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6.26 05:58

【他為什麼殺警6】罪人其實是病人 他們殺至親法院只能判無罪

文|胡慕情    攝影|攝影組
殺警案一審判處無罪,李承翰父親難以接受,日前鬱鬱寡歡身亡。
殺警案一審判處無罪,李承翰父親難以接受,日前鬱鬱寡歡身亡。

殺警案進入二審判決,檢察官仍緊咬「嫌犯就是裝病」的說法來爭取徒刑。但這對家屬來說,真的是實踐正義的路徑嗎?

二審準備程序中,檢察官林志峯主張「智商不足可以假裝」,痛批鑑定報告團隊一共4人,僅花2小時與鄭再由會談,加上鑑定醫師沈正哲是在速食店完成報告結論,「簡直速食完成,十分輕佻!」

法官陳珍如當庭曾表示:「醫師快速做完,是因法院催促;於速食店寫報告,是因重大矚目案件,他下班後到那裡加班。至於只花2小時會談,是因被告被羈押。如檢方同意,法院可以讓被告花更多時間被鑑定。」林志峯的話語,仍被媒體摘錄、廣傳。

恨與報復 壓過理解修補

網路充斥:「精神病要變成第一志願了嗎?」「現在有精神疾病的就天下無敵了。」「以後黑道收打手都順便弄張精神病證明書好了。」等言論,而許多政治人物也表態必須追究到底,「因為判決和人民『情感』相違背。」

「然而這類判決在嘉義過去也有。」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醫師王俸鋼說,2014年,李姓男子拿螺絲起子插進祖母雙眼狂攪,再用鐵鎚殺了祖母。2007年前他也用鐵鎚殺了他爸爸。當時精神鑑定也是嘉義榮院,判斷此人有精神障礙。李男於精神病院強制住院5年,放出來2年然後犯案,「這代表法官的判決多年來邏輯一致。」二起案件的社會關注天壤之別,「是因大家對勇敢警察形象的投射。而當時死的,卻是無人聞問的老媽媽。」

精神障礙者犯罪問題就此被簡化為「裝病」的議題。民氣成為檢察官爭取徒刑的工具,相較於理解與修補,恨與報復成為這起案件的主旋律。而6月4日晚間,李承翰父親李增文傳出因胃病宿疾,大量出血不幸辭世消息。

李家人認為,李增文是因無法接受鄭再由裝病卻獲無罪,鬱鬱寡歡所致。靈堂上,李增文92歲的母親拄著拐杖在旁人攙扶下,一步一步走到靈堂前,哭喊「我的心肝囝仔」。一年內二度面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不堪情景,透過媒體傳播,更加強化社會「要鄭再由付出代價」的決心。蘇貞昌再次強調,要全力協助上訴。但將鄭再由關起來,是否還給李承翰正義?社會又能否更加安全?

「我去看鄭再由,看起來好多了。」鄭家親戚說,「他說自己在外面做牛做馬,裡面反而比較享受。每天有藥吃,如果忘了,同學還會提醒他。」

而2020年2月,一名家住板橋的男子,因幻聽發作,徒手掐死自己80歲的母親;2020年3月,一位罹患精神疾病的23歲男子,與妻子口角後,殺死在路邊等待載姊姊回家的林姓無辜騎士;2020年5月,一精神不穩男子當著警察面取牛排館瓦斯桶,以打火機引燃縱火…

「再重來一次,不會贊成他做警察了。」李增文生前曾這麼說。或許他是對的。儘管當一位保衛社會安全的警察,是李承翰自小的夢。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