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6.20 13:15

【全文】《The King》未播先回本 億萬編劇金銀淑吸金大法

文|王怡文    影音|王威智 林雅菁
李敏鎬在斥資韓幣320億元製作的《The King:永遠的君主》中飾演大韓帝國皇帝。(Netflix提供)
李敏鎬在斥資韓幣320億元製作的《The King:永遠的君主》中飾演大韓帝國皇帝。(Netflix提供)

韓國「億萬編劇」金銀淑入行17年,從出道時月薪韓幣70萬元(約新台幣1萬8千元),至執筆《陽光先生》1集韓幣1億元(約新台幣270萬元),身價不可同日而語。融合愛情、歷史、科幻等元素的新作《The King:永遠的君主》,因她與李敏鎬、金高銀的黃金組合,靠版權費與置入等,開播前就已回本。

該劇電視台收視雖不如預期,但藉加入新導演、剪出精華篇等方式在OTT平台逆轉聲勢,更在大結局播出前,於韓、台、港等亞洲地區衝上Netflix排行榜冠軍。

斥資韓幣320億元(約新台幣8.6億元)、耗時7個月製作的《The King:永遠的君主》,由韓國上市集團CJ旗下負責電視劇的Studio Dragon公司製作, 售予韓國SBS電視台與Netflix播出。劇情以2個平行世界「大韓帝國」及「大韓民國」為故事背景,大韓民國即現今的韓國,而皇帝李敏鎬所在的大韓帝國,則是架空的君主立憲制國家。

 《The King:永遠的君主》集結禹棹奐(左起)、鄭恩彩、李敏鎬、金高銀、金京南等新生代卡司。(Netflix提供)
《The King:永遠的君主》集結禹棹奐(左起)、鄭恩彩、李敏鎬、金高銀、金京南等新生代卡司。(Netflix提供)

大韓帝國在韓國歷史上曾存在14年(1897至1910年),金銀淑以此為基礎,寫出《The King》中的大韓帝國,劇組也在京畿道龍仁攝影棚打造皇室空間,從內部擺設到帝國的國徽、服裝,毫不馬虎。

《The King》故事在兩平行世界交錯,多數演員在另一世界也會出現1名分身,因劇情複雜、人物眾多、且穿梭2個世界,觀眾容易混淆、難投入其中。相較海外在Netflix的成績,韓國SBS電視台收視差強人意,第二集收視率雖一度達11.6%,其後不斷下探,更曾跌至5.2%,不到開播時的一半,讓韓國媒體直指金銀淑「王牌編劇失靈」。

李敏鎬(右)和金高銀首次搭檔演情侶,譜跨次元之戀。(Netflix提供)
李敏鎬(右)和金高銀首次搭檔演情侶,譜跨次元之戀。(Netflix提供)

2003年入行的金銀淑是韓國唯一每集酬勞破億的編劇,她以《巴黎戀人》《秘密花園》《太陽的後裔》《鬼怪》等劇奠定地位,尤其擅長灰姑娘題材,從未失敗的她一路捧紅玄彬、李敏鎬、孔劉等男神。但她不甘於寫芭樂愛情劇,今年透過《The King》展現企圖心,以歷史為基底、融合擅長的奇幻風格,加上李敏鎬的「理科男」角色設定和懸疑劇情,豐富的元素讓期待看粉紅泡泡的觀眾一時難消化。

李秉憲 (右)和金泰梨主演的《陽光先生》花費韓幣430億元製作,Netflix出韓幣300億元買下海外版權。(翻攝自《陽光先生》官網)
李秉憲 (右)和金泰梨主演的《陽光先生》花費韓幣430億元製作,Netflix出韓幣300億元買下海外版權。(翻攝自《陽光先生》官網)
《The King》遲來收成不影響作品收益。鉅額製作費早在開播前,就靠SBS的播映權和Netflix海外版權費回本。

然而相較於劇情,零碎的剪輯更被視為觀眾無法投入的主因。劇組參酌各界意見,5月初宣布團隊再加1名導演,由《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導演柳濟元站上前線,與副導鄭志賢共同主導拍攝,原導演白尚勳則專心於剪輯。重新分工後的成果反映在第8集後,口碑顯示,特別是兩世界同臉孔導致的臉盲問題,有了極大改善。SBS電視台也在官網分享兩世界的人物剖析,並特別播出剪輯版本,協助觀眾了解。

金高銀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一人分飾兩角,拍攝時先和替身對戲(圖),再用合成方式呈現。(翻攝自BH Entertainment)
金高銀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一人分飾兩角,拍攝時先和替身對戲(圖),再用合成方式呈現。(翻攝自BH Entertainment)
金高銀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一人分飾兩角,拍攝時先和替身對戲,再用合成方式呈現(圖)。(翻攝自BH Entertainment)
金高銀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一人分飾兩角,拍攝時先和替身對戲,再用合成方式呈現(圖)。(翻攝自BH Entertainment)

