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6.13 13:27

【全文】艾美台裔編導拍《虎尾》 楊維榕讓好萊塢看見台灣

文|祁玲    影音|余孟儒
《虎尾》部分場景在台灣拍攝,導演楊維榕(右一)、演員馬泰(中)和葛曉潔(左)在現場討論畫面。(Netflix提供)
《虎尾》部分場景在台灣拍攝,導演楊維榕(右一)、演員馬泰(中)和葛曉潔(左)在現場討論畫面。(Netflix提供)

從《瘋狂亞洲富豪》全美熱賣、《別告訴她》廣獲影評人肯定,到韓片《寄生上流》抱走奧斯卡最佳影片等4座獎,亞洲題材電影這兩年在好萊塢勢不可擋。

早在這股風潮前,艾美獎得主、台裔美籍導演楊維榕(Alan Yang)已經籌拍以父親成長故事為靈感的電影《虎尾》。他參考侯孝賢和楊德昌作品,多次來台勘景、拍攝,劇組也多為本地人員。即使全程靠翻譯溝通,他仍樂在其中,很滿意在台拍攝的畫面。

返台拍故鄉 楊維榕

1983年8月22日生於加州河濱市 ,哈佛大學生物系畢業,現為製作人、編劇、導演。

代表作品:

影集

  • 2020年《異鄉人,美國夢》
  • 2018年 《Forever》
  • 2017年 《不才專家2》入圍黃金時段艾美獎最佳喜劇影集
  • 2016年 《不才專家》獲黃金時段艾美獎喜劇類影集最佳編劇(與阿齊茲安薩里共享)、《良善之地》
  • 2015年 《公園與休憩》入圍黃金時段艾美獎最佳喜劇影集

電影

  • 2020年 《虎尾》

2016年,楊維榕趁著在上海工作之際,與父親相約到台灣旅遊,是他繼7歲那年回台出席祖父喪禮後、再度踏上這塊土地。父子倆回到故鄉雲林虎尾,造訪父親當年工作的糖廠。旅程結束,楊維榕萌生把父親故事拍成電影的念頭,完成首部執導的長片《虎尾》。

他接受本刊電話專訪時說:「 這部片我籌畫滿久,花很多時間琢磨劇本。台灣之旅對我助益良多,寫劇本時也詢問父親相關細節。這不是如實描述他生活的紀錄片,但有些片段靈感仍來自他,也有很多是我杜撰的。」該片4月初在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上架後,引發美國華人圈的關注和討論。

大部分台灣場景都出現在男主角的回憶裡,楊維榕以16釐米膠卷拍攝,畫面充滿懷舊氣息。(Netflix提供)
大部分台灣場景都出現在男主角的回憶裡,楊維榕以16釐米膠卷拍攝,畫面充滿懷舊氣息。(Netflix提供)

楊維榕和Netflix合作過影集《不才專家》(Master of None),並與該劇另一位印裔美籍編劇兼演員阿齊茲安薩里(Aziz Ansari)一起拿下艾美獎喜劇類影集最佳編劇,是首次獲頒此獎項的亞裔人士,並為Netflix拿下第一座艾美獎。

楊維榕(左)因影集《不才專家》與印裔美籍編劇兼演員阿齊茲安薩里,拿下艾美獎喜劇類影集最佳編劇。(東方IC)
楊維榕(左)因影集《不才專家》與印裔美籍編劇兼演員阿齊茲安薩里,拿下艾美獎喜劇類影集最佳編劇。(東方IC)

有了這層關係,楊維榕把《虎尾》的劇本寄給Netflix內容長泰德薩蘭多(Ted Sarandos),後者很喜歡,想拍成電影。楊維榕說:「這番話也許有些導演聽了不開心,但我真的很幸運。泰德很支持我之前的作品,也喜歡這個劇本。我和Netflix合作,是因為他們很興奮能夠拍此片,也有熱情。」

原本Netflix安排《虎尾》在美國部分戲院上映,不巧遇到全美因疫情關閉戲院,各地施行居家安全令,楊維榕與家人分居各地,只能各自在螢幕前觀賞,是美中不足之處。

《虎尾》描述雲林虎尾長大的男主角,年輕時嚮往赴美發展,不惜拋棄女友、娶了工廠廠長的女兒,在紐約布朗克斯展開新生活。影片敘事穿梭今昔,部分場景在台灣拍攝。楊維榕除了攝影、美術和服裝等少數部門主管,其餘都僱用本地工作人員。

楊維榕開拍《虎尾》前參考了父親兒時照片,做為拍片靈感。(翻攝自twitter@alanyang)
楊維榕開拍《虎尾》前參考了父親兒時照片,做為拍片靈感。(翻攝自twitter@alanyang)

