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6.13 18:28

【鏡相人間】1萬8千元的悲喜劇 基隆陳家法拍屋事件

文|蔣宜婷    攝影|賴智揚    影音|吳明曄
陳青旭因為欠繳1萬8千元的交通罰單,3層樓祖厝今年1月遭到法院拍賣。
陳青旭因為欠繳1萬8千元的交通罰單,3層樓祖厝今年1月遭到法院拍賣。

2個月來,基隆市民陳青旭因欠繳交通罰款1萬8千元,房子被法拍,成為新聞焦點。期間,他到處陳情、舉辦記者會,隨著各界聲援、監委介入調查後,案情逐漸逆轉。5月20日,行政執行署公告法拍登載有誤,決定撤銷此件拍賣。

原本3月底前必須搬家的一家6口,雖然保住了房子,但他們仍想問:為什麼積欠這麼小額的罰鍰,就可以拍賣他們住了一輩子的家?國家公權力行使的過程中,哪些環節能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第一次見到陳郭金英(70歲)那天,她家狹窄的客廳堆滿了準備搬家用的紙箱,箱外寫上碗、衣服等標示;神明桌也已經空了,祖先和神明都被她請去三重的廟裡暫避劫難。看我不停張望,她有點不太好意思,瘦小的身軀頻頻往椅背裡縮,像要把自己藏起來,「以前不是這樣子,都掃得乾乾淨淨的。」她沙啞地說。

 

二張罰單 房子被拍賣了

今年1月,住著陳郭金英一家六口、位於基隆中山一路的透天厝,被基隆地方法院以135萬5,400元拍定售出。原因是,基隆監理站催討不到陳郭金英兒子陳青旭(43歲)2016年2張共計1萬8,000元的交通違規罰單,要求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宜蘭分署透過強制執行,拍賣陳青旭名下的不動產以取得罰鍰。因為權利已移轉,他們原本在3月底前就必須搬家。

平時,陳青旭和大姊夫、愛犬「油麵」睡一個房間。5年前,陳青旭在工地附近撿到這隻眼瞎的繁殖犬,他不忍心,便將牠帶回家。
平時,陳青旭和大姊夫、愛犬「油麵」睡一個房間。5年前,陳青旭在工地附近撿到這隻眼瞎的繁殖犬,他不忍心,便將牠帶回家。

但案情在幾個月內起了巨大變化。不僅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陳志龍等人投入聲援,帶著陳青旭開記者會、收集行政瑕疵外;監察委員王幼玲、蔡崇義、高涌誠也於4月中宣布介入調查,他們認為這筆拍賣可能違反比例原則,侵害人民居住權。

 

三層老厝 靠補償金蓋成

雖然輿論沸騰,但5月初時,陳郭金英一家已經做好隨時搬家的準備。只是,房子住了50年,有些東西放得太久了,已經找不到了,包含亡夫的照片,她至今仍不曉得放在哪裡。

得知祖厝被拍賣後,陳郭金英4月17日曾到行政執行署宜蘭分署下跪求情。(翻攝TVBS)
得知祖厝被拍賣後,陳郭金英4月17日曾到行政執行署宜蘭分署下跪求情。(翻攝TVBS)

陳郭金英嫁進陳家那年,房子只有一層樓13坪大,這是她公婆離開中國、落腳台灣的第一個家。35年前,她用丈夫跑船意外過世獲得的勞保補償,及跟好幾個標會攢下的錢,將房子改建,加蓋為三層樓的磚屋。

目前,陳郭金英與陳青旭及他的一對兒女同住,她大女兒前幾年過世後,大女婿和外孫女也搬了進來,3間房擠了6個人。「他們(拍定人)說,真的很喜歡這間房子,怎麼會?」陳郭金英忍不住問。

因為傍山又面基隆港,陳郭金英家總有股令人窒息的潮濕。梅雨季時,晾在室內的衣服幾乎沒乾過,除濕機一整天轟隆隆地響。幾年前,屋頂鐵皮鏽蝕脫落,開始嚴重漏水。夜裡,她總被除濕機、七八個桶子接水的聲音折騰得睡不著覺。

2樓最大的一間房,住了陳郭金英(右)和一對上高中的孫子女。雨季時,房間漏水嚴重,陳郭金英常失眠。
2樓最大的一間房,住了陳郭金英(右)和一對上高中的孫子女。雨季時,房間漏水嚴重,陳郭金英常失眠。

