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6.28 05:58

【無期的歸期番外篇】香港人見證罷韓 羨慕台灣有對當權者打負評的自由

文|陳虹瑾 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周永受    影音|陳岳威 陳昱弼 吳明曄 梁莉苓
約克在香港時是攝影記者,來台後仍外包形式拍片、剪片,他希望未來能在台灣繼續媒體相關工作。
約克在香港時是攝影記者,來台後仍外包形式拍片、剪片,他希望未來能在台灣繼續媒體相關工作。

對於因逆權運動而逃亡來台的港人來說,今年1月11日的總統大選,無疑是一次重大的關卡。阿俊說:「韓國瑜當選的話,我就要再逃到其他國家。」約克也去看了開票,表示看了3分鐘就知道贏定了,可以安心。我問他,如果真的得離開,要去哪?他說:「我的錢如果夠,會去日本,但那個錢應該待不到幾個月。」

小鐵則是在罷韓前就心心念念要去高雄,「好像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罷免首長的案例?我也想去看看。台港一心,台灣幫了香港那麼多,朋友之間要幫忙,就去幫忙。」當時他還在準備考試,在台友人跟他說,考好的話才要帶他去,但其實我們都清楚,那是勢在必行了。

6月6日罷韓開票,不只對台灣是歷史的一刻,對流亡在台的港人亦是。我們跟著小鐵南下,他和朋友早早守在高雄的罷韓總部,當罷免票數飆破57萬那一刻,小鐵激動揮舞手上的黃絲帶,絲帶另一端繫著他預先買好的拉炮,「砰!」他朝天射出彩帶拉炮,彩紙撒了周遭民眾一身,場邊的歡呼更熱絡了。

罷韓確定成功後,他和朋友興奮地在高雄街上繞著,一路走到韓國瑜敗選總統當晚去吃的「汕頭火鍋」,看著排隊的人潮,他難掩興奮。

其實這天他仍在準備期末考,本應該留在宿舍惡補,但他前一晚就搭上朋友的車,從台北一路南下高雄,「韓國瑜是一定會被罷免的。我只是一定要看到…被罷免的這一刻。」他在香港從沒買過拉炮,因為「香港又沒有東西值得慶祝。」他將印有「高雄人寫歷史」的黃絲帶綁在手上,說自己心情並不激動,神色突然黯淡下來,「我很羨慕台灣人可以用民意罷免韓國瑜,在香港,我們不可能用民意去把不喜歡的人拉下台。」

約克也去了罷韓現場。在台北採訪他時,我問他對韓粉有什麼想法?畢竟拍照時才被疑似韓粉的路人大嬸咒罵。當時他拿著港獨旗,站在幾步的距離外,但肯定也聽見了大嬸的話,我忙著回應大嬸,無暇留意以帽沿遮住臉的他,是否也露出了黯淡神情?

等待罷韓開票時,小鐵拿著拉炮,準備一旦票數超過門檻,馬上拉炮慶祝。(攝影:陳虹瑾)
等待罷韓開票時,小鐵拿著拉炮,準備一旦票數超過門檻,馬上拉炮慶祝。(攝影:陳虹瑾)

是否也覺得,韓粉其實都以自己的政治信仰,做著可能讓台灣無法再成為港人防線的事?但他卻和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他說,在台灣的某賣場外頭,曾遇見1名婆婆固定餵養流浪貓。他看過很多次,某天決定也買飼料加入,2個愛貓人士聊起來,他隨即發現對方是韓粉,順便還說了柯文哲的壞話,但約克都沒回應,只說:「好啦,我們餵貓。」

為何不和她辯論?他沒多解釋,只說:「在台灣的好處是,跟誰意見不同,也不用吵架。我在高雄遇過1個UBER司機,他支持香港,但他也是韓粉。」我很意外他竟然願意為韓粉辯護,淡淡回他:「可能他也怕被你打負評吧…」

他沒有再說什麼。我卻只想到,可以為不適任的當權者打負評,真是很難得、很珍貴,必須要盡力守護的自由。

更新時間|2020.06.28 10:3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