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20.06.07 15:30

【週末推書】貼近生活虐心愛戀 鏡文學GL人氣作品《夏澄》揪心催淚

文|鏡文學    攝影|鏡文學

到了三十歲的夏澄,再次遇見那個了離開她生命13年的女孩。

面對家庭,工作,愛她的未婚夫,這一次,她能夠勇敢的選擇內心裡真正愛的人嗎?還是會像高中那年,摀著耳朵,跟著父母親痛哭失聲的離開,再次走回那所謂的正常人的生活?

親情與愛情,犧牲與取捨,天秤的兩端,永遠無法達到平衡。

勇敢的,不顧一切的追求真愛,是一種自私嗎?

又或許,懷抱著虛幻的幸福,不去胡思亂想,時間慢慢地累積之後,自己有一天會慢慢開始真的快樂起來?

跟深愛自己的他步入禮堂,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之後,也許真的可以把曾經刻骨銘心的那個名子淡忘吧?

這份愛情,會有真正的答案嗎?

他握住她的手,輕輕捏了一下。

「讓妳吃到這麼難吃的東西,我好抱歉。」

夏澄笑了笑,搖搖頭,髮香不經意的飄散在車裡。

「哪有這麼嚴重?我覺得還不錯啊!」

「不行!」

蕭宇志舉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親了一下。

「我漂亮的老婆,只能擁有最好的!」

這個紅燈等得有點久,旁邊一台跑車並肩停了下來。

蕭宇志眼睛一亮,指著那台跑車,激動的說。

「妳看妳看!CarreraGT耶!!」

夏澄轉過頭去,紅色的跑車停在她們旁邊,她皺皺眉,這種低低扁扁的車,她不太喜歡。

身旁的蕭宇志倒是興致勃勃的說著。

「過一陣子,我看能不能去買到一部,這輛車已經停產了,雖然有點麻煩…」

他親了一下夏澄的臉頰,眼睛似乎在閃閃發亮。

「但是為了妳,我一定要買到,開這台車載妳去兜風,多神氣!」

夏澄微笑,綠燈了,旁邊的超級跑車揚長而去,轟隆隆的引擎聲,引起蕭宇志又一陣讚嘆。

她不知道那台跑車有多好多神氣,對她來說,那只是一台紅色的扁車。

她不懂什麼CarreraGT有多迷人,蕭宇志現在開的白色車子,就已經很舒服了。

她想起剛剛吃的排餐的味道。

那頓晚餐,不便宜。

可是,她沒有辦法分辨出那牛排是頂級或普通,在切開牛肉的時候,她想起以前跟她去夜市吃的牛排。

只要一百塊。她好想念那夜市牛排的味道。

車子停在她們家大門口,下車前,她給了蕭宇志一個吻做為道別。

關上車門前,蕭宇志低下頭來提醒她。

「別忘了!我寫給妳的那幾家婚紗公司,上他們網站去瀏覽看看,有沒有妳喜歡的款式喔!」

走進家門的時候,客廳只剩下盞小燈。

鐘華英坐在一盞落地燈旁邊,專注的看書。

聽見夏澄開門的聲音,她放下喝了一半的花茶,笑吟吟的從沙發起身。

「回來啦。」

她走上前,親暱的挽著夏澄的手。

「媽,這麼晚了,叫妳不要等我的。」

夏澄皺皺眉頭,已經將近十一點半了,母親習慣早睡,平常不到十點就哈欠連連,但每次只要遇到她跟蕭宇志出門,她就精神特別好,不管夏澄怎麼勸,都堅持要等她回來。

「不晚不晚,我不想睡啊,想看看書。」

「媽,妳是不放心宇志,怕他沒把我安安全全送回家嗎?」

夏澄開玩笑的說,她關掉落地燈,挽著母親的手,一起走上二樓。

鐘華英搖搖手,一臉驕傲的說。

「怎麼可能!宇志是個正人君子,我看人的眼光最準,」

她停在房門口,握住夏澄的手,眼眶不知怎麼搞的,看起來濕濕的。

「好不容易,給我們家寶貝女兒找了個這麼好的女婿,真是老天爺保佑…」

「媽,晚了,該去睡了。」

夏澄有點無法招架,母親擔心她的婚事擔心了大半輩子,叼叼絮絮緊張了好多年之後,總算出現個蕭宇志安了她的心,放下壓在她心頭多年的重擔。

難怪,隨著小倆口的好日子越近,鐘華英提到蕭宇志時,總是高興得紅了眼眶。

但是,夏澄不太能習慣,她不知道怎麼安慰淚眼汪汪的母親,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老婆,很晚了,趕快進來,讓澄澄去睡覺吧。」

從房間裡,傳來父親的聲音。

他打開燈,催促著鐘華英回房。

對夏澄來說,父親的聲音就像是救星,鐘華英停止了多愁善感的嘮叨,拍拍她的手,交代她早點洗澡早點睡,就轉身回房間去了。

夏澄鬆了口氣,走上三樓,回到自己的房間。

打開燈,她拖著疲憊的身軀走進浴室。

看到柔軟的大床,她有股想直接躺進被窩的衝動,但是她克制住自己不往床上衝,因為她知道只要一躺上去,就會不想再離開。

脫去身上所有的衣服,她特地放了一整缸的水。

挑了顆薰衣草香的沐浴球丟進去,沒有多久滿浴室的薰衣草香,洗滌了她疲憊的心靈。躺進細柔綿密的泡泡裡,夏澄緊繃的身體,在熱水中得到完全的舒緩。

「好累喔…」

夏澄躺在浴缸裡,自言自語。

舒舒服服的泡了個三十分鐘的澡,她從浴缸裡起身。

隨意拿了件浴袍披著,用浴巾擦拭著濕淋淋的長髮,走出煙霧瀰漫的浴室。

房間的角落裡,有面落地的大鏡子,她赤裸著身體,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細細長長的手腳,太過蒼白的身體,還有她那張沒有太多喜怒哀樂表情的臉。

她知道自己有張出眾的容貌。

瓜子臉,柔軟烏黑的長直髮,大大的眼睛像鐘華英,挺挺的鼻子遺傳自夏秋陽,她的父親。她美麗的臉,總是吸引很多追求者。

從很小的時候,父親工作上來往的長輩們,就從不間斷的要給她作媒。

讀書的時候,縱使她再怎麼冷淡的拒絕,情書還是每天像雪片般的飛到她的抽屜裡。

她對這些毛躁的男生提不起興趣,一點興趣都沒有。

她在上床前,喝了口水。然後鑽進被子裡,把燈熄了。

終於,只剩下自己了。

夏澄躺在黑暗的房間裡,終於擁有一點自己的時間,可以卸下面具,讓心裡那個封閉的夏澄出來透透氣。

  • 《夏澄》於鏡文學網站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