房子老舊、毛病多,但他們也沒能力翻新或搬家。今年過完年,她跟陳青旭籌了幾萬元,請師傅來家裡重新鋪電線,只是沒想到隔幾天,2月13日,她就在家門口發現一張招標公司貼的通知,上頭寫著她家已經遭到法拍,請儘速與他們聯絡。

這十幾年,陳郭金英在門上看過各種紅單。她知道兒子在外工作總有交通違規,但她真沒想過,這些隨手撕下、棄置的紅單會讓他們失去房子。

 

四次拍賣 從沒被通知到

根據卷宗,自從2018年7月,基隆監理站將案子移送宜蘭分署,要求查封陳青旭不動產開始,宜蘭分署便寄了不下十封掛號通知陳青旭,要求他清償罰款。承辦人依法查封陳青旭帳戶,仍扣不到錢,才走上拍賣不動產一途。

整個查封及拍賣過程,陳家從未跟宜蘭分署接觸過。二次查封會勘,陳家都沒人在家,承辦人員直接請鎖匠開鎖、協同警員進入屋內;多達四次的拍賣通知,郵件都被寄存郵局,陳家人從未領取,自然也沒參與拍賣。陳家的透天厝市價估值250萬元,但經過3次無人投標後減價為135萬5,400元拍出,損失的一百多萬元,對打工維生的陳青旭簡直是天價。

「我覺得我家好像被拍賣得很祕密。」陳青旭氣憤直說,他從頭到尾不知道房子被拍賣,「我不對,欠政府錢沒有繳。但拍賣我的房子,是不是該依法有據?為什麼闖進我家,都沒跟我通知?」

其實,行政執行署都「合法通知」了陳青旭。只是他們從來沒有真正「找到」他。

「這案子真的陰錯陽差,才會走到這麼極端的狀況。」協助過不少弱勢者面對法律爭訟的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朱芳君說,她從未碰過金額這麼小、房子被拍賣的例子。

「我覺得這凸顯了公務員執行時,觀念上的問題。坦白說,只要有人打一通電話跟當事人說:『你的房子快要被拍賣了,要不要趕快把罰款繳一繳?』或是有人登門,跟他媽媽說一聲。理論上,他就會去處理。」朱芳君說。

她解釋,行政機關或法院慣用「寄存送達」將信件暫存郵局、警局,雖然程序合法,但仍有很大風險,當事人沒被通知到而未領件。例如,現在很多人根本不居住在戶籍地;通知貼在信箱上,也可能弄失或被別人故意撕掉。

甚至,此案中多數掛號由陳郭金英代收,也可能是個法律漏洞。依法,郵差必須將信件交給「有辨別事理能力的人」,雖然陳郭金英小學畢業可識字,卻不具備足夠閱讀能力理解法律文件。

在她家客廳,很容易看到陳郭金英隨手擱置的郵件。回想那些紅單,她急著解釋,「 我當然識字,但(紅單)什麼意思不曉得,收起來,結果兒子工作一個禮拜回來,我就忘掉了,也不知道有那一張了。」

陳郭金英曾開過小吃攤,廚藝很好,只要陳青旭沒去外地工作,他們一家都會一起吃晚餐。
陳郭金英曾開過小吃攤,廚藝很好,只要陳青旭沒去外地工作,他們一家都會一起吃晚餐。

 

五月統測 女兒忍痛放棄

知道家已被賣掉那天,陳青旭念高三的女兒一個人躲到巷口哭了很久。她和爸爸都有一雙細長眼睛,因為怕生,她語速很快,希望趕緊結束對話。

自從媽媽在她3歲離家出走後,她跟弟弟就由爸爸獨立扶養。正值青春期的她,煩惱比同齡女孩更沉重。她原本已經繳交報名費、5月要考統測,卻因為家被拍賣,索性沒去考試,決定放棄升學、直接工作,幫家裡度過難關。

「我一直想讀大學,但學費很貴,活動又要繳很多費用,我一開始想,要不要申請就學貸款?但我擔心以後工作不穩定,又負債累累,就覺得算了。」雖然朋友們都勸她繼續升學,但她還是疑慮,「就是因為爸爸一直欠錢,我會想,我會不會像他一樣?可是他又是他,我是我啊。」

眼看要讓女兒承受經濟壓力,陳青旭很懊悔。因為家中經濟拮据,陳青旭高中讀夜校,開始半工半讀,在廟口炸雞店打工、到便利商店值大夜班,後來也曾開貨車送海鮮,做過各種工作。

