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6.14 13:24

【全文】30年影視造型經驗 鄧莉棋塑型角色助演員入戲

文|陳立妍    攝影|林弘斌 陳仁萱    影音|王威智 張匡皓 林雅菁
製作規模龐大的《KANO》,演員髮型變化超過千種,其中和服包頭得花費20分鐘梳化。(翻攝自《KANO》臉書)
製作規模龐大的《KANO》,演員髮型變化超過千種,其中和服包頭得花費20分鐘梳化。(翻攝自《KANO》臉書)

電影角色透過服裝、妝髮等造型設計,更能襯托鮮明立體的形象。以電影《KANO》《賽德克‧巴萊》兩度入圍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的鄧莉棋,影視造型設計資歷長達30年,去年更首度獲邀擔任金馬獎評審。

鄧莉棋指出,成功塑造人物的關鍵在於讓演員成為角色,而非穿上衣服的模特兒。為打造理想的人物,髮型師起家的鄧莉棋也進修化妝、服裝設計,精益求精,完成每件作品。

從事造型設計工作的鄧莉棋,童年時因雙親忙於工作,除了和奶奶一起看電視,也喜歡看電影或漫畫。因為缺少玩伴,她的另一個愛好是替紙娃娃換裝、換髮型,甚至拿一塊布或一張紙便畫了起來,想像怎樣的服裝該搭配怎樣的髮型。

髮型師出身的鄧莉棋,擔任影視造型設計資歷長達三十年,作品涵蓋電視劇、電影、廣告、服裝秀等。
髮型師出身的鄧莉棋,擔任影視造型設計資歷長達三十年,作品涵蓋電視劇、電影、廣告、服裝秀等。
專業很型 鄧莉棋
  • 1966年8月12日生於高雄
  • 重要影視造型設計作品:
    1. 2018年 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角頭2:王者再起》
    2. 2016年 電影《大顯神威》《神廚》
    3. 2014年 電影《KANO》、入圍第51屆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
    4. 2013年 電影《親愛的奶奶》
    5. 2011年 電影《賽德克·巴萊》、入圍第48屆金馬獎最佳 造型設計 、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

鄧莉棋的母親曾栽培她學鋼琴,卻不符合她理想的職涯規劃。高中畢業後,她主動至髮型沙龍應徵,從助理做到設計師。但光是髮型到位,仍無法滿足她腦海想像的畫面,於是前往日本進修化妝專業。「學完化妝後,脖子以上滿意了,但脖子以下我不滿意,所以又去日本、香港買衣服回來搭配,重新剪裁或拼貼。」

在髮型工作因緣際會下,鄧莉棋有機會為綜藝節目、廣告擔任造型設計,之後觸角延伸至服裝秀、報章雜誌、電視劇、電影,自此開啟幕後影視人生。髮型與服裝秀的經歷,更成為她設計人物、包裝角色的養分。如何從模特兒身上的服裝,訂出主題、傳遞故事,進而衍生創意,亦是一大課題。

除了精進美髮技術,鄧莉棋也進修服裝設計,人物造型設計草圖、裁縫全親力親為。
除了精進美髮技術,鄧莉棋也進修服裝設計,人物造型設計草圖、裁縫全親力親為。

鄧莉棋表示,台灣電影的造型設計依製作規模、預算、導演習慣,有的劇組會將職務細分,「三妝」服裝設計師、化妝師、髮妝師各司其職。除長期合作的導演魏德聖,其餘作品的「三妝」全由她包辦。而魏德聖也促成她與服裝設計師林欣宜、化妝師杜美玲,成為「鐵三角」,接連合作《賽德克‧巴萊》《KANO》《52赫茲我愛你》,籌拍中的新片《台灣三部曲》,亦由三人分工執掌。

人物設計須思考,如《KANO》中的棒球員,乍看都是平頭,但要讓演員具辨識度。

鄧莉棋補充,服裝、髮妝、化妝各有其專業,但拍片時則交由助導調度指揮,三人負責執行,不同類型的電影亦有不同的人物設計思維。如《KANO》中的棒球員,乍看都是平頭,但必須讓演員具辨識度;為符合《賽德克‧巴萊》時空背景,則需考究頭髮質感、層次,甚至用獵刀為演員斷髮。

古斌為《角頭2:王者再起》染白髮令人印象深刻,造型幕後推手即是鄧莉棋。(理大國際多媒體提供)
古斌為《角頭2:王者再起》染白髮令人印象深刻,造型幕後推手即是鄧莉棋。(理大國際多媒體提供)

「因電影題材、人物不同,演員有各自的詮釋,造型設計師扮演的角色,則是幫助演員進入角色,而非穿上衣服的模特兒。」鄧莉棋以《角頭2:王者再起》香港演員古斌飾演的冷血瘋狂反派「壞壞」為例,當時她對角色已有想法,也製作好戲服,但古斌穿上後,她卻無法感受到「壞壞」存在,毅然決然在開拍前要求重新定裝,更換戲服面料,並將古斌的頭髮染成白色。「頭髮染白後,他穿上戲服即使沒有任何動作,就是『壞壞』。」

