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20.05.30 11:30

【週末推書】歷史與奇幻結合的人與非人之戀 鏡文學最新強打純愛故事《牡丹》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1983年大戰前夕,歲月尚且靜好

一段人與非人的愛戀故事悄悄發生

牡丹要出閣了,嫁給總是撐著黑傘的林少爺

但街庄都傳說著,在命案之後,林少爺已經是個活死人……

日治時期的《暮光之城》、東方風味的噬血純愛

PTT Marvel板爆文,台灣鄉野異色浪漫譚

牡丹躲在路邊的招牌後看著被警察大人抓進派出所的阿爸。

那天的天空湛藍,悠閒的雲朵輕柔地停在空中,1983年的台灣在日本總督府統治下,進行著一連串的現代化改革,但在平民生活的街庄仍舊瀰漫的一派傳統悠閒的氣氛,陽光照進紅磚造的騎樓,樹影扶疏的樹下立著小小的土地公廟。帶著軟帽的老人坐在巷子的板凳聊天,一位老婦在街邊的矮樓梯上喝著街邊小販賣的楊桃汁,小販的旗幟在微風之下輕輕飄揚,但牡丹沒空感受這一派悠閒的氣氛,她耳邊的鬢髮與翡翠耳環隨著微風的吹拂飄逸著。一心想著阿爸要是被抓進派出所拘留個二十九天,全家就準備餓死了。

正當她絞盡腦汁思考著要如何救出阿爸時,忽然一個撐著黑傘,一身著白襯衫西裝褲,清秀臉旁毫無血色的男子蹲在她旁邊。男子穿著有些寬大的衣服,微風吹著稍嫌寬鬆的衣服不斷擺動。

「姑娘,有什麼煩惱嗎?」男子微笑歪著頭問牡丹。

不知道何時出現的男子讓牡丹嚇了一大跳,但牡丹隨即鎮定地繼續往派出所的方向看去。

「請問如何稱呼?」牡丹盯著派出所的方向,隨口問著。

「春生。」男子格外蒼白的臉笑著,感覺有點邪,眼角皺在一起,牡丹觀察到他眼頭有顆小小的痣,「看來姑娘是想救剛剛被抓進去那位大哥吧。」

牡丹沒有理會他,她聽阿嬤說過大白天撐傘的男人都不可靠。甚至有可能是鬼,這個街庄至今還流傳著後山林少爺的傳說,說早已變成活死人的林少爺不時都會拿著傘出沒。不過牡丹倒覺得這是騙小孩子的傳說,只是如今看見這名拿著黑傘的男子,又再度想起了這個傳說。

她瞥了那撐傘的男人一眼,沒回應他的猜測,決定先回家晚上再想辦法看能不能用酒賄絡貪杯的田中大人。

「姑娘,還沒問妳芳名。」撐傘的男人遠遠的叫喚著牡丹。

牡丹腦子一團混亂,心煩意亂頭也不回地走掉。

牡丹是張家的長女,本來她該叫做招弟或是罔市,但在祖母的堅持之下,取了個這麼香艷的名字,雖然總有人揶揄牡丹像是遊女的花名,也有人只有下女會以花為名,剛開始街坊總是閒來無聊碎嘴個幾句,但看著牡丹一天天成長後,經歷過喪母而長成獨立堅強的個性,鄰居們多是心疼,也再沒人會拿她的名字開玩笑。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牡丹回到斑駁破舊的家裡,看見祖母默默坐在門口板凳流淚就知道有人回來報信過父親又被抓進警局了。

「阿嬤,免煩惱啦,我晚上拿點酒去孝敬警察大人就好啦。」牡丹拿出手巾擦擦祖母的眼淚,隨即到廚房準備晚餐,等從公學校放學的弟弟元山放學就能吃飯了。

「唉,阿母死得早,阿爸又沒用,真是苦命的孩子。」看著牡丹忙碌的背影,祖母嘆了口氣。

隨著夕陽西下,天色漸暗,皎潔的滿月銀色的光灑進整個山林。

不知遠方哪裡傳來彈奏月琴的聲音,伴隨著燒飯的炊煙,溶解在剛入夜的晚風之中。

《牡丹》於鏡文學網站刊登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c5mqJj

★《牡丹》實體書籍 5/29暖心上市★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