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6.27 08:54

劉品言為《惡之畫》獻出從影最大尺度 黃河3度挑戰暗黑戲路

文|娛樂組    攝影|李鍾泉
劉品言(右)、導演陳永錤(左),不光只是在劇情上挑戰觀眾道德底線,也考驗演員表演的底線。
劉品言(右)、導演陳永錤(左),不光只是在劇情上挑戰觀眾道德底線,也考驗演員表演的底線。

《惡之畫》成為少數在「隨機殺人犯」與「藝術教化死刑犯」的敏感題材上著墨的台灣電影,參加今年台北電影節首映時,劇中演員不管演正反派,通通為了藝術走進了黑暗深淵。

劇情圍繞著東明相陷入創作瓶頸的畫家,自告奮勇願意到監獄教導死刑犯繪畫,希望可以用藝術感化他們、讓他們懺悔,但卻事情的發展卻不如預期。扮演畫廊老闆的劉品言,還在片中挑戰從影最大尺度的激情戲,卻不能給觀眾激情的感覺,而是更多人性黑暗面。為了達到這個效果,她說當天好像在拍攝武打戲,光是排練就花了一個下午,不斷扭轉對方的身體。最後拍攝也耗時8、9個小時才完成,讓她一點都不想再看到對手演員東明相。

黃河1年內連續拍了3次暗黑戲路的題材,一次比一次極端,大家擔心回不去了,他反而不怕被定型。
黃河1年內連續拍了3次暗黑戲路的題材,一次比一次極端,大家擔心回不去了,他反而不怕被定型。

黃河在片中扮演隨機殺人犯,這是他繼電影《最乖巧的殺人犯》、電視劇《誰是受害者》,在短短1年內3度挑戰暗黑戲路,而且角色一次比一次更黑暗,感覺真的回不去了。大家都擔心黃河會不會被定型,他反而不會這樣想,覺得從文青一路演到邊緣人,如今還成了萬惡不赦、隨機殺人事件的死刑犯,表示他在編導心目中並沒有被定型。

現實生活中也會作畫的東明相,在《惡之畫》用繪畫引發眾人的暗黑性格。
現實生活中也會作畫的東明相,在《惡之畫》用繪畫引發眾人的暗黑性格。

執導首部劇情長片,導演陳永錤表示靈感來源是看到許多引發爭議的藝術家,他們的藝術天分跟犯罪行為、或道德瑕疵似乎成正比,也讓他想要透過電影討論,到底該藝術歸藝術,還是也要考慮創作者的操守?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