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5.30 05:58

【陳時中專訪番外篇】指揮中心如戰隊 被下達任務不睡覺也得完成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周永受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鄒雯涵 梁莉苓
約訪了近20天後,陳時中才得空受訪,在1小時內,盡可能地提供了許多數據和政策說明。
約訪了近20天後,陳時中才得空受訪,在1小時內,盡可能地提供了許多數據和政策說明。

防疫120天,其實是一個不斷演變的過程。我們側訪了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聯繫了兩天才真的通上電話。第一天,他不斷開會,下午時說晚上回電,晚上又改為隔日下午。隔日下午了,又從2點連絡到5點,他仍在開會,最後又說晚上回電。一直到我們幾乎就要放棄了,晚上8點多,終於通上電話。

他回答我們關於指揮中心目前的運作狀況,共分10個小組,「我本身在醫療應變組,管的是醫療的部分,醫院跟檢疫所的事情,還有些專案的事。那比如說物資組,就是管口罩,還有法治組,就管一些法律上面的疑義,諸如此類。」一直開會的狀況,是常態嗎?他說:「疫情在緊張的時候,我們是每週開兩次指揮中心會議,每個組都會到。疫情緩和了,就一週一次。但各小組,基本上是臨時有事就臨時開會,也會有一些專案,像颱風要來了,那漁工怎麼到檢疫所,馬上就跨部會去討論,臨時性的事比較多。」

所以得隨時on call?120天來,都不能關手機?他說:「其實我們半夜也都在處理事情啊,像我管檢疫所,我們的人員進入,需要檢疫的進度幾乎都是半夜,所以回報我們都是半夜的事情比較多…電話來了就接啊,這3、4個月幾乎都是這樣過的。」我問他陳時中是否也長期睡眠不足,他說:「因為我們是長期作戰嘛,不可能不睡,但他其實睡得蠻少。如果有專案,比方說武漢包機,寶瓶星號,就真的沒辦法睡。」我開玩笑說,這簡直違反勞基法了吧?他也只是苦笑回答:「因為我們不是勞工,所以不適用勞基法。」

我想起約訪陳時中時,一共傳了4、5封信,每次都在半小時內就收到公關組回電,仔細核對訪綱和採訪細節,週末也不例外。跑了4個月指揮中心的同業,用「戰隊」為我們形容疾管署,說:「我覺得陳時中這麼成功,是因為他的背後是疾管署。他們從SARS之後建立起來的制度非常有效率,不像其他部會很多東西都要等,疾管署非常快。」

而且120天,一邊作戰一邊進化,像王必勝提到的10個小組,也是隨需要逐漸擴增,意見不同就溝通,最後請指揮官裁示。他坦言,一個好的團隊,任務交下來,就是必須要完成,「有沒有睡覺,怎麼完成,有什麼困難,你自己要去克服。需要指揮官幫忙,我們一定會請他幫忙,需要更高的資源時,也會告訴他。但如果沒有,你睡覺不睡覺,就是要把任務完成,我想我們指揮中心的人都是這樣的。」

任勞任怨,因為指揮官自己就以身作則,「我們也跟所有的網友一樣,比方說他沒睡,我們就說你瞇一下嘛,躺一下好了瞇一下,好說歹說,才能勸他去休息一下。」

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說,鑽石公主號的乘客返台那一日,陳時中堅持要等到所有人都進隔離房病才離開,一直看到近午夜。那是最觸動他一幕,決定拿出手機拍下陳時中的背影。(王必勝提供)
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說,鑽石公主號的乘客返台那一日,陳時中堅持要等到所有人都進隔離房病才離開,一直看到近午夜。那是最觸動他一幕,決定拿出手機拍下陳時中的背影。(王必勝提供)

所以帶隊到武漢協助包機返台,在我們問之前,也沒聽王必勝喊過什麼苦,儘管那也是王必勝認為4個月來最困難的事,「我們總共4位醫師,9位護理師,我帶他們坐飛機到武漢去,把人接回來,這件事我想…」他停頓了一下,說:「跟中國處理事情,不是這麼容易的,需要很多臨場的判斷,也發生了很多插曲,也有很多危機在。那一趟,我們除了身體上很辛苦,每個人都穿了10小時的隔離衣,都沒有脫下來,沒有喝水沒有上廁所,另外還要應付這個中國很多…」

很多什麼?他有點猶豫,最後才說:「我們事先協調的事情,到那邊全部都不算數,沒有一件算數的,沒有一件事情是我們事前協調的,所以都要臨場判斷,我都差點回不來…因為這件事情比較敏感,我也不想去公開什麼。」

而不能公開,可能也不見得只因為事情敏感,而是辛苦的事,長官都知道,也記得,在記者會上公開說:「有6名隨車的護理人員,這樣下來,腰都彎了,直不了,9點半著裝起到5點多,一口水都沒喝,大家都累壞了,可是大家也覺得說,能夠執行這樣的任務,也覺得很光榮。」而返台包機上出現一名確診,陳時中報告時也忍不住哽咽落淚了,說:「抱歉,情緒控制沒有做好,不過總是大家覺得,同仁大家都這麼努力…」

我想那也就是王必勝所說的,「他是一個蠻溫暖的長官。他會點到你,說這些事情你必須完成,但他不會用不好的言語跟不好的態度,蠻體恤我們。」的部分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