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5.09 05:58

【全文】騙吃壯陽藥口交 胖乩童性侵西螺羅志祥

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繪圖|繪圖組 
劉姓乩童以逼近140公斤的體重,壓制被害人,口交得逞。
劉姓乩童以逼近140公斤的體重,壓制被害人,口交得逞。

在雲林縣西螺鎮知名宮廟擔任乩童的劉姓男子,以化解災厄為由,誘騙信徒的兒子、號稱「西螺羅志祥」的年輕男子吃下壯陽藥,再以140公斤的體重壓制對方口交得逞,甚至還抓著對方下體企圖插入自己的肛門,被害人最後以買酒助興為由逃離魔掌,並向警方報案,事後乩童被地檢署起訴。

不過,乩童自稱嬸嬸是西螺鎮長,在當地頗有勢力,案發後,被害人反遭乩童親友網路霸凌,全家人只好搬離是非地,同時期盼法院能速審速決,還給被害人一個公道。

雲林地方法院目前正審理一起男男性侵案,原定4月底開庭,卻突然延期。

 

假教化 設局天菜鮮肉

本刊調查,加害人是西螺鎮知名宮廟的乩童,體重近140公斤,自稱嬸嬸是西螺鎮長,在當地頗有勢力,被害人則是該宮廟信徒的兒子,因五官深邃、長相帥氣,有「西螺羅志祥」之稱。

這起性侵案發生在前年5月,被害人小全(化名)因捲入汽車買賣糾紛,為祈求神明保佑,在哥哥的陪伴下到宮廟拜拜,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因此認識哥哥的國小同學、在宮廟當乩童的劉姓男子。

劉姓乩童年近40歲,因涉嫌性侵遭起訴。(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年近40歲,因涉嫌性侵遭起訴。(翻攝臉書)

年近40的劉男對20歲出頭的小全頗有好感,把他視為天菜小鮮肉,經常有意無意地關心,並對他說:「你身體出問題、生殖器不會勃起。」雖然小全很反感,但畢竟劉男在大家心目中是神明的代言人,也不好撕破臉。

知情人士說,小全年輕氣盛,打架鬧事如家常便飯,劉姓乩童看準他形象不佳的弱點,便跟小全的哥哥說:「你叫小全一個人來,我跟他好好談,我就不信他在我的法眼底下,能耍什麼花招。」背後想的其實是:希望能有機會與小全獨處。

劉男甚至對小全的家人說,讓小全單獨到他住處,可化解買賣糾紛、躲避警方追緝,更發出豪語:「來我這,沒人敢動他!」雖然小全不願意,最後還是被母親及哥哥逼著前往劉的住處。

被害人小全(化名)五官深邃、長相帥氣,號稱「西螺羅志祥」。
被害人小全(化名)五官深邃、長相帥氣,號稱「西螺羅志祥」。

 

騙吞藥 破百體重強壓

當晚,劉姓乩童拿了一盒名為「一砲到天亮第八代」的壯陽藥,騙小全是調養身體的藥物,在小全不知情是壯陽藥的情況下要他吞下,之後不斷詢問小全:「身體是否感到發熱?下體有無勃起?」甚至說:「如果發熱就要脫衣服。」

小全感覺有異,藉故上廁所,並一直傳訊息給母親:「可以帶我回家嗎?見面再說,先想辦法讓我回去。」從簡訊對話可以窺知,小全當時有多恐懼。

離開廁所後,劉男逼小全將手機關機,並要他到床上躺著,小全不肯,回說:「我睡沙發就好。」但劉男仗著身材優勢,強逼小全躺上床,接著對他動手動腳,甚至壓在他身上,還隔著褲子撫摸他的生殖器。小全拚命掙扎並大喊:「我沒有這個嗜好…不要這樣!」

小全被性侵後,還遭網路霸凌,數度傳訊給母親表達輕生念頭。(讀者提供)
小全被性侵後,還遭網路霸凌,數度傳訊給母親表達輕生念頭。(讀者提供)

由於2人體型差異過大,小全根本無法動彈,劉男於是開始親吻小全的耳朵及乳頭,並脫去他的褲子,含住他的生殖器。

更誇張的是,劉男甚至壓住小全的手,企圖將小全的生殖器插入自己的肛門,但因小全奮力抵抗,才未得逞。

此時小全靈機一動,藉故要買酒精飲料助興,才讓劉男罷手,並向劉借機車逃出,躲進附近墓園,打電話向母親求助。當時已凌晨1、2點,墓園裡陰風陣陣,小全告訴母親:「我想要死,我不想活了!」並不停怪罪母親及哥哥把他推入火坑。母親則不斷勸小全不要想不開,並要他到西螺交流道會合。

