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5.23 05:58

【全文】妻買凶自殺夫擁吻訣別 警追基地台定位揭詐保真相

文|傅崇琛    攝影|蘇立坤    繪圖|王聖光 
華女為了詐領保險金還債,透過哥哥找槍手殺死自己。
華女為了詐領保險金還債,透過哥哥找槍手殺死自己。

12年前,一名華姓女子太陽穴中槍死在車內,看來像是一起凶殺案,但警方調查後發現,其實是一起精心計畫的「買凶自殺案」。原來,華女因積欠大筆債務,竟與前夫、哥哥合謀,找槍手殺死自己,企圖詐領近3千萬元保險金。

因華女赴死前曾與前夫深情擁吻,且案發當天還與哥哥、槍手出現在同一地點,加上提供槍枝者及祕密證人的證詞,法院最後依加工自殺及槍砲罪,將華女前夫、華兄、槍手判刑。對於華女為家庭「以命換錢」,承辦檢警及法官都感到無盡心酸與遺憾。

2008年10月13日晚間9點51分,桃園縣警察局勤務指揮中心的電話響起,電話那頭除了些許廣播聲響外,無人回應,值班員警再次說了聲「110你好」後,電話就斷訊。

 

被殺未抵抗 紙條留跡證

時任桃園縣警局大園分局偵查隊長的陳芳振回憶說:「隔天凌晨3點20分,轄區派出所接獲海巡署巡邏同仁報案,指台61線高架橋下,發現一輛小客車,駕駛座有一名女子頭部出血,已無生命跡象,接獲通報後我們隨即趕往現場,並通知鑑識小組採驗。」

鑑識人員發現彈殼落在車內,死者毫無反抗跡象,直覺案情不單純。(翻攝自畫面)
鑑識人員發現彈殼落在車內,死者毫無反抗跡象,直覺案情不單純。(翻攝自畫面)

當時負責鑑識的警官告訴本刊:「我們到場時發現駕駛座車窗開著,女子左邊太陽穴有燒灼痕跡,彈殼遺留在駕駛座後方,顯示凶手是把槍伸入車內、抵著死者頭部行凶。奇怪的是,死者身上綁著安全帶,完全沒有抵抗逃跑的跡象,而且駕駛座車門的置物處還留有一些碎紙條,上面寫著『61』『交流道』等字樣,第一時間我們就認為這案件不單純。」

華女(右)與前夫許男(左)為貸款假離婚,但感情融洽,仍同住一起。(翻攝自畫面)
華女(右)與前夫許男(左)為貸款假離婚,但感情融洽,仍同住一起。(翻攝自畫面)

警方透過車牌找上一名女性車主,車主表示車子平常是妹妹使用,最後確認死者是家住北縣(新北市)三芝的43歲華姓女子。

警方調查,華女與當時50歲的許姓丈夫育有1子2女,2003年2人想向銀行貸款經營超商,卻因許男信用不佳遭拒,夫妻倆遂辦理假離婚,由華女出面貸款,但仍同住一個屋簷下,2人的感情也很融洽。

 

電梯內擁吻 遭疑是訣別

陳芳振說:「許男供稱妻子因積欠淡水某當鋪約40萬元債務,13日晚間8點多出門,說要去談還款的事,後來他接到妻子來電,說在關渡橋被跟蹤。」

因為華女手機中有疑似催款簡訊,警方一度鎖定放款的當鋪業者是凶嫌。(翻攝自畫面)
因為華女手機中有疑似催款簡訊,警方一度鎖定放款的當鋪業者是凶嫌。(翻攝自畫面)

當時警方在死者手機內,確實發現疑似當鋪業者傳的催款訊息,寫著:「華小姐妳要騙我幾次?一延再延,時間到了電話又不接,妳太過分!」「妳不處理也不要耍我,妳一直騙,妳不累啊?」警方因此先對當鋪人員展開跟蹤、監聽等偵查動作。

不過,警方心中充滿疑惑,因為當鋪應該不會為了區區40萬元殺人,另一方面,華女在關渡橋發現被人跟蹤,為何不轉往鬧區?反而卻開往偏僻的桃園大園海邊?此外,根據通聯記錄,許男得知妻子被跟蹤後,連打了11通電話,但妻子都沒接聽,為何他沒通知親友或報警協助?

