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6.30 05:58

老外與台灣人拍戲起衝突 他爆:做事方式差很大

【戲說返鄉者4】

文|祁玲
 跨國製作加深拍攝 《蚵豐村》的難度,劇組每天都會發生突發狀況。 (好威映象提供)
跨國製作加深拍攝 《蚵豐村》的難度,劇組每天都會發生突發狀況。 (好威映象提供)

《蚵豐村》導演林龍吟政大外交系畢業後,有感於歐洲的電影製作環境與台灣較相近,選擇赴捷克布拉格影視學院(FAMU)修習電影碩士。當他回台拍攝首部劇情長片時,便邀請布拉格的同學和當地電影工作者組成攝製團隊,包含俄羅斯攝影指導亞歷伊拉金(Aley Elagin)在內有4位夥伴來台拍攝。

找外國人參與的原因,是想要引進新的觀點和視角。林龍吟表示,就像出國旅遊時,很多當地人習以為常的事物我們都會感到好奇,「我覺得那種刻意的距離或新鮮的角度是很好的,會看到連我們自己都不一定會看到的東西。」

然而,跨國合作也難免引發衝突。比方說台灣和外國人的思考及做事方式差異很大,前者重感情,後者講道理。例如老外借器材時、會要求對方開細部配件清單,「但是台灣沒人在管這種事情,你租主要的東西,其他的(配件)就拿一拿。」

 跨國攝製團隊的優點是能引進新穎的視角,林龍吟邀請來自俄羅斯的亞歷伊拉金擔任《蚵豐村》攝影指導。(好威映象提供)
跨國攝製團隊的優點是能引進新穎的視角,林龍吟邀請來自俄羅斯的亞歷伊拉金擔任《蚵豐村》攝影指導。(好威映象提供)

語言隔閡也讓本地工作人員很抓狂。喜翔在片場觀察,本地燈光師和攝影指導伊拉金常雞同鴨講而卡關,最後都得等林龍吟來解決問題。

全片預算約新台幣6至7百萬元,由於向公部門申請補助不順利,最後全部由林龍吟自行籌資。他花很多時間,試著以拍片初衷打動投資者,讓大家了解為什麼要拍這樣的故事,因此幾乎參與投資的人都擁有相同成長背景。如此費時一年多,湊出一筆一筆私人投資,直到電影開拍前5天資金才全數到位。

該片於2016年拍完,預算已全部用罄,但仍有不足。林龍吟先重整生活,成立影像公司、拍廣告,接下來的兩年慢慢把後續經費補齊,才著手做後製,這是《蚵豐村》從發想到完成耗時5年的原因。

《蚵豐村》目前在台上映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