接到電影造型設計提案後,鄧莉棋堅持先看劇本、了解故事內容,確認需要幾套服裝、是否包含特殊化妝,才向製片開出預算。下一步則是熟讀劇本,針對她覺得不合理的地方,和導演、編劇溝通討論,並和美術、攝影確認場景、攝影色調,才著手前置,定調演員的服裝風格、顏色。不過若是遇上「創意型」導演,拍片過程可能隨時產生新想法,這時就得追趕跑跳碰跟上導演節奏,還必須掌控成本。

熟讀劇本後,鄧莉棋會與導演、編劇、美術、攝影討論相關細節,接著進入角色包裝設計前置作業。
熟讀劇本後,鄧莉棋會與導演、編劇、美術、攝影討論相關細節,接著進入角色包裝設計前置作業。
熟讀劇本後,鄧莉棋會與導演、編劇、美術、攝影討論相關細節,接著進入角色包裝設計前置作業。
熟讀劇本後,鄧莉棋會與導演、編劇、美術、攝影討論相關細節,接著進入角色包裝設計前置作業。

如張岫雲 、柯宇綸、林美秀主演的《親愛的奶奶》,劇情橫跨三個年代,導演瞿友寧有時看完演員表演臨時決定加戲,但具時代感的衣服普遍尺寸偏小,不符合張岫雲 、林美秀身型。有時來不及重新製作,鄧莉棋到處找親朋好友借衣服,或到二手店、跳蚤市集挖寶,但就算找到吻合的顏色和款式也必須修改,「那時常常半夜去敲修改師的門,拜託他們改衣服。」

除了前置作業趕不上現場變化,鄧莉棋亦曾面臨製片、導演、編劇三方缺乏共識的情況。像喜劇片《神廚》,導演馮凱堅持不能出現原住民相關元素、製片蔣明燁要求禁用高彩度顏色,但馮凱指定的顏色卻是高彩度,而高彩度的顏色又令人聯想到原住民,編劇莊世鴻、馮凱則提出不能有現代感的設計,她因此陷入膠著。

設計《神廚》角色造型時,鄧莉棋曾因導演、製片、編劇各有不同要求,於前置階段陷入膠著。(翻攝自friDay影音)
設計《神廚》角色造型時,鄧莉棋曾因導演、製片、編劇各有不同要求,於前置階段陷入膠著。(翻攝自friDay影音)
造型設計師在前置階段都是獨立作業,一個人面臨所有壓力、解決問題。

後來她從一對台東原住民姐妹設計、具異國風情的圖騰,以及參加豐年祭時看到的輪胎鞋獲得靈感,經歷製作、採購、拼貼後,拿著兩大袋的成果到製作公司,「拿出來以後,導演、製片、編劇說『這就是我要的』。」

《賽德克·巴萊》是林欣宜(左起)、鄧莉棋、杜美玲首部共同擔任造型設計的電影,導演魏德聖成為促成3人長期搭檔的關鍵。
《賽德克·巴萊》是林欣宜(左起)、鄧莉棋、杜美玲首部共同擔任造型設計的電影,導演魏德聖成為促成3人長期搭檔的關鍵。

在台灣擔任電影造型設計師,最常面臨的困境一是預算不足,二是沒有充足的準備時間。鄧莉棋坦言,電影開拍前,造型設計師如同劇組救命稻草;開拍後,劇組卻往往成了壓垮造型設計師的最後一根稻草。例如《花甲大人轉男孩》前置到開拍,僅15天製作期,造型設計師必須趕時間,先從網路找尋符合概念的照片。「但我會告訴他們,不是複製圖片上的東西,它只是方向的延伸。所以我通常只和配合過的導演或製片合作,減少溝通時間。」

《賽德克·巴萊》是林欣宜、鄧莉棋、杜美玲首部共同擔任造型設計的電影,導演魏德聖(圖左)成為促成3人長期搭檔的關鍵。(翻攝自《賽德克·巴萊》臉書))
《賽德克·巴萊》是林欣宜、鄧莉棋、杜美玲首部共同擔任造型設計的電影,導演魏德聖(圖左)成為促成3人長期搭檔的關鍵。(翻攝自《賽德克·巴萊》臉書))

跟隨劇組拍片,不僅經年累月熬夜損耗身體,甚至失去與親友的相處時間。當演員獲得掌聲之際,就是造型師功成身退的時候。鄧莉棋說:「造型設計師在前置階段都是獨立作業,一個人面臨所有壓力、解決問題,所以從事這行,必須有一個認知:這條路會愈走愈孤單。」

雖曾萌生退意,但因熱愛造型設計,鄧莉棋仍選擇繼續努力。縱使未來的環境不見得更好,但如何透過視覺傳遞故事,幫助演員進入角色、創造生命,她依舊懷抱熱忱,迎接新的挑戰。

影視幕後點將錄系列之六:造型設計篇

影視作品是團隊合作的成果,不只台前,幕後工作者從編劇、選角、攝影、燈光、美術、造型、化妝、剪輯、音效、配樂、特效等,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影視幕後點將錄」聚焦各領域的幕後人員,看他們如何以專業技術,提升品質,累積台灣影視產能。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