華女赴死前,與許男在電梯內深情擁吻訣別,畫面令人鼻酸。(翻攝自畫面)
華女赴死前,與許男在電梯內深情擁吻訣別,畫面令人鼻酸。(翻攝自畫面)

尤其,當警方調閱華女住家的電梯監視畫面,看到華女最後的身影,更讓警方感到震撼,因為華女與許男走入電梯後,2人先是嘴對嘴互吻了一下,接著緊緊相擁8秒鐘,華女輕拍許男右肩,許男則輕撫她的頭髮,2人深情凝視,眼神流露疼惜與不捨,宛如訣別。

 

清查兄通聯 循線找槍手

對此,陳芳振表示:「許男事後雖然解釋,夫妻這樣的互動很正常,但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些動作、表情,讓我們懷疑案情不單純,但是這只能當作參考,並不能當成證據。」

警方透過基地台定位,發現死者哥哥(圖)案發前曾與妹妹及槍手碰面。(翻攝自畫面)
警方透過基地台定位,發現死者哥哥(圖)案發前曾與妹妹及槍手碰面。(翻攝自畫面)

為釐清真相,警方全力蒐證,除逐一查訪可疑人車,更調閱華女案發前後手機的通聯記錄及基地台發訊位置,結果發現華女在13日遇害前,分別於9日、12日都到過大園地區,另外,也比對出華女的哥哥在9日當天,手機的基地台發訊位置與華女重疊,調閱監視器卻沒發現華兄的車子,警方因此研判華兄應與妹妹同車到大園。

另一方面,專案小組在訪查的過程中,也發現許男跟華女夫婦雖然假離婚向銀行貸款經營超商,但因為經營不善,在外欠下1千400萬元債務,連信用卡也遭停卡,一家5口借住華女姊姊的套房度日。由於華女婚後曾經陸續投保1,975萬元壽險,以及800萬元意外險,警方因此大膽假設,這是一起詐保案。

華女車上留有寫著「交流道」等字樣的碎紙,華兄承認是他所寫。(翻攝自畫面)
華女車上留有寫著「交流道」等字樣的碎紙,華兄承認是他所寫。(翻攝自畫面)
華女車上留有寫著「交流道」等字樣的碎紙,華兄承認是他所寫。(翻攝畫面)
華女車上留有寫著「交流道」等字樣的碎紙,華兄承認是他所寫。(翻攝畫面)

陳芳振說:「我們清查華女哥哥的通聯記錄,發現有支電話在案發前曾跟他密集聯繫,因此循線盯上曾有擄人勒贖前科的施姓男子。」根據基地台訊號,警方赫然發現,從12日深夜到案發的13日凌晨,華女、華兄與施男3人竟同時出現在捷運淡水竹圍站附近。

「華兄的說詞是,當天妹妹想不開,有輕生的念頭,他才來找妹妹。」陳芳振表示:「但令人懷疑的是,他怎麼沒送想尋短的妹妹回家,反而跟施男一同開車往新莊方向行駛?」不久之後,警方循線找到施男的一名黃姓小弟,並起出2張50萬元本票,黃男供稱,這100萬元本票是為了此次命案收的準備金,由他提供槍枝給施男行凶。

 

死前曾透露 將以命換錢

專案小組進一步搜索華兄的公司時,除了找到交給黃男的2張本票票頭,也在華兄的辦公桌抽屜內,找到與死者車上破碎紙條一模一樣的便條紙。華兄雖承認碎紙上的筆跡是他所寫,但仍堅稱與命案無關。

不只如此,另有祕密證人向警方指證,華女生前曾透露自殺計畫,事成之後,許男將支付華兄及槍手共500萬元,並說:「人找到了,是哥哥介紹的。」「我要走自己的路,你以後看報紙就知道了,跟槍有關。」「丈夫當然知道啊!否則錢怎麼付?」還說:「丈夫曾說要跟我交換,但他不值錢。」就連華女的女兒也表示,媽媽死前2天曾說:「如果我走了,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

許男(左)華女(右)鶼鰈情深,華女生前曾透露,許男想替她赴死。(翻攝自畫面)
許男(左)華女(右)鶼鰈情深,華女生前曾透露,許男想替她赴死。(翻攝自畫面)

除了華女背負債務,華兄也在外積欠1千900多萬元。曾有債主證稱,華兄曾透露:「等妹妹的理賠金下來後,妹婿會替我還債。」因種種客觀證據都顯示,這是一起計畫好的「買凶自殺詐保案」,所以儘管許男、華兄、施男都矢口否認犯案,也不願交出凶槍,法官仍認定3人共謀殺死華女詐保,最終依加工自殺及槍砲罪,將3人分別判處5年到5年半刑期,也判決保險公司不用賠。

時任桃園縣警局大園分局偵查隊長的陳芳振,對此案的真相感到惋惜。
時任桃園縣警局大園分局偵查隊長的陳芳振,對此案的真相感到惋惜。

一場精細計畫的命案,因為警方細心地蒐證,最後終於水落石出。陳芳振感慨地說:「華女用生命換取保險金,雖然有人認為她很偉大,但是法網恢恢,最後落得兩頭空,這樣的做法,實在不可取。」

 
 

更新時間|2020.05.08 18: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