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7.04 05:58

【玫瑰與巨石1】擔任促轉會主委 她陪政治受害者家屬一起撿骨

文|陳昌遠    攝影|周永受    影音|何懿原
楊翠回到成長的東海花園,周邊被設為殯葬園區,墾荒種花的土地如今是楊逵夫妻墓,墓牆上鑲著和平宣言與四幅畫,其中一幅象徵楊逵的綠島歲月(右)。
楊翠回到成長的東海花園,周邊被設為殯葬園區,墾荒種花的土地如今是楊逵夫妻墓,墓牆上鑲著和平宣言與四幅畫,其中一幅象徵楊逵的綠島歲月(右)。

白色恐怖時期,台灣文學作家楊逵因600字「和平宣言」被關綠島12年。出獄後在台中大肚山上墾荒種花,短篇小說〈壓不扁的玫瑰〉被收入國中課本教材,象徵弱勢者的抵抗精神。

作為楊逵的孫女,楊翠成長於政治受害者的家族,歷經童年的孤獨、阿公過世的自責,楊逵的名字像一座巨石,她活在光環與暗影之中,彷彿被壓著的玫瑰。

人生突然來到綻放的一刻,她透視自己,理解家族的傷痛,終於孕育出懂得政治受害者的溫柔。今年6月,她正式成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任委員,要試圖推開,那沉重、傷痛的威權巨石。

我們跟著57歲的楊翠前往一座山,尋找舊照裡她跟阿公楊逵合照的地方,那裡有個美麗的名字:東海花園。她的祖父楊逵在綠島的12年牢獄後,晚年生活在這山上,墾荒種花。

 

幫阿公寫傳記 為歷史撿骨

穿過火葬場、公墓區,路邊停車後,只見楊翠跳上一道矮牆,指著遠方祖孫2人合照的地方,然而花不見了,故居也因為火災消失了,眼前是一座綠得刺眼的叢林,若要進入,恐怕得帶把鐮刀開路。於是繞過去,經過撿骨師的工寮,撿骨師正在鐵網上燒著骨頭,瀰漫著一股死亡的味道,往下走,一座小而精緻的墓園,是楊逵與葉陶的夫妻墓。

楊翠(左)的成長與楊逵(右)共度,但一同生活的日子中,楊翠不曾聽楊逵對過去的牢獄有苦悶或抱怨,總是樂觀看待。(楊翠提供)
楊翠(左)的成長與楊逵(右)共度,但一同生活的日子中,楊翠不曾聽楊逵對過去的牢獄有苦悶或抱怨,總是樂觀看待。(楊翠提供)

作為楊逵的孫女,18歲前都與這位文學家共同生活,從研究祖母葉陶這位日治時期的女性社會運動者,出版楊逵在綠島寫給家人的書信《綠島家書》,到為楊逵寫傳記,散文評論多與人權、歷史有關,學術研究台灣歷史、文學,楊翠一直是極了解楊逵的學者。

今年6月,楊翠正式成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任委員。2年前,她仍在東華大學執教,受邀進入促轉會當專任委員,進行處理威權象徵,如蔣介石銅像、中正紀念堂轉型的工作。當時她正以研究原住民女性小說的論文申請教授升等,「還想會不會因為去促轉會而被做掉,沒辦法升,呵呵呵,沒有啦,很順利。」她一口娃娃音,看似有點迷糊,但一雙靈動的大眼,是學者的眼神,見證著時代的改變。

促轉會因「東廠事件」,才3個月就陷入泥沼,主委、副主委接連去職,倉促間她擔任代理主委,做起自己過去在大學也不願意做的行政工作,1年9個月的時間,促轉會撤銷過去的有罪判決,進行政治檔案徵集、解密與開放,相關檔案總數20年前只有1萬5,000案,如今已達13萬案。而重啟調查的陳文成命案、林義雄血案,也從國安局檔案證實事件發生前後都受到國家監控。

整理這些資料,無疑是在為過去的歷史撿骨了。原住民伍金山年幼喪父,只知道父親在白色恐怖後下落不明,始終想找到父親。促轉會透過資料比對,發現其父伍保忠被誤認為漢人,死亡後一直被葬在六張犁的亂葬崗中。

促轉會主委楊翠(左3)、彭仁郁委員(左2)、副主委葉虹靈(左1)、牧師伍錐(右1),陪同布農族原住民伍金山(右2)到六張犁政治受難者的亂葬崗,挖掘父親伍保忠的遺骨。(促轉會提供)
促轉會主委楊翠(左3)、彭仁郁委員(左2)、副主委葉虹靈(左1)、牧師伍錐(右1),陪同布農族原住民伍金山(右2)到六張犁政治受難者的亂葬崗,挖掘父親伍保忠的遺骨。(促轉會提供)

 

進行轉型正義 難免被誤解

楊翠講起那過程:「我們把這個案件做了調查研究,做了平復司法不法的調查報告,找到遺骨讓家屬可以領回家。整個過程我們跟著,挖掘的現場很緊張,因為你不知道會不會挖到?最後竟然找到!很感動。伍金山就說是爸爸在指引。我們的第四組重建社會信任組,也對伍金山的家屬進行口述訪談,做創傷療癒,從心理層面給予支持。」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