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5.30 05:58

【陳時中專訪1】昔日自稱「面惡心善」 防疫有功讓他成全民英雄

文|李桐豪 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周永受    影音|陳岳威 何懿原 鄒雯涵 梁莉苓
陳時中手比愛心為本刊拍照,因肺炎期間任防疫指揮中心指揮官一戰成名,亦成為國人心中的暖男。
陳時中手比愛心為本刊拍照,因肺炎期間任防疫指揮中心指揮官一戰成名,亦成為國人心中的暖男。

今年1月20日,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擴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成立,陳時中以指揮官之姿坐鎮防疫記者會,至今逾120天無間斷。因防疫表現獲跨黨派支持,滿意度高達94%,還被日媒封為「鐵人部長」,台灣在國際的視野中,未曾有過如此清晰的能見度。

政治人物的話術,有人如烈酒一樣刺激辛辣,有人如含糖飲料一樣甜膩,而他就跟白開水一樣,淡寡無趣,可面對如火燎原的疫情,這樣清淡如水的說話之道,反而足以讓人心安。說話如水一樣寡淡,也意味著如水一樣柔軟,能同理染疫者,視病如親。同時傳遞的訊息也要如同開水一樣透明,「有些比較緊急的情況,講出來一定會帶來人心不安,我們也會掙扎該不該講,但我們知道只要一次沒有把事情講清楚,公信力一旦破了,什麼都沒用了。」所謂抗疫最高原則無非以他之名,遇事好好說,防疫誠實中。

5月15日,國內連續8天零確診,33天無本土個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記者會擺出八顆芭樂,取其諧音「八樂」以資慶祝。是日傍晚,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在記者會結束後,抵達輔大醫院,參與MAC WARD模組病房發表記者會。2天之內可以快速組裝的模組病房為台美合作,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亦蒞臨現場,2人相見不握手只碰肘—此為防疫期間最流行的打招呼方式。要合照了,一群人在講台上隔出1.5公尺的社交距離,眾人摘下口罩,或者捏在手上,或對折放在口袋,唯獨陳時中,拇指與食指小心翼翼地捻著,彷彿手中捻著是一朵花。

 

因疫翻紅 宛如唐僧肉

講台上,他示範何謂防疫新生活的社交,台下記者為取得最佳攝影位置,相互推擠咆哮,完全無視安全距離。時間回溯到一年前,其時,政府機關明白了網路聲量即民意的道理,各部會首長爭相當網紅蔚為風潮,當年的農曆年陳時中首度拍衛福部新春宣傳片,宣導國人如遇家暴、街上看到孤苦遊民,該打哪支電話求助。社群媒體菜鳥第一次拍片,臉有點僵,反應有點生澀,影片僅238個按讚。他事後自嘲:「面惡心善,不是民眾的菜。」但他現在哪裡不是民眾的菜呢?媒體和群眾看見這個66歲的阿伯,簡直像看到唐僧肉來著。

轉折點是今年1月20日,因應肺炎疫情擴大,台灣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24日升為二級開設,由他任指揮官坐鎮防疫記者會,至今逾120天無間斷。日前,民調顯示他因防疫表現獲跨黨派支持,滿意度高達94%。世界遇此百年大疫,台灣抗疫可防可控,外媒頻頻報導,他被日媒封為「鐵人部長」,台灣在國際的視野中,未曾有過如此清晰的能見度。

「民調來來去去的,當然現在大家給我們的評價很高啦,但是這不是我們的目的,一開始目的是希望建立公信力、建立透明溝通的管道,這個我們大概有做到吧,所以大家會給我們肯定。」這一天,國內連續11天零確診,他接受本刊訪問,被問及爆紅心情,他言必稱「我們」,一樣是記者會上的和緩口吻,種種榮耀與冠冕歸於醫界專家、歸於疾管署團隊、歸於協助疫調的各中央與地方單位,當然,也不忘感謝國人的配合。

陳時中(左)去年參加日內瓦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外行程,仍然沒能受邀出席正式活動,兒子陳彥安(右)於IG貼出和父親的合照,為台灣不平。(翻攝陳彥安IG)
陳時中(左)去年參加日內瓦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外行程,仍然沒能受邀出席正式活動,兒子陳彥安(右)於IG貼出和父親的合照,為台灣不平。(翻攝陳彥安IG)

「這段時間,我們沒有用強烈的手段,去做任何我們認為防疫應該做的事,都是靠國民的配合,這是台灣跟世界其他國家不太一樣的地方。」專訪當日正值世界衛生大會(WHA)召開大會,台灣又被拒於門外,他沒有憤怒,只是遺憾無法跟友邦分享「防疫台灣模式」,「有些國家激烈地封城,但國民不配合,效果反而減低。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我認為跟決策者訊息夠不夠透明有關,如果我們讓民眾知道我們正處於什麼樣的情況,大家想法會一致。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堅持要整個疫情公開透明,讓大家都得到一樣訊息的緣故。」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