團隊不懈的努力隨懸疑謎團逐漸明朗化,逆轉情勢。雖然電視台收視表現不如預期,《The King》卻在串流開出好成績,不僅在韓國OTT「wavve」持續稱霸,開播1個半月後,觀眾關注度也提高。韓國「GOOD DATA」根據新聞、部落格、影片、社群網站等討論度每週計算「電視話題性」排行,《The King》終於在5月第4週的排行榜上拿下冠軍。

海外成績方面,在台灣反映出觀眾的「養劇」習慣。《The King》4月剛上架時,止步於Netflix台灣排行前10名,從第10集上架的隔天首次衝進冠軍,並持續維持前3名,更在PTT、YouTube出現大量劇情分析討論,熱度激增。東南亞地區如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等地,開播不久就穩居冠軍寶座;沒正版平台播出的中國大陸,標籤相關貼文閱讀量更突破30億,驗證金銀淑與李敏鎬兩大韓流招牌依舊有號召力。

韓劇 《Who Are You-學校2015》是白尚勳(中)擔任導演的首部作品。(翻攝自KBS官網)
韓劇 《Who Are You-學校2015》是白尚勳(中)擔任導演的首部作品。(翻攝自KBS官網)

《The King》遲來的收成不影響作品的收益,韓幣320億元的鉅額製作費,早在開播前就靠SBS電視台的播映權和Netflix海外版權費回本。雖未公開實際數字,但以2年前、Netflix大筆花下7成製作費買下金銀淑前作《陽光先生》版權推估,這回Netflix可能花下韓幣224億元(約新台幣6億元)買下《The King》。

金銀淑向來是置入高手,加上李敏鎬、金高銀的加持,開播前就確定能靠商品置入賺進3成以上的利潤。

金銀淑向來是置入高手,例如《陽光先生》雖是日治時期前的歷史愛情劇,但無論麵包甜點、茶杯、皮件等現代商品,都在金銀淑的巧筆下,自然融入故事情節,讓廠商對金銀淑更有信心。

 《陽光先生》以路邊小販的方式巧妙置入韓國知名麵包連鎖店。(翻攝自Netflix)
《陽光先生》以路邊小販的方式巧妙置入韓國知名麵包連鎖店。(翻攝自Netflix)

這次加上李敏鎬、金高銀兩位明星的加持,《The King》開播前就確定能靠置入賺進3成以上利潤。儘管露骨的置入手法受輿論抨擊,甚至被酸是「The King購物台」,但事實證明,該劇仍成功帶動買氣。

 李敏鎬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狂吃炸雞,助長該品牌新口味商品熱賣五十五萬份。(翻攝自Netflix)
李敏鎬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狂吃炸雞,助長該品牌新口味商品熱賣五十五萬份。(翻攝自Netflix)

以幾乎每集出現的炸雞品牌為例,穿越到大韓民國的大韓帝國皇帝李敏鎬與金高銀約會,幾乎都在吃炸雞,看似突兀,卻是合理設定。《The King》的大韓帝國未經歷南、北韓分裂,更沒有1950年的韓戰,因戰後受駐韓美軍影響的炸雞、部隊鍋等食品,李敏鎬在帝國嘗不到,才在民國每天心心念念。

《The King》受歡迎,連帶讓該品牌炸雞4月新上市的口味1個月內賣出55萬份,劇中常出現的台灣手搖飲品牌更配合推出相關飲品,在台灣、韓國、馬來西亞等地同步販售,順勢搭上播出熱潮,帶動錢潮同時更賺飽知名度。

金銀淑以韓劇《鬼怪》拿下第53屆百想藝術大賞的年度電視大獎。(翻攝自《日刊體育報》)
金銀淑以韓劇《鬼怪》拿下第53屆百想藝術大賞的年度電視大獎。(翻攝自《日刊體育報》)
韓國編劇之神 金銀淑
  1. 1973年出生於韓國江原道江陵市
  2. 代表作:
    • 2018年 《陽光先生》
    • 2016年 《太陽的後裔》獲第52屆百想藝術大賞電視部門最佳劇本獎、KBS演技大賞最佳編劇、第7屆大眾文化藝術獎總統表彰
    • 2016年 《鬼怪》獲第53屆百想藝術大賞年度大獎
    • 2013年 《繼承者們》
    • 2012年 《紳士的品格》
    • 2010年 《秘密花園》獲第47屆百想藝術大賞電視部門最佳劇本獎
    • 2004年 《巴黎戀人》獲第41屆百想藝術大賞電視部門最佳劇本獎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