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20.05.24 05:58

【週末推書】鏡文學BL小說《延平北路十段再過去裡頭社的李姓人家》 暢銷同志作家青春力作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裡頭社,是個名不見經傳的超級小地方,甚至連google地圖上都查不到。

要介紹我們裡頭社,就要從那條長得要命的延平北路說起。延平北路真的很長,一共分成十段。

「延平北路不是只有九段嗎?哪來十段?」真的啦!延平北路真的有十段,只是你們都不知道而已。

延平北路七段是社子島,很多人只聽過這個地方,卻不知道她在哪裡,更從來沒去過。社子島是個島嗎?以前有條叫番仔溝的河道,分開社子和士林市街,所以社子地區可以算是個島。後來番仔溝被填平了,在上頭建造起高速公路。人類用工程的力量把島嶼與陸地相連,卻也用工程的力量,弄出另一個與世隔絕的島嶼。

不騙你,公車站和島頭公園中間有條小路,那就是延平北路十段。延著這條路一直進去,就會看到我們裡頭社了。

裡頭社,是社子島的裡頭,沒有人知道的名字,她猶如鬼魅般存在。我們李家人,就住在這裡。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人妻,我不行。

我什麼事都會跟胡孟暉說,除了性向這件事。

我喜歡的是男生。

喜歡男生在這個時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除了二姊外,我倒沒跟其他人提過這件事。我不愛別人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最好是沒人理我,讓我一個人自由過日子就好。

情人節的第一堂課是國文課,教的是一篇當代環境文學,那是阿光光偏愛的文章,所以教得很起勁。

下課鐘響,阿光光對我招了招手,說:「班花,你過來一下。」

「班花」是我的綽號,比阿光光還難聽……。

「班花你這篇作文寫得很好,下一堂課到臺上來唸給大家聽好嗎?」

在全班前面朗誦作文,很丟臉耶!但我哪敢違背老師的要求,只好接過作文紙答應了。

不過下一堂課時,我被阿光光老師罵了。

「班花,你們在幹什麼,都上課還鬧烘烘的,快坐好!」

我從王文彊手中搶回巧克力盒子,裡頭的東西早就被同學分光了。那是人家送給我的耶……。

這盒巧克力不知道是何時放在我雜亂的抽屜裡,我是被阿光光指派朗讀作文任務後,回到座位將作文紙塞進抽屜裡才發現巧克力。巧克力盒子上頭別了一個紫色的蝴蝶結,底下貼了張卡片,歪歪斜斜寫了句「情人節快樂」。我只是把巧克力從抽屜裡拉出來,立刻被後頭的王文彊看到。

「嘿!有人送巧克力給班花耶!」王文彊一把從我手中搶過巧克力,繞著圈子昭告全班。

「班花這傢伙,憑什麼拿到巧克力?」

「一定要揪出這個人,絕對不能讓我們班的『班花』被其他人把走!」

「李勤的抽屜跟垃圾堆一樣,巧克力放在裡頭早就臭酸了,哪還能吃?」

我不知道同學們這些話到底是羨慕還是挖苦。

我就眼睜睜地看著人生第一盒的情人節巧克力被同學爭食殆盡。

而我卻半顆巧克力也沒吃到。

「喂!拿作業本來對字跡,一定要找到是誰送巧克力給李勤的!」

扮演柯南角色的人是閻世熜,是個高高帥帥的陽光男孩。

不過閻世熜對了一上午的筆跡,還是找不出卡片上的字出自於何人手筆。

直到半年後送巧克力的人曝光,我才知道寫卡片的人原來是個左撇子,他怕筆跡被認出來,刻意用右手寫字。

難怪卡片上的字那麼醜。

《延平北路十段再過去裡頭社的李姓人家》於鏡文學網站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更新時間|2020.05.23 19:5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