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6.18 05:59

【粉紅豬心事2】一個人在海邊哭很久很久 鍾欣凌:我只想要一點點自由

鍾欣凌專訪之二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劉耀勻  
有時拍戲忙,會讓自己跟小孩疏離了一些,但鍾欣凌說,自由一下後,她會更珍惜相聚的時間。
有時拍戲忙,會讓自己跟小孩疏離了一些,但鍾欣凌說,自由一下後,她會更珍惜相聚的時間。

為什麼說自己浮誇?鍾欣凌說,自己是很需要肯定的人,「剛出道時,有人說我名字不好記,就取了『粉紅豬』,有次在路上阿伯講不出來我名字,就問『妳是那個豬吼』,旁邊的朋友滿生氣的,可是我覺得好高興,好像有人認識我。之後也是一個阿伯來問『妳是紅粉豬吼』,我很高興,好像接近了一點點。」

當鍾欣凌去做人類圖(分析自我能量在哪,並了解自己的使用說明書),有一位老師跟她說:「我只有一句話給妳,『讓人家笑不是妳的責任。」使鍾欣凌一度經歷一段拉扯的過程,但最後她又發現了,自己真的喜歡讓人家笑呀!

所以逗人家笑又成了妳的責任?鍾欣凌點頭:「讓人家笑就是讓自己笑,像是慢慢在找一條路,那路好有點光了。」這個過程,她不再覺得委屈,而且心甘情願。

但可能,笑臉再心甘情願,還是有它的尖刺隱藏著。令人不安的自我還在,偶爾,體內常駐的鈍重黑暗會驅使著,必須把自己拋去物理性的、遠遠的地方。

在當自己的時候,開始有了不確定,必須演回自己拍照時,鍾欣凌用了很多動作來幫助自己「入戲」。
在當自己的時候,開始有了不確定,必須演回自己拍照時,鍾欣凌用了很多動作來幫助自己「入戲」。

有了小孩後跟自己的相處變少了。「像我以前沒那麼愛喝酒,但是我現在,好想可以自己好好喝個酒,最後我發現,我只想要那個一點點的自由。所以我就跟老公說,你可不可以放我出去幾天,最後我去關島玩幾天,我一個人在海邊,我聽茄子蛋的歌拿著啤酒,在海邊哭很久很久很久。」她強調:「哭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卻也不是真的為了什麼事而傷心,像放開了什麼事情,鍾欣凌說「就覺得哭完很爽,回來還是有很多雜事。」「但是你會覺得,好像比較珍惜一點點,包括珍惜自由、珍惜自己跟小孩相處的時間。你會更正視它一點點,而不是逃避。」

47歲的鍾欣凌(中),在新作《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超齡演出婆婆。左為黃姵嘉、右為張書偉。(公視提供)
47歲的鍾欣凌(中),在新作《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超齡演出婆婆。左為黃姵嘉、右為張書偉。(公視提供)

談話間,鍾欣凌把冰飲留下一圈的水漬抹掉,那是有潔癖的媽媽刻記在她身上的,不過她說自己沒媽媽那麼要求,因為大學同學到她家玩時,曾誤把家中的瑪爾濟斯當面紙盒,就因為媽媽把狗洗得太白太乾淨了。

而她自己的潔癖,在生了2個女兒後就漸漸崩解,畢竟孩子是依附著母親的幼獸,親情無法冷靜,無法就這麼船過水無痕。

就算曾演出《我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那種糾結魔幻的親子戲。不過,鍾欣凌是盡量不把工作帶回去的,再者,即使想帶回去,但總是會被小孩的各種崩潰給弄到崩潰,「有一種修行了12年到城市就破功的感覺。」

  • 場地提供:小路上

更新時間|2020.06.18 09: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