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我不只想當唐鳳

文|鍾岳明    攝影|周永受
小涵去年底決定做性別重建手術,今年9月,她要重回大學念書了。

從小生日願望就是當女生,每天幻想睡醒就變女的。幼稚園拍畢業照,男生穿紳士服,我很不開心,為什麼別的女生都可以穿小洋裝?進入青春期開始變聲,我幾乎不說話,用夾子一根一根拔鬍子,偷穿媽媽的洋裝、內衣和絲襪,幻想自己是女生,下一秒發現自己不是,就很失望、焦慮,覺得自己像殘障,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

國二有天寫了遺書,坐電梯到自家頂樓,想跳下去,覺得人生沒救了。我開始有強迫症,考試一個題目讀5遍,一張考卷都寫不完,洗手要洗50次,窗戶開關20次,只能跟不認識的網友訴苦:「我每分鐘都想自殺。」大學面對校園正妹,壓力更大,明明我是女生,為什麼我又不是?就天天蹺課去圖書館自殘,拿塑膠尺把手磨到流血。大二時,老師跟我媽說我都沒去上課,我才跟爸媽攤牌:「我是女生,我要當女生。」我媽一直哭,我就休學了。

那時我有解離症狀,面對人群像推一個不是我的男生出去,我自己躲在後面。爸媽是很保守的公務員,連我想把頭髮留長都會反對,他們寧可我待在家,也不想讓我去處理性別的問題。整整五年,我除了看精神科,足不出戶。後來我在家裡研究股票,不用面對人群,我爸贊助我20萬元,慢慢賺進幾百萬元。

我開始買化妝品、女裝打扮,但慘不忍睹,於是我又去看精神科,想把「當女生」的念頭消除。3年前,醫生推薦我參加跨性別社團,第一次聚會時,看到一百多個跨性別者,他們比男生更男生,比女生更女生,我當下很衝擊,終於看到可以努力的路。我拿玩股票賺的錢,學化妝、看醫美,也吃賀爾蒙藥物,吃了一陣子,就知道這樣的感覺是對的。漸漸地,有公園阿伯會跟蹤我,年輕人騎車經過喊「水喔!」那種心情很複雜,雖然被騷擾,但終於被當作女生了。

20歲的女生,可以花20年學當女生;但我想當女生,不只沒人幫,甚至全世界都來阻礙。我媽很愛說,唐鳳沒持續用賀爾蒙也沒手術,也過得很好啊!這樣講很沒意義,出了一個唐鳳,可能死了幾百個唐鳳,跨性別族群的自殺率很高。

去年底,我決定做性別重建手術(俗稱「變性手術」),爸媽被迫接受這件事,手術時他們有來看我。動手術像是最後一塊拼圖,做完,我也放下人生所有憤怒與怨恨了。以前,我很在意別人不把我當女生,我還想去做削骨、隆乳和聲音訓練等;但現在,我已經是女生,沒這麼在意了。

過去我完全無法用男生身分,跟人相處、求學,只能在家學投資。今年9月,我要重回大學念書了,這輩子終於有力氣去做其他的事。

小涵,31歲,新北市,自由業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04.30 06:2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