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6.26 05:58

【他為什麼殺警5】殺警無罪引爭議 醫痛批:法界只想把精神病院當監獄 

文|胡慕情    攝影|攝影組
成為警察是李承翰的夢,但這個夢卻因社會安全網的漏洞, 成為奢想。(翻攝李承翰臉書)
成為警察是李承翰的夢,但這個夢卻因社會安全網的漏洞, 成為奢想。(翻攝李承翰臉書)

輿論總將精神疾病犯罪者與裝病扣連,是對精神疾病與犯罪關聯過於陌生所產生的錯辨。根據研究,社會壓力是誘發精神疾病的不利因子,而疾病又會使人喪失正常生活所需功能,使人一再被拋出常軌。殺警案嫌犯,就是掙扎於這個惡性循環的一員。

研究顯示,思覺失調症的復發與停止藥物治療高度相關。一般而言,停藥半年復發率為50%;停藥一年復發率為80%;停藥二年復發率為90%以上。犯案後,看守所提供鄭再由藥物服用,他依然堅信有人要整他、毒害他、覬覦他的錢財。看守所的醫師判斷:鄭再由仍然病著。

妄想的恐懼與現實的委屈對接,形成在常人眼中也一貫無悖的邏輯。儘管鄭再由歷經奇美醫院長達十年的診斷、司法精神鑑定乃至看守所醫師的確診,檢察官仍堅信鄭再由的罪,無視他的病。是職責所在,卻讓李承翰的父母深信了鄭再由的「喬裝」。而社會則因警察喪命這個社會安全象徵的殞落,提出延長監護處分的修法建議。

延長監護 修法難補漏洞

法務部提議,未來若病犯監護屆滿,檢察官認為有必要時可向法院聲請延長,每次延長時間三年,延到沒有再犯之虞為止。但這樣的措施,卻可能加重對精神疾患的汙名,反使社會安全漏洞難以彌補。

中研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鄭泰安曾發布一項研究,發現台灣憂鬱與焦慮症盛行率從1990年的11.5%提升為2010年的23.8%。儘管此項研究排除思覺失調等精神疾病,但嘉南療養院精神科醫師李俊宏提醒,思覺失調患者有一半比例也會有憂鬱症狀。

根據鄭泰安研究顯示,憂鬱盛行與台灣歷經快速經濟轉型,勞力密集產業外移導致就業市場萎縮,並因全球經濟衰退,就業市場持續低迷高度相關。顯見大環境因素會滲透至家庭,最後侵蝕個人。回顧近年重大精神障礙者殺人案件,不乏此脈絡下產生的悲劇。

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醫師王俸鋼認為,現階段修法風向,是對《刑法》第19條中,犯罪者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導致無法辨識其行為違法而不罰的規範的反動。目前《刑法》第87條規定精神障礙犯罪者有危害公共危險之虞,需受監護處分,最長5年;目前修法便是希望透過延長年限,來滿足社會大眾「以牙還牙」的期待。但現代精神醫療以監禁形式幫助病人,至多3至6個月就能知道可幫助病患到什麼程度,超出醫療性症的監禁,「都是把精神病院當成監獄。」

精神科醫師對修法的疑慮,是因精神病患的犯罪議題多為複雜因素交織,「有人性惡的地方,但也有先天智能發展問題或疾病因素,甚至社會不利因素如藥酒癮、社區同儕,家庭或貧困相關。」李俊宏強調,當所有問題都被簡化成精神疾病,而不解決根源性問題,「延長再久也沒用。」

台灣伊甸基金會活泉之家主任廖福源指出,行政院建立的社會安全網,不僅資源不足,也未思考如何支持精神障礙者家屬。「精神病人的輔具就是人。」廖福源說,精神病患的穩定程度仰賴穩定關係,但現有服務都以階段性任務作為結案標準,精神病患可能在好不容易適應一段關係後又要重頭來過,「尤其現在社工案量很重,以2017年為例,平均面訪每年只有2.07次,但需要高度支持的人一週至少要能見一次。」

精神障礙關懷團體與精神科醫師原本希望殺警案能讓社會直面社會安全網漏洞。實際輿論關注重點,卻隨著檢察官主張精神鑑定有缺漏而陷於對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