 

被起訴 臉書喊冤討拍

小全隨即在前往西螺交流道的路上,巧遇西螺警分局埤源派出所的巡邏車,他趕緊攔下警車,向車上的員警求救,並到醫院驗傷。

小全的下體與胸口都採集到劉男的DNA,證據確鑿,警方將劉移送法辦,雲林地檢署也在去年2月偵查終結,依《刑法》加重強制性交罪,將劉男起訴。

原本以為就此獲得司法保護,劉男再也沒辦法欺負他,沒想到新的折磨卻才開始。本刊調查,西螺鎮民風純樸,因為小全被當地居民視為小混混,劉姓乩童則是神明代言人,2人的社會地位十分懸殊,縱使劉男被起訴,當地民眾還是相信劉男是被冤枉的。「案發後,小全甚至被這氛圍搞得罹患精神疾病,一度必須吃藥控制。」知情人士說。

劉男長期擔任乩童,被眾多信徒視為神明代言人。(翻攝臉書)
劉男長期擔任乩童,被眾多信徒視為神明代言人。(翻攝臉書)

加上劉姓乩童信徒眾多,背景雄厚,事發後還在個人臉書討拍,發文寫道:「好人難當,反而被反咬一口,一個銅板拍不響。我遇到一些汙衊與欺瞞的事情,讓我心情低落谷底。」連西螺鎮長鄭玲惠都幫劉加油,在臉書留言表示:「給自己信心,勿氣、勿煩,人生中沒有無憂無慮的過日子,想太多中他人計。」劉則大方介紹鄭為「鎮長嬸嬸」,鄭也未曾否認。

劉姓乩童稱西螺鎮長鄭玲惠為嬸嬸,還替她向網友問好。(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稱西螺鎮長鄭玲惠為嬸嬸,還替她向網友問好。(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稱西螺鎮長鄭玲惠為嬸嬸,還替她向網友問好。(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稱西螺鎮長鄭玲惠為嬸嬸,還替她向網友問好。(翻攝臉書)

本刊調查,劉姓乩童所屬的宮廟在當地頗富盛名,劉也曾上過電視節目,性侵醜聞爆發後,不少劉的友人紛紛到他的臉書留言詢問:「可以打嗎?」甚至還有里長發言:「要打人嗎?」雖然劉姓乩童回應不可傷害對方,但這些霸凌的言語,還是讓小全一家人很擔心,最後全家搬離西螺,再也不敢回去。

劉姓乩童PO文討拍,不少親友詢問:「可以打嗎?」讓被害人十分恐懼。(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PO文討拍,不少親友詢問:「可以打嗎?」讓被害人十分恐懼。(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PO文討拍,不少親友詢問:「可以打嗎?」讓被害人十分恐懼。(翻攝臉書)
劉姓乩童PO文討拍,不少親友詢問:「可以打嗎?」讓被害人十分恐懼。(翻攝臉書)

 

受辱後 說自己髒東西

劉姓乩童見輿論對他有利,還在臉書提到神明曾開示他:「當你輝煌成就之際,必定遇到人生中極大羞辱與鼠輩趁機毀傷於你,一切靠你如何突破!如何化解!如何運用智慧平冤!通過後,你會體會何謂塵世!孩子切記切記。」

劉姓乩童更提到堅守神明的十項規定,其中之一便是「不貪財色為檢點」,還說:「至死永不忘、永不違背、莫忘初衷、今生效勞,一旦違反五雷轟頂!」向網友自清、討拍。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小全受辱後一直走不出來,覺得沒臉活著,還說自己是髒東西,甚至曾多次逼問母親:「傷害是誰造成?」也曾對母親說:「妳自己好好保重,我不孝,我先走了!」這些話語讓母親十分難過、自責。

該人士說:「事發至今快2年了,但小全一家人到現在都還等不到一句道歉,只有害怕,朋友甚至還告訴他們,如果劉姓乩童找上門,要他們躲就好了,讓小全家人實在氣不過,為何受害者還要畏畏縮縮?」

為了討回公道,小全及家人還特地到雲林著名的三條崙包公廟拜拜,祈求包公能夠替他們伸張正義,也希望法院能夠迅速、公正的進行審判,勿枉勿縱,還他們公道。

下藥硬上 至少囚7年

律師蔡政峯指出,《刑法》上的性交不僅指「性器結合」,本案乩童替被害人口交的行為,也構成強制性交罪。此外,該乩童以藥物使被害人勃起,構成「加重強制性交」,是7年以上重罪。

律師提醒,被害人如果真的遭遇不幸,記得第一時間保全證據、驗傷、驗DNA,才能替自己討回公道。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06.01 16: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