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5.24 05:58

【後疫情生存之道3】2個妹仔開粉專洗刷汙名 伸張酒店小姐紓困權

文|李桐豪    攝影|蘇立坤
諾亞和月月在林森北路某禮服店工作,4月9日被幹部簡訊通知不用去上班,失業至今,幫40、50名同業申請紓困。
諾亞和月月在林森北路某禮服店工作,4月9日被幹部簡訊通知不用去上班,失業至今,幫40、50名同業申請紓困。

諾亞和月月與我們相約林森北路的森咖啡,時間是晚上7點,2個女生不吃飯,把BOHEM涼菸當晚餐,一根接一根。諾亞25歲,大學服裝設計系休學中,脖子戴著龐克鉚釘項圈,很酷;月月26歲,妹妹頭,瘦得彷彿只剩一個架子。2個妹仔入行5年,都覺得自己好老好老了。

粉專倡議 爭取紓困權

胡黎說台北酒店小姐分成2大類:單親媽媽和瞎妹,坐在我面前的諾亞和月月顯然都不是。2人在同一家禮服店工作,一個禮拜3天,喝2支700毫升威士忌和一手啤酒,不接S,平均月薪6萬到8萬元。4月8日,2個人在酒店休息室和化妝師聊天,滑手機始知同業有人染疫了,隔天,酒店幹部傳簡訊來說,不用來上班了,當同行的姊妹哀愁沒有明天,諾亞、月月已經在網路上發動文宣戰爭了。

諾亞、月月與幾個酒店公關和經紀人,經營「酒與妹仔的日常」粉絲專頁,辦巡迴講座,傳達酒店陪侍的勞動風險,企圖洗刷酒店產業汙名,「我們核心成員大概就6、7個人,之前辦完秀之後,原本計畫下一波展覽活動,甚至不排除去日本考察性產業團體,有計畫籌組工會,但是因為停業的關係,我們就先伸張酒店小姐紓困權益。」

「酒與妹仔的日常」粉絲專頁,平時辦講座、活動爭取酒店從業人員的勞權,日前還舉辦服裝發表會,企圖洗刷酒店從業人員的汙名。(翻攝酒與妹仔的日常粉專)
「酒與妹仔的日常」粉絲專頁,平時辦講座、活動爭取酒店從業人員的勞權,日前還舉辦服裝發表會,企圖洗刷酒店從業人員的汙名。(翻攝酒與妹仔的日常粉專)

「酒與妹仔的日常」在網路倡議,關於酒店小姐繳稅疑慮、中央執法法源粗糙的爭議,立論清晰,刀刀斃命,被懷疑有高人操盤,諾亞抽著菸,雲淡風輕地回答:「這還好吧,我們總召和我高中就參加學權抗議,大學身邊許多朋友都有在跑社運,我自己也是有參與原住民權益的倡議,」她酷酷地說:「對啊,我做酒店只是單純需要錢,我要籌學費,我要圓我服裝設計師的夢想,但我不是沒有選擇的。」粉絲專頁上討論公理與正義的問題,繽紛的網頁設計字卡全出自諾亞之手,酒店妹與學運咖,極端的元素在2個妹仔身上完全沒有衝突。

諾亞和月月協助4、50個同業跑區公所送件,該補什麼資料,填什麼表格,2個人儼然是表單達人了,送出去是一回事,能不能通過又是另外一回事。5月上旬,整個紓困計畫荒腔走板,重複申請的,開賓士車田僑來申請的,亂象叢生。但已被勒令停業的,等於白白被犧牲了。

25歲的諾亞計畫今年秋天回到學校,籌劃服裝設計系畢業展覽,打算明年夏天要從酒店和學校畢業。
25歲的諾亞計畫今年秋天回到學校,籌劃服裝設計系畢業展覽,打算明年夏天要從酒店和學校畢業。

 

無法可循 基層反受害

諾亞說疫情指揮中心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7條行事,沒有說可以直接停業,缺乏正當性也不符合比例原則,「一個民主社會,怎麼可能你要一個產業停業,卻不給紓困?航空業延了又延,他們有紓困,但我們沒有。」被問酒店從業人員沒繳稅,憑什麼爭取紓困,她說她問過稅務律師了:「我們每天薪水都會被扣稅,1千元被扣個2、3百元,你能說我們沒繳稅嗎?現在沒有一個完整的規章去規範,酒店產業到底該怎麼做?如果遊戲規則政府制定出來,該不該繳稅?該繳多少?就能讓業者乖乖遵守,怎麼會是對我們基層的勞工施壓?所有的產業都一樣,最基層的勞工最沒有發聲權。」

經紀公司的更衣休息室擺放著酒店公關上班所需要的鞋包衣裳。
經紀公司的更衣休息室擺放著酒店公關上班所需要的鞋包衣裳。

忙紓困,爭勞權,2個妹仔也做出心得,月月計畫日後上岸後念社工系,諾亞攢了一些錢,這個秋天準備復學,籌辦畢展,就打算從酒店和學校畢業。問2個人準備存多少錢上岸?2個妹仔遲疑了一下,本以為會聽到3、5百萬元驚人的數據,沒想從她們口中說出了數字是「30萬元」,我倒抽一口涼氣,不知是她們把人生想得太輕易,或者是我把人生想得太複雜,無法像2個妹仔那樣勇往直前?

★《鏡週刊》關心您:

  • 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更新時間|2020.05.25 10: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