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5.01 05:58

【禁不住的色2】鄉土劇女星也下海 日本AV帝王開啟台日跨國製作

文|鄭進耀    攝影|攝影組
村西透在80年代拍攝的3D A片,在台灣也有盜版,並配有紅藍眼鏡,標籤上還標名女主角為黑木香。
村西透在80年代拍攝的3D A片,在台灣也有盜版,並配有紅藍眼鏡,標籤上還標名女主角為黑木香。

80年代的色情產品除了國語發音的古裝片之外,有更多是說著台語對白的色情片,提供多數本土觀眾的需求。這些影片有些是「R片」(Restricted,限制級),尺度上男女主角以錯位拍攝做愛場面、不露點、沒真實插入;有些則是毫不遮掩的真實做愛的A片。場景多不考究,有些甚至隨便就在一個木板隔間的小房間、廚房破爛的地板上男女主角就做了起來。

崛起於高雄、已於2012年過世的莊添光便是本土色情片產業的代表人物。台灣的電視台在戒嚴時期有嚴格的方言政策,每天台語節目只有30分鐘。原本開設旅行社的莊添光看到了商機,和朋友合開公司,專門拍攝台語節目,賣給錄影帶出租店供人租借。演員出身的周遊,也是循同樣的模式開設製作公司而崛起。

在資訊流通不自由的時代,錄影帶出租店滿足了各種在檯面上得不到回應的地下需求,除了台語節目,也包括色情節目。莊添光的兒子「大莊」見證了那個時代,他不諱言:「拍台語劇之外,我們還會拍一些尺度比較寬的片。」他舉例,周遊的製作公司拍了不少煽情的R片,封面是衣衫半褪的女子,內容則是不露點,以借位拍攝的劇情片。

當年擁有攝影設備的人不多,大莊常四處支援拍攝R片,後來也協助拍攝真槍實的A片:「80年代有一波拍攝潮,有些台語明星也下來拍,有時缺人,幕後工作人員也自己下來當男主角。」他說,當年有名綽號:「烏仔」的葉姓導演,幾乎這些老A片都是出自他。

生涯拍過3千部A片、並影響日本AV近代發展的知名AV導演村西透(Netflix的《全裸監督》便是改編自他的故事)曾在自傳裡透露,早在拍攝露點色情雜誌就曾到台灣取景、雜誌內甚至出現過台灣女子。收藏家周皓攤開幾本80年代日本的露點色情雜誌:「從打扮、化妝和五官長相,這些女模特兒很可能是台灣人。」之後,西村透的團隊拍攝色情片也曾跟台灣劇組合作。大莊證實了這個傳言:「我沒接過日本的案子,但有個趙姓攝影師當年接很多日本來的案子。」

推算時間,台灣拍攝色情片跟日本起步的時間相去不遠,並且早早開啟「國際合作」,而且還外銷,大莊說:「我們還會把一些肉片(指性器官交合的畫面)剪緝成精華,送到電影院插播,然後有的是做成影帶賣去管制比較鬆的香港。」這些老A片就這樣流入語言文化相近的中國福建,成為另一種台灣之光。

有趣的是,當年協助拍攝的大莊,晚上拍色情片,白天則是忙著跟國民黨對抗:「各種黨外政見會,我們都會去錄影,再把這些演講錄影帶拿去黨外場合賣。」他常常拍完政見會,下一場就去拍色情題材。年近50歲的色情文化研究者韓大也見證這樣的時刻:「我以前跟家人去聽黨外演講,旁邊書報攤有賣黨外雜誌錄影帶的,但常常也同時賣色情雜誌。」他進一步舉例:「你在書報攤看李敖的禁書很爽,同時你看露點雜誌一樣也是爽啊!」

情色製作公司挺黨外有部分也是基於衝破體制的理念,大莊說:「莊董(莊添光)很不喜歡國民黨,覺得他們都獨裁、獨佔資源不開放。」莊添光後來還和電台講古名嘴吳樂天合作,用小貨車上裝著電波發射器,沿街發送電波,干擾收視,將吳樂天的講古節目成功蓋台華視達數十分鐘。這件事成為「莊董」津津樂道的光榮往事。

不只拍色情片的製作公司抵抗威權統治,連拍過露點色情片、以裸露聞名的許曉丹也扮演衝破體制的力量。她在1988年演出全裸舞劇「迴旋夢裡的女人」成名:「很多政治人物看到我就躲,不敢跟我握手,像看到鬼一樣,裸體有這麼可怕嗎?我要用我的身體給他們難看。」

當年的藝評形容許曉丹的舞劇幼稚,婦權團體也冷眼旁觀,「我就只有一個人對抗這個社會。」她3度參選都落選,曾經距當選選票數僅107票。她露出奶頭的文宣光明正大在高雄市大街小巷發放,就連過去拍攝的露點色情片也跟著選舉在夜市流傳。色情沒有阻礙她,反而拉升了她的聲勢。色情與政治的糾纏來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

更新時間|2020.05.07 17: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您即將進入之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第六條第三款規定,本網站已於各限制級網頁依照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之規定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請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亦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