「我說,妹妹弟弟,對不起,爸爸這件事真的…到時在外面租房子,我們以後生活應該會苦一點。」陳青旭苦澀地說,房子拍賣的錢扣掉稅款和罰鍰,所剩不多,不可能買新房,租房也撐不了多少年。

因為做工,陳青旭的皮膚曬得黝黑粗糙,看來比實際年齡老上一些。30歲時,他受不了跑夜車,開始打零工,搬1天水泥或沙袋,可以領1,600元,工作多的話,1個月賺3萬元,勉強維持一家生計。

陳青旭十幾年來以打零工維生,搬水泥沙袋一天可賺1,600元,但因雙腳受過傷、年紀也大了,做得越來越吃力。
陳青旭十幾年來以打零工維生,搬水泥沙袋一天可賺1,600元,但因雙腳受過傷、年紀也大了,做得越來越吃力。

生活從沒輕鬆過,但步入中年後,陳青旭更感覺生存不易。不僅體力變差,搬重物更吃力,十年前,他從工地鐵馬椅上跌落,摔斷右腳,當時僅領了老闆2,000元紅包,休息一陣子就又回到工地。但後遺症卻漸漸出現,「右腳比較麻煩,走路有時會痛,而且不能站久, 會痛到麻。」不幸的是,他前幾年修燈泡又摔傷左腳,還因此打上鋼釘,狀況又更糟了。

面對不順遂的人生,陳青旭有時會沒來由的鬱悶,難得休假,他沒力氣也沒多的錢跟朋友出去。以往喜歡戶外活動的他,現在唯一娛樂就是在臉書養開心水族箱。

這次事件發生前,陳青旭經常離家到桃園、台中打零工,因為一趟工期長,收入比較穩定、又可以賺加班費。一群工人睡旅店,他就問人家,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我問過很多人喔,他們都說,真的想要讀書,書讀得高,起碼工作機會會比較多。」

那他自己呢?陳青旭說也是讀書。雖然女兒已錯過今年考試,但他還是想勸勸她,明年要不要再試一次看看?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孩子跟他走一樣的路。

 

六年沒刷 不知帳戶沒錢

他說,自己學識不高、無法和政府打交道,還好一直有貴人幫他。4月初,陳志龍看到新聞後拜訪他家,開始帶他到宜蘭分署調卷、了解實情,「其實我都看不懂,後來老師解釋給我聽,他懂法律,把卷內容抓出來,竟然發現有102處的問題欸!」陳青旭語氣又激動起來。

其實,我們第一次採訪時,陳青旭就說,他知道自己有被開罰單,但絕對不是惡意不繳。「我都領現金的,有時候真的身上沒有錢,但我帳戶都有錢,想說給他們扣,但沒想到滯納金這麼多,我5、6年沒刷存摺,沒發現早就扣到沒有了。」他將郵局存摺攤開,指出裡頭最多時有近5萬元,也有不少強制執行的扣款紀錄。

「紅單不繳當然是自己的錯,滯納金要多追繳50%,再不繳的話,就會衍生後續法律上的行動,對不對?真的啦,錢真的不要欠,還是趕快繳一繳好了。」陳青旭說。

陳青旭好像沒擺脫過被債追著跑的日子。十多年前,他和前妻也曾欠銀行卡債,房子險遭拍賣。當時,孩子相繼出生、日子苦,夫妻倆用現金卡借錢,以卡養卡,利息越滾越大,最後欠繳銀行6萬元卡債,房子也被查封,直到看到牆上封條,他才發現大事不妙,趕緊四處籌錢還清債務。

 

七上八下 盼得撤回拍賣

朱芳君認為,陳青旭的反應,其實是許多資源稀缺的弱勢者的通病:他們無法評估風險。「趕快想辦法借錢,還了就好了,但他們沒有這個能力。當你的生活風險壓力很大的時候,我們就是只看得到眼前,沒有辦法再往後看了。」她說。

曾親自拜訪陳家的監委王幼玲,也試圖同理陳青旭的處境,「他是典型做工的人,思考方式有時跟我們不一樣,從小多災多難,又沒受到好的教育。」雖然陳青旭有多次交通違規,但酒駕並非主因,「他沒參加講習被開單,但工作需要交通工具,只好無照駕駛,又被開單,為了應付生活的困境、窘迫,他發展出的應對模式就是這樣。被倒錢、做工沒領到錢,周轉不過來,又陷入惡性循環。」

