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6.13 05:58

【1萬8的悲喜劇3】他跑工地領日薪 人生若重來最想讀書

文|蔣宜婷    攝影|賴智揚    影音|吳明曄
陳青旭十幾年來以打零工維生,搬水泥沙袋一天可賺1,600元,但因雙腳受過傷、年紀也大了,做得越來越吃力。
陳青旭十幾年來以打零工維生,搬水泥沙袋一天可賺1,600元,但因雙腳受過傷、年紀也大了,做得越來越吃力。

因為做工,陳青旭的皮膚曬得黝黑粗糙,看來比實際年齡老上一些。30歲時,他受不了跑夜車,開始打零工,搬一天水泥或沙袋,可以領1,600元,工作多的話,一個月賺3萬元,勉強維持一家生計。

生活從沒輕鬆過,但步入中年後,陳青旭更感覺生存不易。不僅體力變差,搬重物更吃力,10年前,他從工地鐵馬椅上跌落,摔斷右腳,當時僅領了老闆2,000元紅包,休息一陣子就又回到工地。但後遺症卻漸漸出現,「右腳比較麻煩,走路有時會痛,而且不能站久, 會痛到麻。」不幸的是,他前幾年修燈泡又摔傷左腳,還因此打上鋼釘,狀況又更糟了。

面對不順遂的人生,陳青旭有時會沒來由的鬱悶,難得休假,他沒力氣也沒多的錢跟朋友出去。以往喜歡戶外活動的他,現在唯一娛樂就是在臉書養開心水族箱。

這次事件發生前,陳青旭經常離家到桃園、台中打零工,因為一趟工期長,收入比較穩定、又可以賺加班費。一群工人睡旅店,他就問人家,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我問過很多人喔,他們都說,真的想要讀書,書讀得高,起碼工作機會會比較多。」

那他自己呢?陳青旭說也是讀書。雖然女兒已錯過今年考試,但他還是想勸勸她,明年要不要再試一次看看?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孩子跟他走一樣的路。

 

6年沒刷 不知帳戶沒錢

他說,自己學識不高、無法和政府打交道,還好一直有貴人幫他。4月初,陳志龍看到新聞後拜訪他家,開始帶他到宜蘭分署調卷、了解實情,「其實我都看不懂,後來老師解釋給我聽,他懂法律,把卷內容抓出來,竟然發現有102處的問題欸!」陳青旭語氣又激動起來。

其實,我們第一次採訪時,陳青旭就說,他知道自己有被開罰單,但絕對不是惡意不繳。「我都領現金的,有時候真的身上沒有錢,但我帳戶都有錢,想說給他們扣,但沒想到滯納金這麼多,我5、6年沒刷存摺,沒發現早就扣到沒有了。」他將郵局存摺攤開,指出裡頭最多時有近5萬元,也有不少強制執行的扣款紀錄。

陳青旭的人生並不順遂,失婚後獨自扶養孩子,經濟壓力龐大。他常問其他工人,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
陳青旭的人生並不順遂,失婚後獨自扶養孩子,經濟壓力龐大。他常問其他工人,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

「紅單不繳當然是自己的錯,滯納金要多追繳50%,再不繳的話,就會衍生後續法律上的行動,對不對?真的啦,錢真的不要欠,還是趕快繳一繳好了。」陳青旭說。

陳青旭好像沒擺脫過被債追著跑的日子。十多年前,他和前妻也曾欠銀行卡債,房子險遭拍賣。當時,孩子相繼出生、日子苦,夫妻倆用現金卡借錢,以卡養卡,利息越滾越大,最後欠繳銀行6萬元卡債,房子也被查封,直到看到牆上封條,他才發現大事不妙,趕緊四處籌錢還清債務。

 

七上八下 盼得撤回拍賣

朱芳君認為,陳青旭的反應,其實是許多資源稀缺的弱勢者的通病:他們無法評估風險。「趕快想辦法借錢,還了就好了,但他們沒有這個能力。當你的生活風險壓力很大的時候,我們就是只看得到眼前,沒有辦法再往後看了。」她說。

曾親自拜訪陳家的監委王幼玲,也試圖同理陳青旭的處境,「他是典型做工的人,思考方式有時跟我們不一樣,從小多災多難,又沒受到好的教育。」雖然陳青旭有多次交通違規,但酒駕並非主因,「他沒參加講習被開單,但工作需要交通工具,只好無照駕駛,又被開單,為了應付生活的困境、窘迫,他發展出的應對模式就是這樣。被倒錢、做工沒領到錢,周轉不過來,又陷入惡性循環。」

終於,在陳青旭覺得可能得走上行政訴訟後不久,5月20日,行政執行署公布重新調查結果,坦承發現數個行政瑕疵,決定撤回拍賣,將房子還給陳家。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