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6.13 05:58

【1萬8的悲喜劇4】媽媽借錢繳清罰鍰 大男人的他在家人面前忍著不流淚

文|蔣宜婷    攝影|賴智揚    影音|吳明曄
陳青旭的人生並不順遂,失婚後獨自扶養孩子,經濟壓力龐大。他常問其他工人,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
陳青旭的人生並不順遂,失婚後獨自扶養孩子,經濟壓力龐大。他常問其他工人,如果人生重來想做什麼?

對此,行政執行署副署長陳盈錦直言疏失,也承諾將在一個月內改進執行人員的作業程序。「我會要求所有同仁,竭盡一切可能找到義務人,晚上去拜訪、用手機打給他都好,讓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說,嚴正執法外,他們也該設想當事人處境,若對方真有困難,也能提供當事人分期付款,或轉介地方就業服務站。

陳盈錦也表示,將來遇到類似案件,即使法律並未規定,也將多一個步驟,了解義務人是否有未登記的動產及變賣意願,避免再被外界質疑「為何如此極端,不執行電視冰箱?」

雖然像陳青旭一樣,因為欠繳罰單而被拍賣不動產的情況非常少見,但過去3年,全台仍有560個案件,因為積欠20萬元以下罰鍰,不動產遭拍賣。

公權力即使合法行使,也可能粗暴輾過一家人的人生。現任立法委員邱顯智認為,執法者心態要調整、也要更審慎,合法不是唯一標準,更要注意手段的必要性跟合比例性,「民事跟行政有時比刑事還殘酷。關你5個月,跟我把你這輩子全家人都住在那裡的房子執行掉,恐怕後者並不亞於幾個月的徒刑。」

由於行政執行署撤銷拍賣,5月27日,陳青旭到基隆監理站繳清罰鍰。
由於行政執行署撤銷拍賣,5月27日,陳青旭到基隆監理站繳清罰鍰。

5月27日,我陪陳青旭去基隆監理站繳清了1萬8千元的罰單。因為忙著開記者會、到處陳情抗議,他這幾個月很少去工作,能繳清罰鍰,還是靠陳郭金英到處去借來的。

即使到了這天,陳青旭面對鏡頭時還是很緊張,一直問律師:「所以等等到底要說什麼?」4月中開記者會時,他也只發言不到5分鐘,手指還在桌底下搓個不停。

他其實不擅表達,有委屈也常往肚裡吞。提起工地生活,他都說有苦有樂,「以前老闆很凶欸,(犯錯)頭就敲下去,是很用力打喔!一腳就踢過來。但我們也是這樣過來的,忍著啊!」因為日子好時,老闆也會帶他們去喝喝酒,像朋友一樣。

 

救回全家 笑容也回來了

過去幾個月,他情緒都自己憋著,只忍不住問了媽媽一次,把房子弄丟了,到底氣不氣他?「你說我房子被法拍時有沒有流淚?當然是有,可是一個大男人,就算再怎麼悲傷,在媽媽跟小孩面前,還是要裝得一副很堅強的樣子。」

房子拿回來後,陳青旭(左2)一家人心情輕鬆許多。原欲放棄升學、分擔家計的大女兒(右1),也重新申請了大學。
房子拿回來後,陳青旭(左2)一家人心情輕鬆許多。原欲放棄升學、分擔家計的大女兒(右1),也重新申請了大學。

那天,我也最後一次拜訪陳家。孩子們因為房子要回來,看到我的表情軟化了。事件落幕後,陳青旭的女兒決定還是去上大學,透過獨招申請了一所台北的科大,「我原本想說是不是要選法律系,可以講道理、用頭腦去懂事情,但對我來說真的太難了。」她笑說。

「會心疼爸爸嗎?」我忍不住問她。

「欸?不能說心疼,會覺得這是一個教訓。以後如果欠錢,一定要馬上繳,不可以像我爸這樣。」

房子裡,搬家紙箱仍堆得亂七八糟,要回復原狀,看來仍有不少工作要做。陳郭金英見到我便急著問:「房子真的是我們的了嗎?」直到確定房子不會再被討走後,才難得露出了笑容。

陳郭金英曾開過小吃攤,廚藝很好,只要陳青旭沒去外地工作,他們一家都會一起吃晚餐。
陳郭金英曾開過小吃攤,廚藝很好,只要陳青旭沒去外地工作,他們一家都會一起吃晚餐。

她身子傾向我,輕快地說:「等房子真的歸我們,我們把(鏽蝕的)3樓蓋起來,把這邊都弄乾淨,神明請回來,我就跟我兒子說,再找你們來,我炒幾個拿手菜給你們吃。」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