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6.13 05:58

【1萬8的悲喜劇2】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 弱勢的他們陰錯陽差成了犧牲者

文|蔣宜婷    攝影|賴智揚    影音|吳明曄
平時,陳青旭和大姊夫、愛犬「油麵」睡一個房間。5年前,陳青旭在工地附近撿到這隻眼瞎的繁殖犬,他不忍心,便將牠帶回家。
平時,陳青旭和大姊夫、愛犬「油麵」睡一個房間。5年前,陳青旭在工地附近撿到這隻眼瞎的繁殖犬,他不忍心,便將牠帶回家。

「我覺得我家好像被拍賣得很祕密。」陳青旭氣憤直說,他從頭到尾不知道房子被拍賣,「我不對,欠政府錢沒有繳。但拍賣我的房子,是不是該依法有據?為什麼闖進我家,都沒跟我通知?」

其實,行政執行署都「合法通知」了陳青旭。只是他們從來沒有真正「找到」他。

「這案子真的陰錯陽差,才會走到這麼極端的狀況。」協助過不少弱勢者面對法律爭訟的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朱芳君說,她從未碰過金額這麼小、房子被拍賣的例子。

「我覺得這凸顯了公務員執行時,觀念上的問題。坦白說,只要有人打一通電話跟當事人說:『你的房子快要被拍賣了,要不要趕快把罰款繳一繳?』或是有人登門,跟他媽媽說一聲。理論上,他就會去處理。」朱芳君說。

她解釋,行政機關或法院慣用「寄存送達」將信件暫存郵局、警局,雖然程序合法,但仍有很大風險,當事人沒被通知到而未領件。例如,現在很多人根本不居住在戶籍地;通知貼在信箱上,也可能弄失或被別人故意撕掉。

甚至,此案中多數掛號由陳郭金英代收,也可能是個法律漏洞。依法,郵差必須將信件交給「有辨別事理能力的人」,雖然陳郭金英小學畢業可識字,卻不具備足夠閱讀能力理解法律文件。

陳郭金英曾開過小吃攤,廚藝很好,只要陳青旭沒去外地工作,他們一家都會一起吃晚餐。
陳郭金英曾開過小吃攤,廚藝很好,只要陳青旭沒去外地工作,他們一家都會一起吃晚餐。

在她家客廳,很容易看到陳郭金英隨手擱置的郵件。回想那些紅單,她急著解釋,「 我當然識字,但(紅單)什麼意思不曉得,收起來,結果兒子工作一個禮拜回來,我就忘掉了,也不知道有那一張了。」

 

5月統測 女兒忍痛放棄

知道家已被賣掉那天,陳青旭念高三的女兒一個人躲到巷口哭了很久。她和爸爸都有一雙細長眼睛,因為怕生,她語速很快,希望趕緊結束對話。

自從媽媽在她3歲離家出走後,她跟弟弟就由爸爸獨立扶養。正值青春期的她,煩惱比同齡女孩更沉重。她原本已經繳交報名費、5月要考統測,卻因為家被拍賣,索性沒去考試,決定放棄升學、直接工作,幫家裡度過難關。

「我一直想讀大學,但學費很貴,活動又要繳很多費用,我一開始想,要不要申請就學貸款?但我擔心以後工作不穩定,又負債累累,就覺得算了。」雖然朋友們都勸她繼續升學,但她還是疑慮,「就是因為爸爸一直欠錢,我會想,我會不會像他一樣?可是他又是他,我是我啊。」

2樓最大的一間房,住了陳郭金英(右)和一對上高中的孫子女。雨季時,房間漏水嚴重,陳郭金英常失眠。
2樓最大的一間房,住了陳郭金英(右)和一對上高中的孫子女。雨季時,房間漏水嚴重,陳郭金英常失眠。

眼看要讓女兒承受經濟壓力,陳青旭很懊悔。因為家中經濟拮据,陳青旭高中讀夜校,開始半工半讀,在廟口炸雞店打工、到便利商店值大夜班,後來也曾開貨車送海鮮,做過各種工作。

「我說,妹妹弟弟,對不起,爸爸這件事真的…到時在外面租房子,我們以後生活應該會苦一點。」陳青旭苦澀地說,房子拍賣的錢扣掉稅款和罰鍰,所剩不多,不可能買新房,租房也撐不了多少年。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