終於,在陳青旭覺得可能得走上行政訴訟後不久,5月20日,行政執行署公布重新調查結果,坦承發現數個行政瑕疵,決定撤回拍賣,將房子還給陳家。

對此,行政執行署副署長陳盈錦直言疏失,也承諾將在一個月內改進執行人員的作業程序。「我會要求所有同仁,竭盡一切可能找到義務人,晚上去拜訪、用手機打給他都好,讓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說,嚴正執法外,他們也該設想當事人處境,若對方真有困難,也能提供當事人分期付款,或轉介地方就業服務站。

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陳志龍(左4)等人,常帶著陳青旭(左3)開記者會。(翻攝台大教授拯救陳青旭聯盟臉書)
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陳志龍(左4)等人,常帶著陳青旭(左3)開記者會。(翻攝台大教授拯救陳青旭聯盟臉書)

陳盈錦也表示,將來遇到類似案件,即使法律並未規定,也將多一個步驟,了解義務人是否有未登記的動產及變賣意願,避免再被外界質疑「為何如此極端,不執行電視冰箱?」

雖然像陳青旭一樣,因為欠繳罰單而被拍賣不動產的情況非常少見,但過去3年,全台仍有560個案件,因為積欠20萬元以下罰鍰,不動產遭拍賣。

公權力即使合法行使,也可能粗暴輾過一家人的人生。現任立法委員邱顯智認為,執法者心態要調整、也要更審慎,合法不是唯一標準,更要注意手段的必要性跟合比例性,「民事跟行政有時比刑事還殘酷。關你5個月,跟我把你這輩子全家人都住在那裡的房子執行掉,恐怕後者並不亞於幾個月的徒刑。」

由於行政執行署撤銷拍賣,5月27日,陳青旭到基隆監理站繳清1萬8千元罰鍰。
由於行政執行署撤銷拍賣,5月27日,陳青旭到基隆監理站繳清1萬8千元罰鍰。

5月27日,我陪陳青旭去基隆監理站繳清了1萬8千元的罰單。因為忙著開記者會、到處陳情抗議,他這幾個月很少去工作,能繳清罰鍰,還是靠陳郭金英到處去借來的。

即使到了這天,陳青旭面對鏡頭時還是很緊張,一直問律師:「所以等等到底要說什麼?」4月中開記者會時,他也只發言不到5分鐘,手指還在桌底下搓個不停。

他其實不擅表達,有委屈也常往肚裡吞。提起工地生活,他都說有苦有樂,「以前老闆很凶欸,(犯錯)頭就敲下去,是很用力打喔!一腳就踢過來。但我們也是這樣過來的,忍著啊!」因為日子好時,老闆也會帶他們去喝喝酒,像朋友一樣。

 

救回全家 笑容也回來了

過去幾個月,他情緒都自己憋著,只忍不住問了媽媽一次,把房子弄丟了,到底氣不氣他?「你說我房子被法拍時有沒有流淚?當然是有,可是一個大男人,就算再怎麼悲傷,在媽媽跟小孩面前,還是要裝得一副很堅強的樣子。」

那天,我也最後一次拜訪陳家。孩子們因為房子要回來,看到我的表情軟化了。事件落幕後,陳青旭的女兒決定還是去上大學,透過獨招申請了一所台北的科大,「我原本想說是不是要選法律系,可以講道理、用頭腦去懂事情,但對我來說真的太難了。」她笑說。

房子拿回來後,陳青旭(左2)一家人心情輕鬆許多。原欲放棄升學、分擔家計的大女兒(右1),也重新申請了大學。
房子拿回來後,陳青旭(左2)一家人心情輕鬆許多。原欲放棄升學、分擔家計的大女兒(右1),也重新申請了大學。

「會心疼爸爸嗎?」我忍不住問她。

「欸?不能說心疼,會覺得這是一個教訓。以後如果欠錢,一定要馬上繳,不可以像我爸這樣。」

房子裡,搬家紙箱仍堆得亂七八糟,要回復原狀,看來仍有不少工作要做。陳郭金英見到我便急著問:「房子真的是我們的了嗎?」直到確定房子不會再被討走後,才難得露出了笑容。

她身子傾向我,輕快地說:「等房子真的歸我們,我們把(鏽蝕的)三樓蓋起來,把這邊都弄乾淨,神明請回來,我就跟我兒子說,再找你們來,我炒幾個拿手菜給你們吃。」

陳青旭的人生並不順遂,失婚後獨自扶養孩子,經濟壓力龐大。他常問其他工人,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
陳青旭的人生並不順遂,失婚後獨自扶養孩子,經濟壓力龐大。他常問其他工人,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