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6.13 07:59

曾因蹺課趴在美國警察槍口下 男星感嘆對亞裔族群歧視

文|熊景玉    攝影|李鍾泉
段鈞豪與隆宸翰在《媽!我阿榮啦》分飾輔導長及醫護團軍官,但2位都沒有當過兵,不過戲裡都頗像個軍人。
段鈞豪與隆宸翰在《媽!我阿榮啦》分飾輔導長及醫護團軍官,但2位都沒有當過兵,不過戲裡都頗像個軍人。

從經典廣告發想延伸的國片《媽!我阿榮啦》,以90年代保守的軍中為背景,探討軍中霸凌議題。段鈞豪把看似好心,其實也有點腹黑的「輔導長」演得絲絲入扣,但沒想到他卻沒當過兵,更不要說是軍官才能當的「輔仔」。至於曾在美國念書的隆宸翰,學生時代也曾遭受美國警察不公平的待遇,因此對於公權力特別有感。

高中時期就罹患椎間盤突出的段鈞豪,無法通過兵役體檢,因此不用服兵役。段鈞豪說,別人很羨慕他不用當兵,但他有很長一段時間是靠著打類固醇硬撐著拍戲,休息時得靠劇組在地上鋪紙板讓他躺著,後來腳部甚至開始萎縮,看遍中西醫、氣功等民俗療法都沒用。他先後為了這個病開了2次刀,因此無緣穿上軍服。

段鈞豪飾演的輔導長算是很關照男主角「阿榮」,偶爾也會干預軍中學長的不當管教。(答人文創提供)
段鈞豪飾演的輔導長算是很關照男主角「阿榮」,偶爾也會干預軍中學長的不當管教。(答人文創提供)
片中隆宸翰與女主角楊小黎有動作戲,2人都大嘆打戲難拍,隆宸翰也因而掛彩。(答人文創提供)
片中隆宸翰與女主角楊小黎有動作戲,2人都大嘆打戲難拍,隆宸翰也因而掛彩。(答人文創提供)

只不過沒當過兵,卻要演大部分是志願役軍官來擔任的輔導長,段鈞豪說,得知要演這角色,他連忙找與電影背景年代相仿的朋友請教軍中文化,導演也把自己當兵時的過程鉅細靡遺地描述給段鈞豪聽,他消化後再憑自己的理解來演,所幸出來的效果導演挺滿意的,他自己還沒看過片,很期待聽到觀眾的反應。

而在片中飾演醫護團軍官的隆宸翰則是赴美國念高中的「小留學生」,也沒有體驗過台灣的軍隊文化。但住在洛杉磯的隆宸翰,見到近日美國白人警察對黑人過當執法導致死亡,因而釀起世界各地對於種族歧視的抗議,他對警察公權力的施展也有特別感觸。

隆宸翰憶及高中時有次與其他亞裔學生蹺課在校外抽菸,卻來了警察掏槍對著他們,喝令他們趴在牆上猶如犯人般。隆宸翰嘆「我們只是蹺課抽菸,又不是做什麼壞事,你要我回去上課我也會乖乖回去,沒有必要這麼大動作。」從現場都是亞裔學生來看,很難相信警察執法時沒帶有種族歧視。

兩人在片中沒有對手戲,戲外卻分別升任新手爸,隆宸翰2018年與交往6年的「娃娃」魏如萱結婚,同年並生下兒子「路易」;段鈞豪的女兒Baby則才剛滿月,他如今最大的願望便是「女兒能早日睡足一整夜」,這樣他與老婆才能好好睡覺。段鈞豪笑說一來便向「前輩」隆宸翰討教,兩人好好聊了一回育兒經。

段鈞豪早年飽受椎間盤突出病情折磨,嚴重到腳部甚至開始萎縮,還因此並開過2次刀。
段鈞豪早年飽受椎間盤突出病情折磨,嚴重到腳部甚至開始萎縮,還因此並開過2次刀。
隆宸翰在美國遇過警察對亞裔族群有不公平待遇經驗,他因此對公權力執行的尺度拿捏特別有感。
隆宸翰在美國遇過警察對亞裔族群有不公平待遇經驗,他因此對公權力執行的尺度拿捏特別有感。

段鈞豪將事業重心移回台灣後,上部片《下半場》扮演暖心籃球教練,在《媽!我阿榮啦》又是對主角阿榮操煩了心的輔導長,但其實他過往演過不少反派角色。段鈞豪說,人總有些壞想法在現實生活中受到束縛,只有在演戲時能發洩出來,所以演反派很爽。但演多了反派,整天被負面的情緒綁住,從身體到心裡都很累,他記得拍《千禧曼波》時身邊還必備頭痛藥。「後來許願想拍喜劇,也拍到了,可是時間長了又覺得不過癮,演員就是這麼不知足!」

至於戲裡扮反派,戲外其實蠻正氣凜然的隆宸翰,對於1歲多的兒子未來可能會面臨到的霸凌問題,他也「提前部署」。「我會讓他學習像是空手道或跆拳道等課程,學了是為尊重別人,然後保護自己。」隆宸翰說他看過一部影片,爸爸知道兒子欺負別人,於是邀他「練拳」,兩人穿戴好安全裝備,在練拳過程中爸爸仗著體型和年齡優勢把兒子打趴在地。

「爸爸跟兒子說,你平常欺負別人,這次讓你知道被欺負是怎麼一回事。我自己雖然不會用這種方式來教育,但我會希望我的兒子未來不管在任何環境,都要懂得尊重別人,尤其男生,不要因為自己比較強,就去霸凌別人,這是我兒子一定要做到的事情。」

更新時間|2020.06.13 16: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