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6.04 05:58

【我的大叔進行曲1】辜家少爺上門挖角 許傑輝當管家見識上流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懷抱理想再次進入校園,想跟學子互動傳承,也碰上許多現實,許傑輝說只是提供表演上更多不同的因應方法。
懷抱理想再次進入校園,想跟學子互動傳承,也碰上許多現實,許傑輝說只是提供表演上更多不同的因應方法。

有很長一段時間,打開電視機都會看到許傑輝。不管是《佳家福》《母雞帶小鴨》,還是兒童節目《下課花路米》,或者模仿時事名人的《全民大悶鍋》,他是一張大家熟悉的臉孔。但也從某一段時間開始,許傑輝不再出現螢光幕前,跑去幕後,發生了什麼事?

「現在到了這個年紀,回想起來,覺得好棒喔!我做好多事情,特別的事。」提起那些洋洋灑灑的履歷,許傑輝的結論聽起來很輕鬆,但真的很特別,因為他當兵前的工作,是在中信集團的辜家當管家,而且當初還是老闆把他從餐廳挖角過去上班的。

被挖角當傭人 見識上流

「當時的老闆帶著他的母親,全家人來餐廳看我,把我叫進包廂,就問我可不可以去他們家幫忙。」許傑輝覺得自己被重視,又可以去看一個很有錢(這3個字他一共說了3次)的家庭,「在那個過程學習到好多事情。也因為那個過程,我當兵又有一個機會,被調去何應欽將軍的身邊,也是一樣,負責管理這些事情。」

這份工作說穿了就是傭人,卻無損他的敬業,「我發現我很會幫忙做這樣的事情,覺得滿好的,不覺得『怎麼去當傭人』。」他記得有一回,「辜仲諒先生從大門離開,警衛就通報出去了。一開始打掃,歐巴桑就說,『今天手扭到,我要休息。』我就馬上開始吸地毯。」

不知道為什麼,大少爺又從門口回來,在花園練習揮桿,「揮的時候就發現,怎麼一樓是我在清,二樓也是我在清?那時候不會覺得倒楣,『為什麼都是我?』覺得就很順,因為我已經整理出了怎麼打掃的方式,所以就這樣做完。但是看在他們的心裡面是覺得『你很勤勞』。」許傑輝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強調有錢人家的窗戶都很棒,沒有鐵欄杆,才能從庭院回頭一覽無遺,我馬上接話「《寄生上流》的家裡就這樣!」

由於老闆非常滿意他的努力,甚至提議當兵時繼續提供他半薪,條件是退伍後要回來繼續工作。但許傑輝一直想往表演領域發展,就拒絕了。難道不曾後悔嗎?當然不會,「因為做這個行業,太好玩、太多事情要學習了。最怕就是,找不到那個學習的方向。」

一直有個在農村的民宿夢,許傑輝說大概是小時候跟著阿公在農村生活的緣故。
一直有個在農村的民宿夢,許傑輝說大概是小時候跟著阿公在農村生活的緣故。

既然表演領域太迷人了,為什麼又選擇消失在幕前?「有時候我們的表演好快速,大家都在比反應,可是你也許反應很快,當下大家覺得很好笑,可是這個話出去,有沒有不好的影響?有沒有不好的傷害?都是到了這個年紀開始慢慢會告訴自己說,『我們其實是應該要再修正。』」

許傑輝在2011年開始暫停所有表演工作,轉而進入表演教學的領域,先是到學校任教,之後則針對新入行的演員開發表演設計,套用他的說法,「就是陪伴,我陪你練。很專心的陪這些孩子們練。一次不成功,沒關係,10次、100次,只要你願意練,我就願意陪你。」

 

  • 化妝:凱婷
  • 髮型:Stella II Hair Salon
  • 造型:李詩文
  • 服裝提供:H & M

更新時間|2020.06.04 10:2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