工人在幾個大型宿舍裡檢疫。就算只有2%的人感染,他們會傳染給他們的女傭女友。那我們就有400個家庭被感染了。」這種推論甚至一直延伸下去,預言接下來新加坡的學校、辦公場所、教堂也全會淪陷,一切的源頭就是外勞。

賈斯瓦說,這類的流言過去幾週一直在她親友的手機上流傳,沒有人關切移工他們的生活條件是導致疫情危機的原因,一味怪罪外國移工的不良生活習慣。

據估計,新加坡的外國移工達130萬人。他們對城市的日常運作不可或缺,但是平常卻生活在社會的邊緣。直到疫情的爆發,才讓他們突然成了矚目的焦點,但也因此平日不易察覺的歧視心態,如今也被大剌剌攤在陽光下。

參考資料:Vox,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Guardian

更新時間|2020.04.30 13:08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