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20.07.10 10:54

【鐵人嬤炸醒兒2】兒靠安毒提神 嬤擋不住悲嘆生活不像人

雞老闆鹽酥雞專訪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影音|陳昱弼
張靜怡(右)做工拉拔子女長大,張祐瑋(左)繞了一大圈,發現只有家人不離不棄,下定決心跟母親學手藝。
張靜怡(右)做工拉拔子女長大,張祐瑋(左)繞了一大圈,發現只有家人不離不棄,下定決心跟母親學手藝。

張祐瑋主動提及過往,意外勾起母親的傷痛,只見張靜怡臉色驟變,悍然要求本刊結束訪問,無論兒子如何打圓場,她都斷然拒絕。尷尬狀態僵持近1小時,氣氛降到冰點,似乎只能鎩羽收工,說時遲那時快,第三代張子宸一踏進店裡,立刻發現眾人神情不對勁。

接收到父親與我們的求救訊號,張子宸將阿嬤拉到廚房後方抱抱兼撒嬌,這才平息火山爆發。「以前的生活有像人嗎?我41歲當阿嬤,1個人要帶2個孩子、1個孫子,兒子又不乖,那些都不是光榮的事情,一想到我心裡就會很難過。」張靜怡深吸一口氣整理情緒,從未在外人面前示弱的她,罕見地道出心裡話。

張靜怡做事嚴謹又有潔癖,魷魚腳要一條一條洗淨黏液,才裹粉酥炸。
張靜怡做事嚴謹又有潔癖,魷魚腳要一條一條洗淨黏液,才裹粉酥炸。

事實上,從母姓的張祐瑋,自有記憶以來就是單親,母親為了賺錢養家,一度把他和妹妹託給外婆。他回憶「跟外婆住的時候,下課回家不用寫功課,直接幫忙做手工,三餐都是地瓜配粥,6、7點天黑了就睡覺,常常連澡都沒洗,腳洗一洗就上床,直到國一時媽媽在彰化工作比較穩定,把我們接去,吃飯作息才比較正常。」

張靜怡白天當女工,晚上做手工,手頭雖然不豐,仍盡力滿足孩子的需求。為了替兒女的便當變化菜色,張靜怡會到書店翻食譜,一道紅燒豆腐就能讓孩子乖乖扒光整碗白飯;張祐瑋羨慕同學有新腳踏車可騎,她開出交換條件,「我要他爭取成績前5名,誰知道他沒本事,還吃妹妹的醋,只好買1台二手的給他。」張祐瑋吐槽,母親買的是騎出去會被恥笑的淑女腳踏車。

張祐瑋年輕時在舅舅開的酒店當經理,交友複雜誤入歧途,曾因染毒多次入獄。(張子宸提供)
張祐瑋年輕時在舅舅開的酒店當經理,交友複雜誤入歧途,曾因染毒多次入獄。(張子宸提供)

張祐瑋從小功課基礎沒打穩,青春期叛逆,國中就會打架、蹺課,高一險遭退學,只好轉學回桃園投靠舅舅。「舅舅開海鮮餐廳,我去當學徒,後來轉型開KTV、酒店,最後有小姐坐陪,那種地方龍蛇雜處,久而久之,交友圈越來越複雜。」眼看獨子日益離經叛道,張靜怡2年後搬回桃園就近看管,卻來不及阻止張祐瑋染上毒癮。

「當兵前,我在酒店當經理,天天喝酒應酬,有人提議吸安非他命解酒提神,哪知道最後上癮變成依賴,越撩越深…」張祐瑋18歲第一次因吸安被抓,勒戒1個月仍未覺悟,再犯又遭強制戒治,就連當兵期間也未改掉惡習,只是幸運沒被發現。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