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20.05.06 05:58

【搶救國道客運3】空車也得跑全程 客運高層:獲利數字低到嚇人

文|徐珍翔    攝影|楊弘熙    影音|影音組
國道客運是特許行業,一旦申請路線,即便空車來回也得跑完全程,導致獲利成效不彰。
國道客運是特許行業,一旦申請路線,即便空車來回也得跑完全程,導致獲利成效不彰。

以車隊規模來講,國光客運在國道上以八百多輛稱霸,如今疫情來襲,卻也成了雙面刃。國光副董事長王應傑表示,客運業是特許行業,不管有沒有人搭乘都得按表操課,在沉重的歷史包袱下,營業利益率連1%都不到,「如果全球疫情未緩和,接下來還會更慘。」

王應傑指出,疫情爆發後,國光營收的衰退逐月擴大,全年恐怕衰退2成5,從去年33億元下探到25億元,「我們台北到台中路線平均衰退5成,台北到嘉義、台南少了大概6成,台北到高雄、屏東少了7成左右,如果全球疫情未緩和,接下來還會更慘。」

他提到,由於國道客運肩負社會責任,只要民眾有通行需求,就算是再冷門的路線也不能喊停,加上近年被高鐵、機場捷運夾擊,早就成了微利事業,導致國光去年營業額雖有33億元,獲利也不過兩千多萬元。

對此,國光客運副總簡有政補充:「因為這個行業是勞力密集的產業,你想,市區公車還有站位,國道客運是沒有站位的,是點對點的服務,時間到,不管上來的人只有一、兩個,還是客滿,都必須出發,所以收入很可能變少,但廠站、人事、營運、維修等固定成本都在。」

「國道客運其實有許多歷史包袱,」王應傑則透露,許多客運的路線都是早年地方民意代表為民請命,透過公路總局、交通部向業者提出要求,如今卻騎虎難下,「基本上,那些路線我們都是開一條就虧一條,因為不到規模經濟嘛,可是當年『被申請』的班次,也不能隨便喊卡。」

「本來,面對市場的演變,企業自己設法因應才對,比方說,油價上漲時,業者可能提高票價,一旦超過消費者可接受的範圍,又必須降低,那就是市場機制嘛。但是客運業不一樣,是特許行業,所以就算成本變高,我們也不能自己漲價。」他說。

被問起若疫情持續,客運業還可以撐多久,王應傑停頓半晌,「我們都不希望疫情一直下去,但如果一直下去,各行各業都會受影響,如果要想得悲觀一點,結局是很慘的。」

更新時間|2020.05.04 22: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