有一次楊維榕為了拍稻田赴雲林勘景,結果當地人告訴他,稻子很快就要從綠色變成黃色。於是他當機立斷,召集相關工作人員、趕在變色前拍完,「那景色真的非常美麗。」

片中大部分台灣場景都出現在男主角的回憶裡,楊維榕以16釐米膠卷拍攝,畫面充滿懷舊氣息,並以飽滿的綠色和紅色象徵活力、動感和熱情。但是拍攝男主角現居地紐約市時,則使用咖啡或灰等低彩度色調呈現他的現實處境和心情。

《虎尾》的台灣劇組以本地工作人員居多,楊維榕(右一)即使有語言隔閡仍樂在其中。(翻攝自yunlin.gov.tw)
《虎尾》的台灣劇組以本地工作人員居多,楊維榕(右一)即使有語言隔閡仍樂在其中。(翻攝自yunlin.gov.tw)

 

美國長大的楊維榕,在台拍攝時最大挑戰是語言隔閡,拍攝時都以英文表達想法,再請翻譯轉達。

全片以英語和國台語發音,美國出生長大的楊維榕,在台拍攝時最大挑戰是語言隔閡。「我國語說得很不好,拍片時都以英文表達想法、概念和做筆記,再請翻譯人員轉達。」他表示,雖然多少聽得懂、也會講一點,但是當有些演員故意說他聽不懂時,他仍寧願以英文、而非國語回答對方。

楊維榕(左)在朋友引介下,因美劇《公園與休憩》踏進好萊塢。(翻攝自pinterest_AmyDufresneValenti)
楊維榕(左)在朋友引介下,因美劇《公園與休憩》踏進好萊塢。(翻攝自pinterest_AmyDufresneValenti)

參與《虎尾》的台灣演員有李鴻其、方宥心、楊貴媚等,楊維榕透露選角過程,第一次來台勘景便約了一些演員見面,他會先和對方聊天,若感覺對了,再一起讀本試戲。戲分最重的李鴻其是因《地球最後的夜晚》吸引楊維榕注意:「雖然他戲分不多、卻魅力十足。」

李鴻其試鏡的結果不是很理想,但楊維榕獨排眾議、放手一搏選了他。所幸李鴻其沒讓人失望,他到紐約拍的第一場戲,是教導飾演妻子的女星李坤珏彈電子琴,約2至3分鐘的戲一結束,楊維榕的副導便說:「我聽不懂國語,但李鴻其真的太厲害了。」

李鴻其(中)雖試鏡效果不太理想,仍是楊維榕心中首選,李坤珏(左)和楊貴媚(右)分別飾演他的妻子和母親。(Netflix提供)
李鴻其(中)雖試鏡效果不太理想,仍是楊維榕心中首選,李坤珏(左)和楊貴媚(右)分別飾演他的妻子和母親。(Netflix提供)

 

只要亞裔父母有一兩位願意提供子女攝影機、而非小提琴,美國影視圈才會有更多亞裔人才出線。

2016年,楊維榕因《不才專家》與安薩里同獲艾美獎喜劇類影集最佳編劇,他致詞表示,只要亞裔父母當中,有一兩位願意提供子女攝影機、而非小提琴,那就更好了。因為,唯有如此,美國影視圈才會有更多亞裔人才出線。

楊維榕就讀哈佛大學生物系期間參與以幽默為主題的校刊Harvard Lampoon,因而思考以喜劇為志業。(翻攝自issuu.com)
楊維榕就讀哈佛大學生物系期間參與以幽默為主題的校刊Harvard Lampoon,因而思考以喜劇為志業。(翻攝自issuu.com)

楊維榕的成就便來自父母的支持和鼓勵。他從小愛看喜劇節目,為學習一技之長、報考哈佛生物系。在學期間為了尋找能激發熱情的事物,他除了組樂團、擔任貝斯手,也因喜歡寫作而參與以幽默為主題的校刊Harvard Lampoon而結識許多朋友,思考以喜劇為志業的可能。

畢業後,楊維榕認識了電視製作人、演員兼編劇麥可舒爾(Michael Schur),後者2009年製作影集《公園與休憩》(Parks and Recreation),楊維榕加入後,認識該劇演員安薩里,2人一拍即合,於6年後攜手打造《不才專家》。

《不才專家》第一季第二集描述美國亞裔移民父母的犧牲,以及與下一代的隔閡,讓楊維榕和阿齊茲安薩里(中)勇奪艾美獎喜劇類最佳編劇。 (翻攝自netflix.com)
《不才專家》第一季第二集描述美國亞裔移民父母的犧牲,以及與下一代的隔閡,讓楊維榕和阿齊茲安薩里(中)勇奪艾美獎喜劇類最佳編劇。 (翻攝自netflix.com)

近年好萊塢吹起亞洲風,亞裔演員或導演在主流電影嶄露頭角的機會大增。迪士尼拍了真人版《木蘭》,而正在拍攝華人超級英雄片《上氣》的漫威,甚至主動與楊維榕見面。楊維榕說:「我很愛漫威電影、也看了很多,剛好有位朋友是漫威電影的導演。很榮幸他們注意到我、考慮與我合作。」雖然還沒有具體的合作計畫,已令他開心不已。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